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七困境

章 节六百六十七 困境

“为了不存隐患.给吾等……身陨道消吧.”

在沈言身形刚刚沒入裂缝一瞬间.四周的丛林灌木中.突然窜出了许多气息惊人的中年修士.而后同时动用真气轰击在那裂缝之上.

空间裂缝本就不稳定.受到如此之大的冲击.自然会在裂缝之中形成乱流……空间乱流与空间风暴都是恐怖无比的东西.试问哪个修者会有安然无恙存活的本事.

“真林宗.许涛……你个王八蛋.”李玉成在看到突然窜出來的许多修者.辨认出对方的身份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厉然出声道.

“这是怎么回事.”陈图也是一脸震惊和愤怒.

他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不单单是简简单单的惊讶和愤怒便能形容的.

因为沈言对他有恩.而他先前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恩人被人猝不及防下撞进了那空间裂缝之中.

当然如果单纯是这样倒也沒有什么.毕竟那空间裂缝是这夺魂绝地形成的出口.也即是说即便沈言被撞了进去.也应当是会传离此地.

可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这不知深浅的真林宗修士利用真气同时轰击那裂缝.

直接便导致裂缝中涌现出恐怖的空间乱流.这样的空间乱流直接将沈言卷进去的最好结果.也只会落得个尸骨无存.

倒不是说尸骨无存这样的下场有多么好.而是落尽空间乱流中的修者.只要沒有可以冲破空间阻隔的能力.最好的结果是尸骨无存.最坏的结果也同样是如此.

许涛冷笑一声.这个从沈言一开始见到他便显得温和无比的男子.终于是露出了自己隐藏着的一面.

他在冷笑完后.似乎也是怕陈图不能控制住自己.竟然是急忙跑到了真林宗那数名中年修者身边去.然后一一向对方躬身行礼.

而他的声音虽然并沒有刻意的提高音调.但离得如此之近.陈图自然也是毫无意外的将他的言语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长老.”陈图面色蓦然变得一滞.“这些人.居然都是真林宗的长老.”

他喃喃自语罢.忽然看见韩琳的身躯猛的颤抖了一下.顿时心头一动.连忙追问出声.

“韩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韩琳迟疑道.

“若非沈兄.你我等人早就落入了那群妖兽的腹内.你真能如此狠心.眼睁睁的看着沈兄死的如此憋屈么.”陈图冷声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许涛再听说了沈言的身份后.便一直有些不对劲.”韩琳闪烁其词道.

“哼.”陈图冷哼一声.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出了韩琳的言语根本就沒有点到重点.“我早知这许涛心机极重.不料他竟是个如此狼心狗肺的东西……”

以陈图的性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來.可想而知他此刻到底有多么的愤怒了.

而这个时候若是沈言在此的话.自然便会恍然大悟.为什么陈图从一开始对许涛就有些不待见的感觉.

当然沈言自己是认为这是陈图不愿意许涛高傲自大的缘故.但沒料到竟是后者居然隐藏着如此之重的祸心.

看起來从头到尾有些无理取闹的李玉成.倒是颇为直言不讳.把自己对许涛的不满完全流露了出來.

可无论他说许涛虚伪也好.还是其他.韩琳对人家本身便有些情意.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沈言先入为主的对许涛有了好感.自然也只会觉得李玉成是在胡言乱语.

除了陈图多年师兄弟互相接触的缘故.感觉到这许涛是一个心机颇重之人而不愿意与其过于接近外.先前便沒有任何人相信李玉成的话了.

不过陈图虽然觉得不接近许涛为好.但毕竟他是众人的师兄.自然不可能直接明眼对方的心机太深城府过重.那样他岂非直接便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谁曾想到.从头到尾除了一直让人感觉有些喜怒无常.爱针对别人的李玉成能看出许涛的真实面目外.竟是连陈图和沈言两人都同时走了眼.

但其实也并不能怪沈言眼界不够.毕竟许涛只不过是一个周天境都沒有达到的修士.若是要让他如何如何的看重对方.那才叫莫名其妙.

至于陈图就更简单了.他因为本能的对许涛感觉到了厌恶.所以压根连与后者说句话都不想.更是不可能探到对方的真实想法了.

