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五淤泥妖兽

六百六十五 淤泥妖兽

“好……好恶心的妖兽.”韩琳隔着老远看到那聚集在一起的二十余只妖兽.顿时忍不住缠身说道.

连沈言都不由得有些讶异.而陈图等人的脸色也绝对算不上好看.那二十余只妖兽浑身褐黄色.其上有着暗红色.黑色相错的痕迹.好像是瘤一般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躯体.

甚至于它们的脑袋给人一种软趴趴的如同淤泥揉在一起的感觉般.稍微有一点动作.都不断地蠕动着.

寻常妖兽要么长得凶狠残暴.要么便是用美丽的外表來欺骗修者.但这一群妖兽却根本同凶狠残暴搭不上边.自然也就更不能称之为美丽了.

如果非要用來形容.怕是也只有韩琳先前所说那句话中的两个字了..恶心.恶心之至.

那些妖兽似乎察觉到了沈言等人的气息.如同一滩烂泥般.看起來像是腐烂了一样盘卧在地上的躯体也不由得缓缓站立了起來.

而后那淤泥状的的头颅正面.深绿色的眼珠子里也泛起了一丝凶戾之意.

“陈图师兄.难道我们要和这群妖兽搏斗么.”韩琳见状.忍不住有些颤颤巍巍的道.

她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要和这样一群恶心的妖兽战斗.简直就是一件无法令人接受的事情.

而陈图的心情也绝对算不上高兴.听到韩琳的询问.他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隔着如此之近……陈图你能察觉到这些妖兽现在散发出的气息.处于什么层次了么.”沈言并沒有回答韩琳的问題.而是岔开了话題问道.

陈图微微一愣.因为被这妖兽恶心的外表弄得有些心底发烦.所以他也忘记了去感受这些妖兽散发出來的气息.

直到沈言出言提醒了之后.陈图以及许涛等人方才纷纷开始感受起这些妖兽散发出的气息來.

“不行……感觉不到.它们的实力超过炼髓阶太多了.”韩琳是第一个开口的.她无论怎样去感应那群妖兽的气息.都丝毫觉察不到.

可眼睛分明又能看见.那便只能是因为她实力不足的缘故了.

“这群妖兽未免也太恐怖了些.竟然还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修为低于他们的修者.根本就无法察觉.这夺魂绝地虽然很大.但也说不准就一头撞进了这妖兽群中.”

许涛闭上眼睛感受了片刻后.方才摇头皱眉道.

李玉成却是冷笑一声.听到许涛的话连自己去尝试的心思都省了.

不过他即便尝试也必然是无功而返.因为他们三人的实力原本就是相错无几的.既然韩琳两人都感觉不到.他也不会有察觉到这气息的道理.

“这……”陈图半响之后.方才终于睁开了眼睛.“我只能隐约感应到数只妖兽的气息在内息阶巅峰.以及并济阶边缘徘徊.”

沈言点了点头.

“不错.三只内息阶巅峰.六只并济阶初段.十三只并济阶中段到巅峰.还有一只则是刚刚踏入神醒阶不久.”

沈言话音落罢.连带着陈图在内.都是忍不住露出惊骇之色.

且不说沈言到底有沒有夸大其词.单单连陈图都无法将这些妖兽的气息感应完全.说明绝大多数妖兽的修为.都比刚刚步入并济阶的陈图要强.

退一万步讲.就算那一群妖兽再如何不济.也必然有九只妖兽附和并济阶初段左右的实力.因为这是陈图自己亲自察觉到的.不会有假.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沈言看见众人的神色.顿时忍不住笑道.

“沈兄.这些妖兽此时散发出的气息.可是他们真正的实力.”陈图并沒有理会沈言的笑声.而是深深吸了口气问道.

“距离如此之近.连你自己都能察觉到它们的气息变化已经趋于稳定了.所以这也就是它们真正的实力了.”沈言点头道.

“也就是说……这一群妖兽中.有着神醒阶的存在.”陈图的目光闪转了片刻.终于还是再度确认道.

“不错.”沈言笑道.

“神醒阶……”陈图叹了口气.“我悬剑宗的长老怕是还有能力应对.但依靠我等四人之力.纵有千般手段.怕也不是敌手.”

“你忘记我了.”沈言一愣.然后道.

“非也.”陈图摇头.“沈兄于我有恩.我自然不能让你冒如此之大的危险.”

陈图的话还沒有说完.却见韩琳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巴.然后手指指着那妖兽群所在的方向不断的颤抖着.

沈言蓦然转过头去.却见那二十余只淤泥样的恶心妖兽.竟然是快速的朝着自己等人所在的地方奔腾而來.

当下他也顾不得再听陈图的言语了.毕竟这些妖兽太过于靠近的话.他若是不能爆发出远远超越周天境的力量.根本无法同时灭杀掉对方.这样一來韩琳等人势必会有所损伤.这也是沈言所不愿意看到的.

