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六十九诡异

六百六十九 诡异

“杜长老.陈长老.”许涛等了半响之后.终于忍不住的拍了拍自己未來师父的肩膀.只听得一声轻响.杜长老的身躯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随着地面一阵轻微的颤动.周围呆滞住的所有长老.一连串的同时瘫倒在地.那储物锦囊掉落在地上微微张开的小口.正对着许涛惊骇莫名以及死寂如灰的脸庞.

陈图因为时间的缓缓流逝而心中越发沒底.但就在他们已经对宗门长老能及时赶到这件事情不报以任何希望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不远处那真林宗的所有长老尽皆轰然倒在了地上.

陈图眸中光芒一闪.然后定睛一看.却是发觉真林宗的众多长老.胸口已经不在起伏.而且生命气息也在逐渐的变弱.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眩神木是彻底的针对修者识念.并非是一瞬间将其击杀.而是因为识念的缘故缓慢导致死亡.

识念消散之后.再怎样厉害的修者若是沒有了意识.自然也就不能去控制自己的呼吸了.

沒有运转真气将体内浊气疏通出体外的情况下.不呼吸的后果是同常人无异的.

即便这些修者的身体素质比常人要高.但也不过是小片刻中的时间.陈图便已经再也察觉不到那十余个真林宗长老分毫的生命气息了.

若对方不是诈唬人.便唯有一件事说得通.那便是那些长老.已经尽皆死于非命.

陈图得知这样一个结果的时候.几乎是一瞬间就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简直是任凭他想破脑袋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十余个真林宗外门长老.每一个都是修为超越了他的存在.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部离奇死亡.

陈图虽然算不得谋略惊人.但他在思索了一番之后.却是将目光缓缓的落在了那些已经沒有了丝毫气息的真林宗长老身边的储物锦囊之上.

他虽然无法察觉到对方的识念波动.但也能猜测出.这些长老先前唯一都做过的事情.便是所有人的识念都渗入过那储物锦囊.

因此这些长老突兀身陨的原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显然有极大的可能性便是因为那个储物锦囊.

而这储物锦囊.也是陈图亲眼看见许涛从沈言身上摘下來的.

念及此处.陈图早已是再也不能言语.除了震骇.还有感激.

震骇是因为沈言隐藏着的东西太过恐怖.一瞬间灭杀十余名神醒阶乃至以上修者的东西.简直是耸人听闻.

至于感激.便是因为沈言那储物锦囊中的恐怖物事.又间接的救了他们三人性命.

先是指点修为之恩.此刻更是救命之恩.陈图想到这里.纵是心中戚戚然不已.却也唯有无可奈何的在心中叹息一声.

毕竟沈言已陷入了空间裂缝中.在空间乱流的席卷之下只怕也是凶多吉少.试问如此之重的恩情.他又如何去还.

陈图心中的思绪也不过是转瞬即逝.旋即他便目光凛然的望着远处一脸惨白的许涛.

许涛虽然看见先前自己极渴望得到的储物锦囊微微张开了一个小口.但却再不敢有胆量将其打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已经让他吓破了胆.

不过他忽然察觉到了一阵凛然的杀意.于是乎方才想起远处的陈图等人.

他背叛师门.吐露沈言的行踪.帮助真林宗等人杀害沈言.试问陈图的肚量即便再如何大.也绝不可能容忍他这样的行为.

而在有李玉成与韩琳两人的作证.即便是陈图当场击杀了他.却也绝对不会受到宗门的惩处.

许涛念及此处.本就惨白的面色更是难看了不少.他甚至已经计划起逃跑的路线來.

不过他思索片刻.却有些无奈之极.因为陈图的修为超过他太多了.此刻的情况和先前陈图三人面对真林宗众多长老是一样的.根本沒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性.

“许涛.”

陈图的声音.有些发寒.他的目光死死的落在许涛的身上.尽管后者极力控制.但身体还是有些小幅度的在颤抖着.

“你害死沈兄.又转投真林宗背叛师门.简直是罪无可恕.今日我便代执法长老之责.替我悬剑宗诛杀你这恶徒.以免日后为祸四方.”

陈图话音落罢.许涛便是瞬间转过了身去.而后真气运转开來.便准备逃离.

“休走.”陈图冷喝一声.真气一震.便准备动身去追.他丝毫不害怕许涛能逃过.因为两者的修为境界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纵然他给许涛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只要他能寻到对方留下的气息.也照样能迅速的追踪到其落脚之处.

但陈图真气刚刚运转起來.正准备迈出步伐的时候.却见韩琳伸开双臂.满面凄楚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还请陈师兄饶他一条性命.”

“让开.”陈图此刻根本只想替沈言报了此仇.根本沒有心思去听韩琳的劝阻.因而只是冷冷的抛出两个字道.

一旁的李玉成却是满面的难以置信.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步.韩琳仍然还要为许涛求情.

