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六出与入

六百六十六 出与入

众多淤泥妖兽齐齐的身形一动.然后往前一步.似乎便要欺身上前.

猎刃嗜血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血瞳之中泛起一抹血光.而后蓦地转过了身躯.冷厉的眸子里满是无尽的杀意.

它的身躯蓦地上前一步.这些淤泥妖兽直接忍不住的倒退了开來.片刻之后.终于是不敢再有所冒犯.缓缓地往后潮水般的退了开去.

这是什么情况.

陈图原本还满面的骇然之色.但不过转瞬之间.事情的发展似乎完全脱离了他的预想.

待得那一群恶心的妖兽尽皆退去许久之后.陈图等人方才挪动脚步.神色各异的走到了沈言的身边.

“沈兄……这是.”陈图心中的惊讶并不次于韩琳等人.敞若沈言经过一番苦战.慑服了这群妖兽.倒也还不至于令他如此震惊.

但现在的问題却是.做到这一切的仅仅是一只好像刚刚出生般的猫咪样的小兽.

“我养的小狗……”沈言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暴露出猎刃嗜血者的强大战力.虽说可能性极小.但也未必不会引起某些修者的关心.

毕竟杀人夺宝的事情.可屡见不鲜了.同理之.为了一只实力很强大的御兽.某些眼馋之人做出些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却也是极其正常.

“这孽障有点脑子不清醒.先前幸亏是那妖兽头领沒有防备的原因才会被它抓伤.否则只怕也吓不走那一群妖兽.”

沈言虽然明知道自己的话别人相信的可能性不大.但仍是信口胡诌道.

韩琳和许涛对视一眼.都是不置可否的露出了一丝不信之色.

“吼..”一声约莫和狗吠差不多大小的吼声传了出來.沈言低头望了过去.却见猎刃嗜血者瞪着一对小小的血瞳怒目而视.

沈言心头自然明白.必定是自己先前说这荒兽是自家养的小狗.还说其脑子不清醒的言语引得这孽障起了脾气.

所幸猎刃嗜血者被沈言千叮咛万嘱咐过.倒也沒有突然现出自己的真身來.否则只要韩琳等人将自己看到了的画面传了出去.沈言都觉得后果很难控制.

知晓荒兽特征的修者或许很少.但未必便沒有.毕竟徐帘既然可以判断出猎刃嗜血者的來历.那么不乏某些修者也同样可以猜测出这一点.

一只被镇压的了无数年.依靠自己曾经汲取的生命精华吊着一丝性命的荒兽.和一只实力强大.被驯服的御兽所拥有的概念.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这就如同一个凡人手中怀揣着满捧的银子.虽然足以引起许多人的嫉妒和羡慕.但出手抢夺的人或许并不多.仅仅会出现那么几个少数人罢了.

敞若将一个凡人手中的银子换成一堆金子.那少数人的几人之数.便会至少翻上十倍.乃至数十倍.

更遑论一只实力强大的御兽和一只残存下來的荒兽之间.根本不能单纯的用银子和金子來对比.如果非要去对比.那就是一大捧银子和一大捧灵晶的差距.

而且那一捧灵晶还必须得全部是毫无杂质的极品灵晶.

试问到了这种程度.莫说凡人.只怕是路过看到的.或者说仅仅是听闻到的修者.恐怕都会一拥而上.甚至于引动起一个郡地.乃至一个领地.甚至于一个州的巨大风暴.

东魔祖留下的储物戒指中之所以有那么多的灵晶.完全是因为他实力即便放在整个大宋朝六十五州也是处于最顶尖的那一层次.

五祖之一.绝非浪得虚名.有这样的财富也是丝毫沒有什么可值得惊叹的地方.

“这是小狗么.”韩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也不复先前的英气.反而是怯生生的说道.

小狗.谁见过眸中凶戾之气如此恐怖的小狗.若非先前这比猫咪还小的妖兽只不过轻飘飘的看了这边一眼的话.只怕韩琳早就被那恐怖的杀意给吓到尿湿亵裤了.

这绝非是虚言.除了陈图心性尚且不错能忍住外.包括许涛和李玉成.都差一点点就尿了裤子.可见猎刃嗜血者身为荒兽.浑身上下的嗜血气息是何等恐怖.

不过话又说回來.敞若不是因为这身恐怖的嗜血气息.怕是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吓退先前那一群妖兽了.

“也与小狗一般无二罢.”沈言再度讪讪笑道.

“好了.既然沈兄说是他养的小狗.那便自然是小狗.韩师妹你也不必再问了.”见韩琳仍想要询问的样子.陈图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出声打断道.

陈图是个聪明人.自然知晓沈言不愿意在这只明显隐藏着极大秘密的妖兽身上多费口舌.他们试图打破沙锅问到底.只会让两方都变得尴尬起來.

而沈言也是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他倒也能装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模样來冷厉喝问韩琳使其不再询问.但那毕竟不是他一贯的性格.

陈图此言.倒也是替他解决了一个小麻烦.毕竟韩琳问完了.说不定李玉成也会眼巴巴的凑上來.等李玉成问完了.说不得许涛又凑了上來.

“孽障.还不快滚回來.”沈言见猎刃嗜血者似乎忘记了他的叮嘱一般.忍不住的怒声道.

猎刃嗜血者委委屈屈的看了他一眼.却仍是轻轻一跃.而后钻进了沈言的袖口里.猫咪大小的身躯微一蜷缩.任谁也看不出任何端倪來了.

韩琳和许涛三人的眼神都顺着那比猫咪还小的身影不停挪动着.见得它终于沒入了沈言的袖口中.方才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來.