而在他冲出去的一瞬间.陈图也是急急忙忙的喊出声來.

“沈兄你赶紧带着我的师弟和师妹离开此处……”

“相信我.”沈言脚下如同雷鸣电掣般朝那二十余只妖兽奔去.甚至还有闲暇转过头去笑道.

“沈兄千万不可.也许你有着神醒阶的修为.但毕竟敌众我寡.以你一人之力.如何敌得过这二十余只妖兽合力.”陈图不由得更为焦急.正想上前.却被韩琳一把抓住.

“陈图师兄万万不可.他既然能察觉到神醒阶妖兽的气息.而且先前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感应到这里有一群妖兽存在……可见他实力之强.”

韩琳见从未给过自己脸色看的陈图师兄一脸愤怒的望向自己.连忙解释道.

“况且他身为散修.能修炼到这一步.只怕比谁都更珍惜自己的修为和性命.沒有把握的事情.我想他也不会如此莽撞的去做.”

陈图本來正要发怒.但闻言却也感觉到了几分道理.毕竟换做其他神醒阶的修者.也并不一定能隔着三四里地的距离感受到此地的妖兽.如此一來.便显得韩琳之言更加可信.

却见沈言如同奔雷般冲出一大段距离后.前方那一大群蠕动着全身淤泥般恶心至极的妖兽仅仅距离他也不过数丈距离的时候.沈言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沈兄……”陈图见状.以为有了变故.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韩琳也是一脸的担忧.毕竟她所说的话只是为了宽陈图的心.谁能知晓沈言到底是不是有着和这么一大群妖兽对抗的实力.

“你这孽障……”沈言感觉到自己袖子里传來的剧烈震动.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将那变得比猫咪还要小的猎刃嗜血者给抖了出來.

“即便是感应到了妖兽的气息.也不至于如此激动吧.”沈言忍不住暗自摇头道.“猎刃嗜血者一族果真如徐帘所说的一般好战.”

不过比猫咪还小的猎刃嗜血者却并不理会沈言的嘀咕声.耀武扬威的翘起尾巴超前踏出几步.而后稳稳当当的站立在那一群妖兽面前.

“吼..”

随之便是一声惊天动地.震得人肝胆俱颤的恐怖吼声传了出去.这声音朝左右方以及后方扩散时却是变弱了许多.吼声却是完全凝聚成一团.朝着那一大群淤泥妖兽涌了过去.

陈图本來还一脸的惊骇.但突兀听到如此震撼的吼声.一时之间也是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猎刃嗜血者猫咪般大小的躯体并不影响这吼声传出去时所散发的恐怖威势.乃至于那些淤泥状的妖兽竟是齐齐的止住了身形.略有智慧的深绿色瞳孔中.也是不由得有些忌惮起來.

“吼.”猎刃嗜血者蓦地往前一跃.小猫般大小的身躯直接便落在了淤泥状妖兽中躯体颜色最为鲜艳的那一只妖兽身躯之上.

沈言感受的到这群妖兽的气息.所以知晓猎刃嗜血者跃上身躯的.正是这二十余只妖兽里.唯一的一只.刚刚步入神醒阶不久的妖兽.

妖兽群见到猎刃嗜血者的动作.一下子**了片刻.却见猫咪大小的猎刃嗜血者伸出利爪.直接朝着自己身下的妖兽身上猛的划拉了一下.

那淤泥状的妖兽不由得浑身一颤.竟然是流出了一大滩墨绿色夹杂着乌黑的血液.而它的身躯上.也是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猎刃嗜血者耀武扬威的扫视了周遭一眼.所有的妖兽都忍不住停止了骚乱.它身躯之下的妖兽因为疼痛好像沒有忍住的颤动了一下.猎刃嗜血者的利爪顿时又是扬起……下方妖兽的躯体一下子便停止了抖动.

猎刃嗜血者扬了扬头颅.然后冷厉的血瞳中泛起一丝不屑之意.倏然从这妖兽的身躯上跃了下來.落地之后傲气之极的朝沈言走去.比猫咪还小的身躯却是刚刚超过了后者的脚背一线.

那领头的神醒阶淤泥妖兽见这‘凶兽’转过了身去.顿时忍不住发出了一种古怪的声音.如同沼泽在翻滚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一般.让人听了有些心底发闷.

众多淤泥妖兽齐齐的身形一动.然后往前一步.似乎便要欺身上前.

猎刃嗜血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血瞳之中泛起一抹血光.而后蓦地转过了身躯.冷厉的眸子里满是无尽的杀意.

它的身躯蓦地上前一步.这些淤泥妖兽直接忍不住的倒退了开來.片刻之后.终于是不敢再有所冒犯.缓缓地往后潮水般退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