“陈图师兄.你不必生气.韩琳她不愿意说这其间的原因只怕还是抱着给她那‘许师兄’留一条后路.不过这其中的缘故我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李玉成见陈图愤怒之极.也是一脸的冰冷之色.虽然他有些小心眼.但毕竟人都会有一点私利.但他对自己宗门也是极为看重.

因为李玉成可以说是从婴儿时期完全被自己的师父一手带大的.所以若说谁背叛了悬剑宗会有一个弟子最为愤怒.这个人无疑便是他.

“玉成你都知道些什么.”陈图眼中光芒一闪.然后急忙问道.

“陈图师兄.在进入这夺魂绝地的前一段时间.约莫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候.几位长老将很多达到了炼髓阶.以及更高修为的弟子聚集在了一起.叮嘱了一些事情.”

陈图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

“我前些时日的确是外出去斩杀我悬剑宗属地内某婿害凡人的妖兽了.难不成长老叫你们去叮嘱事情的时候.恰恰我正好不在.”

“沒错.”李玉成直接点头道.“而等到你回來了之后.门内这一次参与夺魂绝地中的长老们都率先进入了其中.我们这些弟子则是最后才赶到夺魂绝地入口处的.”

“所以也并沒有其他的长老告诉你此事.至于大部分的弟子也根本不在意掌门所讲的东西.连我也并不在意.所以根本就无人提醒你.”

李玉成话音落罢.陈图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凝重了不少.

“长老们到底叮嘱了些什么.”

“长老们说这一次夺魂绝地的开启.一些不在掌控内的出入口多了很多.所以让我们务必注意进入其中的散修.”李玉成说道.

“敞若真的探明对方是散修的话.就尽量和其交好关系.然后拉拢对方进入门派.以此來套出对方进入夺魂绝地时所在的地点.说不定就会发现另外的入口.”

“如果无法拉拢对方.也不必同这些散修扯上恩怨.任由他们离去便是.”李玉成话音落罢.陈图在心头将先后的一切联系在一起后.终于是恍然大悟.

“怪不得如此.”陈图思索了片刻后.方才抬起头來.然后一脸冷漠的望着不远处刚刚躬身行礼完的许涛以及他身后的许多真林宗长老.

“想必我悬剑宗对这些散修的处理方式是以拉拢为首.拉拢不到的话也不会为难对方.但不乏某些掌握着夺魂绝地入口的宗门不想让任何外人知晓其他的入口处.所以想必给门内弟子所下的命令也是遇到散修便杀无赦吧.”

陈图缓缓出声道.

“许涛他……果真是背叛宗门的同时.出卖了沈兄.”

韩琳听闻出卖和背叛二字.俏脸之上瞬时间一片惨白.她虽然觉得引出了真林宗.但毕竟真林宗和悬剑宗之间的恩怨并沒有多深.所以倒也沒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直到陈图再无丝毫迟疑的点出这一点后.韩琳终于意识到了.她心底一直暗怀情愫的那个许师兄.竟然是一个背叛宗门.出卖恩人的无耻小人.

韩琳念及此处.娇躯一颤下便忍不住的想要冲出去.却被李玉成一把拉住了胳膊.

“韩师妹.你这是想做什么.”

“我要去问问许师兄.他为什么要背叛师门.出卖沈言.”韩琳使劲的甩动着自己的胳膊.可一时半会儿却是沒有挣脱开來.

“那许涛分明便是丧心病狂的无耻之人.你即便上去询问又能挽回些什么.他们人多势众.说不得贸然上前还会有危险.”

李玉成一脸焦急的劝道.

“你放手啊.我要去问问许师兄.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的.”

韩琳二人的话却也是被刚刚行完礼然后站定的许涛听了个真切.于是他忍不住冷冷的笑出声來.

“你若是舍不得师兄.何不到师兄这儿來.待得师兄成为杜长老的真传弟子后.定然也会让你享受到不亚于悬剑宗内的待遇.甚至还会更好.”

韩琳听闻他的话.原本极力甩动胳膊的身躯也是微微一颤.美目中有些迷离……这还是许涛第一次正面.当着如此多人的面.明显的对她表示出了些许的情意.

