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八急转直下

六百六十八 急转直下

“韩师妹.我们走.”李玉成蓦然一咬牙.而后出声道.见韩琳好像已经沒有了言语和动作的力气般.他便直接一把握住了对方略有些冰冷的手.

韩琳轻微的挣扎了一些.但却已被气的浑身发软.又哪里有力气挣脱开李玉成铁钳般的右手.

正待李玉成准备离去之时.那杜长老的话锋却是一转.

“走.面对吾等七八个神醒阶巅峰.三五个本源阶初段.一个本源阶巅峰的力量.你们三人.谁今日又能走的脱.”

陈图闻言.心中瞬间为之一沉.

那杜长老话音落罢.自是看到了陈图剧变的脸色.不过他却并沒有立刻出手擒住三人.反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许涛身上.

“乖徒儿.你从那散修身上摘下來的储物锦囊.还是交由为师查探一番为好.”

杜长老话音落罢.许涛的嘴角略微的抽搐了一下.沒想到他的动作那么快.居然还是被对方给觉察到了.

否则一个至少也是神醒阶的强者储物锦囊中的宝贝.对他这个连换血阶修为都沒有的修者來说.也算的上是天降横财了.

听见杜长老的话.许涛纵然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得满面含笑的将储物锦囊双手奉上.

毕竟他要拜入真林宗门下.以后便是这杜长老的弟子了.

虽然因为将沈言这个散修的行踪泄露给真林宗.他可以得到一些实质上的奖励.但那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背叛宗门的弟子自然是无人敢收.现在他除了杜长老所在的真林宗外.怕是也唯有离开真明领这一条路了.

“若是其中有适合徒儿你的宝物.为师自会赏赐给你.”

杜长老接过许涛手中的储物锦囊.心头也是略有些激动.毕竟他虽然是本源阶巅峰.但先前一刹那间根本就无法察觉到沈言真正的气息.

而沈言既然身为散修能进入这夺魂绝地.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那自然便是对方的修为已经超过了他.

基本上每一个到了神醒阶修者积攒下來的财富都是非常惊人的.更遑论对方的修为极有可能达到了周天境.

杜长老可是极为清楚.门内那些修为达到周天境的内门长老.手中的宝贝之多.可以说十个他的财富加起來.都抵不上对方一个人.

其实杜长老此刻也不由得有些暗自后怕.敞若刚刚那个散修对许涛哪怕稍微多一点防备.沒有被撞进空间裂缝中的话.只怕他们这一次可就栽了.

周天境和本源阶看似只差了一步.但这一步就是天地之别.否则为何真林宗周天阶以下的长老.除了一些丹道阵道的修者外.基本都是外门长老.

内门长老.除了个别之人.几乎都是周天境的存在.

所以虽然他们赶到此地只不过也是刚刚埋伏好.但一看见沈言出现杜长老就立刻就不断的打量起他來.

杜长老因为害怕提前泄露气息被发现.所以根本沒有用什么手段去探察沈言.只是单纯的用目光上下打量他罢了.

也许沈言觉察到了.但沒有在意.这便是他最大的失误.

当然其实这件事沈言倒也不算是不小心.毕竟他也沒有想到周围那些气息的主人竟然都是准备针对他的.

更何况以他上境的修为.任何人想要阴他还真的极其不容易成功.

之所以许涛可以将他撞进那空间裂缝中的原因.还是在他准备闪躲的时候突然脑海一下子传來了一阵巨大的眩晕感.

这股眩晕感沈言根本就不知从何而來.以他的身体素质.哪怕三五个月不吃不喝.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所以这件事.与其说是许涛等人设计了沈言.倒不如说是后者背后那未知存在之间的互相博弈.

“杜师兄.你这样做可就不厚道了……”杜长老话音落罢.当下那几名同为本源阶.不过比他稍微差了一筹的长老互相对视一眼.都是凑上前去.

“这储物锦囊之中的东西是那散修之物.理应让我等知晓其中都有些什么.”这几名本源阶的长老开口后.杜长老便是忍不住的在心中直骂娘.

不过他也沒有什么好的办法.除非他是周天境的修者.倒是直接可以明着独占了这些东西.可惜他的修为也仅仅是本源阶.虽然是本源阶巅峰.但面对另外几个本源阶修者的联手.也必然是有输无赢的结果.

“诸位师弟所言极是.理当我等共同查探其中宝物才是.”杜长老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像极了先前许涛的模样.但他仍然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修者之间也要有个亲疏远近.且说他虽然可以仗着这储物锦囊是许涛的东西而一个人吞掉所有的东西这些修者可能也碍于同门颜面不会动手.但可想而知日后他若是有了什么麻烦和难处去找别人的时候.谁想起今日之事只怕也不会去帮助他.

宝物这种东西除非是真正逆天级的东西.否则只不过是起一个辅助的作用罢了.实力才是正道.因为实力有无限成长的可能性.

除了实力.处于一个宗门中.晚辈们的拥护.同辈们的亲近.长辈的赏识也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因为这种人情关系.不是一次性的东西.它可以长久的保存下去.而且会越來越深厚.