“陈师兄...”韩琳见陈图瞬间便绕过自己窜出了数丈.当下直接转过身去正对着陈图的背影.而后猛的跪倒在地.

“还请陈师兄高抬贵手.放许师……许涛一条生路.”韩琳跪在地上.一字一顿的说道.“韩琳必将铭记师兄大恩.结草衔环以报.”

陈图遥遥的看着那因为他半响沒有追出去而忍不住回过头來看了一眼的许涛.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对方的目光只是微微在跪倒在地的韩琳身上一扫.便直接转移了开來.虽然明知道是韩琳为他求情.但许涛甚至沒有半分的留恋.而是用最快的速度逃离出了众人的视线.

事已至此.陈图也无心再追.只是让体内沸腾的真气平静下來.而后走到了韩琳身前.将其托起.

“你这……又是何苦.”陈图的话.也正是李玉成想说的.

韩琳顺着陈图抬着自己双臂的力道站起身來.目光中的英气和灵动却是消失不见.唯有一种淡淡的凄楚和落寞.

“韩琳谢过师兄了.”

“许涛从此.与我再无半点牵连.”

韩琳先是谢过了陈图一声.然后方才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來.似乎是在回答陈图所问的“这是何苦”之言.

李玉成听到韩琳此言.面上一震.却是掩不住的欣喜.

韩琳总算是为时不晚的看清了许涛的真面目.

他不在乎韩琳是否能和自己终成眷属.但总归不能让这样一个女子.和许涛那狼心狗肺的虚伪之徒走到一起.

“陈师兄……我们现在……”见两人半响不再言语.李玉成只好开口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

“我先前给师门长老传出了消息.便在此地稍等片刻吧.”陈图如是回道.不过他的目光.却落在了身侧那因为被真林宗等长老轰击.形成空间乱流而彻底消失了的空间裂缝先前所在的地方.好似想要看到沈言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般.

卷入空间乱流按理说是必死无疑的.不过沈言的情况却有些不同.

因为龙象金身的缘故.他在空间乱流中倒是稍微坚持了少许时间.而后居然被空间乱流中突兀出现的一道空间裂缝给吸了进去.

于是沈言虽然离开了夺魂绝地.但却又落入了另外一个诡异的地方.

这是一处山崖之上.周围是遍地的繁华绿草.往另一边看去.却是有着一条从更高的悬崖上跌落下來的瀑布.

这瀑布不知道落入了多深的幽谷中.落在沈言的耳中.反倒是沒有了那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唯有那清澈悦耳的水流与岩石撞击传出的响动.

再转过身往身后望去.便是一片黑色.那种吞噬掉一切.连光线都彻底消失的黑色.

沈言四处看了看.大约估计了一下从他所在的这山崖边缘走到肉眼可见的山崖另一端.不过也就是一百多丈的距离罢了.而左右的宽度.也差不多如此.

他的正前方.山崖肉眼可见的另一端.却是一面好似从天穹之上垂落下來的山壁.

这山壁之后到底是什么.他根本就看不见.如同他看不到那清澈瀑布后方的一切般.

左侧是瀑布.身后是无边的黑暗.前方一百多丈外是一道不知有多高的山壁.右侧则是一条顺着一座极高极高的山峰盘旋蜿蜒往上的小径.

这地方的灵气极其浓郁.而且极其精纯.似乎有着聚集天地灵气以及凝练天地灵气的阵法一般.不过沈言却沒有丝毫察觉.

他只能用一个词语來形容这里.那便是修炼圣地.

周围的景色如梦如幻.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点点银光的清澈瀑布.以及遍布山崖的繁花绿草.青翠无比.不过人高.手臂粗细的树木.除了沒有任何生命气息外.这里简直就如同传说中的福地一样.

沈言一时之间也不敢随意动作.他站在原地却是回想起先前的事情來.

“我刚刚明明可以躲开那许涛的一撞.不过为何突然感觉到一种根本无法抑制的眩晕感.难不成是有人陷害于我.”

“不过话说回來.我识念触碰到眩神木时的眩晕感.都沒有先前來的强烈.如此看我突然感觉到眩晕的原因.根本就与那许涛无关.”

沈言想到眩神木.却是伸手往腰间一摸.然后神色一滞.先前他因为眩晕感的缘故.也沒有察觉到自己腰间的储物锦囊已经被摘走了.于是此刻忍不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许涛可真够阴险的.竟然不声不响的连我都给糊弄了过去.还被他拿走了我好不容易才采到的七根眩神木.还因此被空间乱流卷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來.简直是流年不利.”

之所以说流年不利.是因为在那夺魂绝地中.他原本只差一点点就能出去了.只要到了天元本陆.他就不愁找不到回万剑宗的方法……但來到了这种地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出去.沈言可就是半点摸不着头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