“韩师妹.师兄我可是爱你的紧呢.”许涛见状.心头一愣之下.也是不由得暗自冷笑起來.到了这种地步.他才不愿意去装什么正人君子了.

想到将韩琳弄到手之后自己就能品尝到这个英气女子的娇躯.许涛的心中也是有叙热.他也沒有料到.到了这种境地.韩琳这个女人竟然还沒有立刻同他翻脸.

“师妹.不可.”见李玉成一愣神间被韩琳挣脱了开來.后者又是往前走了一步.陈图急急忙忙出声道.

“许师兄.你并不是想要背叛师门对不对……你只是想与真林宗这些修者虚与委蛇对吗.等到危险过去了之后.你还会回悬剑宗的对不对.”

李玉成正待上前.听闻韩琳略带颤抖的声音.却是不由得愣在了原地.心中暗恨为何许涛这样一个杂碎竟能得到这个女子的芳心.

“咯.我们几个老家伙.可都是你这许师兄用传讯玉符引來的.你说说他到底还会不会回悬剑宗去.”开口的正是那真林宗的杜长老.也是准备收许涛为真传弟子的那修者.

许涛心中微微叹息了一下.知道以韩琳的性子.这样一來.只怕也是难成好事了.所以当下也不在理会韩琳那浑身颤抖的楚楚模样.怪异的笑出声來.

“怎么了.韩师妹你莫不是心痛的紧.是不是担心以后你那一对挺拔的乳~鸽沒有师兄的揉捏.就不复现在的模样了.”

许涛话音落罢.他身后一众有中年模样.也有老者的长老们也都是哈哈大笑出声.

“你……我……”韩琳一下子忍不住的倒退了一步.满面惊骇的望着哈哈大笑的许涛.似乎是第一天认识这个男子一般.

“你什么时候……摸过我那里……你不要血口喷人……”韩琳说的话当然不会有假.她虽然对许涛情愫暗生.但也不会如此放~荡.

可她这种模样.真林宗的修者根本无人会相信.那杜长老更是舔着脸.用舌头舔了舔自己那因为大限将至而渐渐生出老人斑的脸庞.然后垂涎的上下打量起韩琳來.

“乖徒儿.这女娃娃的身材倒是够劲爆.恰巧你师尊我近日动了荤腥之念.不介意我替你她吧.”

许涛自是不会拒绝.虽然他明知道自己和韩琳并沒有什么实质的关系.不过这种情况下.这个女人还会逃得了么.

更何况杜长老吃肉.他身为徒弟.自然也能够跟着喝一口汤.

“杜师兄.你这样可不厚道了.等你摘了这小娘子的红丸.可要让我也跟着享受享受这女娃娃水嫩嫩的仙人~洞.”

“我等既然都在此地.那自然得按先后排个顺序.力求能让这女娃娃登上那极乐仙境.”

真林宗一大波长老自然不会是压箱底的内门存在.这些外门长老都不是些什么正人君子.因此有人带头之后.也是一个人比一个人口中冒出的话语更难听.

韩琳早已是气的面红耳赤.但却只能颤抖着根本无言反驳.

“韩师妹.玉成.此地不宜久留.我暂且拖住他们.你们二人速速离去.禀告师门长辈.”陈图见事情已至这种地步.知道沒有缓和的余地.于是小声道.

“陈图师兄……”李玉成眼中微微一颤.然后忍不住道.

“不要优柔寡断了.快带着韩师妹走.你真的愿意让她受到那种侮辱么.”陈图厉声喝道.

“韩师妹.我们走.”李玉成蓦然一咬牙.而后出声道.见韩琳好像已经沒有了言语和动作的力气般.他便直接一把握住了对方略有些冰冷的手.

韩琳轻微的挣扎了一些.但却已被气的浑身发软.又哪里有力气挣脱开李玉成铁钳般的右手.

正待李玉成准备离去之时.那杜长老的话锋却是一转.

“走.面对吾等七八个神醒阶巅峰.三五个本源阶初段.一个本源阶巅峰的力量.你们三人.谁今日又能走的脱.”

陈图闻言.心中瞬间为之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