杜长老的眼界还是较高的.所以他选择了着眼以后的人情关系.暂时的放弃了此刻的得失.

“杜师兄果真如传言中一般慷慨.教我等好生敬佩.”当下几位本源阶的修者也是忍不住的恭维了几句.毕竟他们也想过可能杜长老会推脱掉他们的请求.

陈图见对方那杜长老和另外几人凑在了一起不知道言语些什么.当下便转头像韩琳和李玉成打起了眼色.

韩琳虽然心中仍然是难以置信.但毕竟事实已经摆在面前.所以李玉成稍稍的拉扯了她一下.她也就随之转过了身去.

这一转身.便断了所有与许涛的缘.

像她这样性格的女子.说爱便是爱了.说断也就真真切切的断了.

“几个小娃娃可不听话啊.”杜长老阴测测的声音传來.陈图一惊.便发现自己三人刚刚转过身去.面前的地面便被一道剑气犁出了一条沟壑.

三人瞬间顿住脚步.也是不敢再度往前迈动步伐.毕竟再往前.对方说不定便会直接动了真火灭杀了他们.

对于一个本源阶的修者來说.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何况陈图还是悬剑宗极有名声的亲传弟子.杀掉这个很有潜力的弟子.对真林宗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不过这个时候杜长老等人显然是准备先分掉储物锦囊中的宝物.对于陈图三人倒是并沒有太过于上心.

因为无论是谁离开一步去处理掉那三人.都会觉得自己离开的这一会儿会不会其他人就分走了储物锦囊中最好的东西.

有着这样的心理原因在作祟.陈图等人倒是勉强处于一种“安全”的境地.

不过这份安全可能维系不了多久.因为当杜长老等人查看完储物锦囊中的宝物后.便会毫不留情的灭杀了他们三人.

按道理说在夺魂绝地相撞的几率是很小的.但因为这里是一个公知的出口.所以各大宗门都有所记录.

在许涛的泄密和提醒之下.这些长老自然能顺着星盘寻到此处來.

而陈图此刻却是有些平静了下來.他已经捏碎了师尊交给他的传讯玉符.

那个玉符倒不是单单传讯给他的师尊.而是悬剑宗绝大多数和他师尊相交密切的长老们.因为他的师尊这一次并沒有进入夺魂绝地.所以也算是变相的拜托其他长老照看一下陈图了.

而此刻距离他捏碎传讯玉符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众人先后说话的功夫而已.陈图无法估计距离这个出口点最近的长老到底离此多远.但想來接到这个讯息的人看在他师尊的面子上.都会直接朝此处赶來.

因此现在的情况也未必就是必死之境.只要拖到悬剑宗某个本源阶的长老來.那就会稍稍有缓冲的余地.等到接到这玉符讯息而又身在夺魂绝地的长老都赶了过來.他们自然也就可以安然离去了.

“杜师兄.我等谁先查看这储物锦囊.”一个本源阶初段的长老眸中闪烁过一道光芒.然后装作一副随意的模样问道.

杜长老微微一愣.

“既然杜师兄无法可想.那我等不如同时查探吧.”另外一个长老如此说道.他与先前说话的长老微不可查的交流了一下眼神.

倒不是说他们有什么阴谋.只不过是耍了一个小聪明.让杜长老不得不彻底放弃掉任何小心思.和众人公平的查看储物锦囊中的宝物罢了.

“如此也好.”杜长老并沒有想多久便答应了.既然先前已经同意了分配这储物锦囊中的东西.那么他自然也不必纠结在谁先查看这一点上了.

反正无论如何.这锦囊中的宝物始终都有他一份.

于是杜长老便微微松开储物锦囊之上金色的丝线.让其露出了一个小口.看见储物锦囊的变化.他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來这储物锦囊的主人.已经葬身在空间乱流中了.”

众多长老同时不约而同的点头.若是这锦囊的主人还存活着.自然不可能如同现在这般轻易的打开了.

“我等同时动用识念查探吧.谁挑选到了什么而又沒有另外一个人想要这件宝物的话.那就自然归他所有.否则便要商议决定了.”

杜长老微微吐了口浊气.然后将微微张开下口的袋子摊在手中.然后伸出手悬在几人的中心位置上.

在他话音落罢后.几名本源阶的修者不约而同的散发出识念.而后沒入了储物锦囊之中.

他们只來得及探察到了七根古怪的木头和一大堆的金银珠宝.然后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片刻之后也不见几名本源阶的长老有所动静.另外的十数名修者互相对视一眼.也终于是忍不住的将识念散发开來.探入了那储物锦囊之中.

于是真林宗到此地來的所有长老.同时呆滞在了原地.脸上的神情再也沒有分毫的变化.

“杜长老.陈长老.”许涛等了半响之后.终于忍不住的拍了拍自己未來师父的肩膀.只听得一声轻响.杜长老的身躯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随着地面一阵轻微的颤动.周围呆滞住的所有长老.一连串的同时瘫倒在地.那储物锦囊掉落在地上微微张开的小口.正对着许涛惊骇莫名以及死寂如灰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