而且他们竟然感觉到先前周围那种压抑的感觉.竟然是在这比猫咪还小的异兽离开他们的视线后.便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韩琳等人方才反应过來.先前那压抑之极的气氛并非是自己的心理缘故.而是这体形极小的异兽自身所散发出的威压.

“赶走了这一群拦路的妖兽.这最后的一段路程.应当便会畅通无阻了.”

沈言见众人都一副各怀心思的模样.心中的念头闪烁了一下.却是直接随意的挑起一个话題來.

虽然众人仍然沒有从猎刃嗜血者带來的惊骇中彻底回过神來.但好歹也是勉强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也算是被沈言的话岔开了念头.

“还有不到三里路的距离.便可以看到那出口了.”陈图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该继续保持沉默.于是便主动接下话头道.

如果说在场所有人里.唯一一个不会泄露刚才看到的一切的人.也便唯有陈图了.

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既然沈言不想让外人知道那异兽的事情.那么他即便在好奇.也会紧着自己的口风.不会泄露出沈言怀揣一只实力极度惊人.灵性无比御兽这样的一个消息.

但他不泄露.却不能保证韩琳以及李玉成等人不将自己看到的一切说出去.就算不是为了暴露沈言的秘密.但因为某些心理原因.总想将自己见识过的某些东西讲给别人听的念头.也会让他们无意识中说出这些东西來.

而沈言先前那异兽的尾巴.闪烁寒光的利爪.以及那满是冽然之意的头颅.都是一种鲜明无比的形态特征.

虽然修者谈不上过目不忘.但仅仅记下那异兽的体形却还是极其容易的.

陈图也觉得不该让众人泄露出这个消息.毕竟如此灵性的一只异兽落在了有心人的耳中.怕是会给沈言带來的许多的麻烦.

但他又沒有什么很好的办法.于是只能顺着沈言的话.试图将众人的思维拉扯到沈言要离开这夺魂绝地的事情上.

虽然不可能让韩琳三个人直接就忘掉了这件事.不过最起码也要让他们的记忆稍稍的对先前之事淡化一些.

“既然还有如此之近的距离.那我们便莫在此地逗留了吧.”沈言话音落罢.陈图也是连连点头.心照不宣的两人一前一后的迈动起步伐來.

留在原地的韩琳三人纵然还有心思不断去回想先前的事情.可陈图这一走.他们自然也是不能再逗留原地了.于是也急急忙忙的收敛思绪跟了上去.

韩琳先走了数步.许涛的神色也终于是恢复了镇定.他吸了口气后.便准备跟上众人的步伐.但却被身后的李玉成一把扯住了胳膊.

“许涛.我告诉你.你以后少他~妈在我面前装作一副温和无比的君子样.我看了恶心.”李玉成冷冷的抛下这样一句话.

他浑然不顾身后许涛的神色.微微叹了口气后.连忙跟上了走在前方的韩琳身后.

许涛则是一脸愤怒之意的看了看李玉成的背影.终于还是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是缓步朝前走去.

……

“第一个变数……”

远在中东之域的徐帘.收起手中叠成两枚.另一枚却不断在手心滴溜溜旋转的铜钱.然后平静无比的轻声道.

……

三里地的路程自然是转瞬即逝.沈言与陈图最先看到了那闪烁着微光的一条裂缝.

裂缝之后却是茫然一片.根本看不起到底是什么地方.因为夺魂绝地本來就不是单纯的属于真明领某个地方的秘境.两者之间之所以能联系在一起.完全便因为空间二字的缘故了.

“沈兄.那一条裂缝.便是出口.被吸入裂缝之后.三个呼吸之间.就会离开夺魂绝地.但至于会出现在真明领的哪一个地方.便说不定了.”

沈言也是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他与陈图二人.以及身后的韩琳三人相继从宽敞的山谷地带往那一道裂缝所在处走去.

虽然沈言感觉周遭实在是有些寂静了点.不过却也沒有太放在心头.能威胁到他的东西或许存在.但至少这种情况下他并沒有感觉到危险.

沈言终于是走到了那裂缝的近前.只差一两步便能跨入其中.

他转过身來.朝着陈图微微拱了拱手.而后露出一丝笑意.

“后会有期.”

陈图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也只能是点了点头.

“后会有期.”至于沈言对他的恩情.自然便唯有谨记在心中了.來日方长.不怕沒有报答的机会.

“诸位.告辞了.”沈言再度朝着韩琳三人拱了拱手.他并沒有上境修者的傲慢之气.因为一切苍生.他都必须要敬畏.如此才能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远.

“你……”韩琳犹豫了一下.微微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许涛却是微微上前一步.撞了撞她的胳膊.于是前者也唯有摇了摇头.

沈言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却也唯有付诸一笑.正当他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许涛躬身.双手抱拳朝他走來.

“你堂堂散修敢进入夺魂绝地还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当真是狂妄无边了.”许涛在接近到伸手可以触及到沈言的地方时.终于是冷笑着出声.

还不待沈言有所反应.许涛便直接猛的朝前推了一把.然后一顺手捞走了他腰间的储物锦囊.

沈言其实可以反应过來.但就在他准备错开身形的一瞬间.整个人的脑海却是蓦地一阵晕眩.旋即便直接被许涛撞入了那裂缝之中.

“为了不存隐患.给吾等……身陨道消吧.”

在沈言身形刚刚沒入裂缝一瞬间.四周的丛林灌木中.突然窜出了许多气息惊人的中年修士.而后同时动用真气轰击在那裂缝之上.

空间裂缝本就不稳定.受到如此之大的冲击.自然会在裂缝之中形成乱流……空间乱流与空间风暴都是恐怖无比的东西.试问哪个修者会有安然无恙存活的本事.

“真林宗.许涛……你个王八蛋...”李玉成在看到突然窜出來的许多修者.辨认出对方的身份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厉然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