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因何而成

六百七十 因何而成

“这许涛可真够阴险的.竟然不声不响的连我都给糊弄了过去.还被他拿走了我好不容易才采到的七根眩神木.还因此被空间乱流卷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來.简直是流年不利.”

之所以说流年不利.是因为在那夺魂绝地中.他原本只差一点点就能出去了.只要到了天元本陆.他就不愁找不到回万剑宗的方法……但到了这种地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出去.沈言可就是半点摸不着头脑了.

“不会是刚出夺魂绝地.又被空间乱流卷到了另外的秘境吧.”沈言站在原地.因为有了夺魂绝地中的教训.却也不敢随意散发出识念去探察.半响之后却是忍不住的嘀咕道.

“不过看起來.这反倒像是天地自然形成的空间……”

“若是修者开辟的话.实在无法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大能.才有着这样通天彻地的手段.”

无论是那高耸直入天际的山壁.亦或者是不知从何处坠落的瀑布.以及那蜿蜒盘旋着延伸到天穹中的小径.都足以称得上一声鬼斧神工.

修者的确可以开辟空间.某些大能的洞府为何常人寻遍天下都找不到.自然便是因为对方所在的地方根本就是自己开辟出來的空间.

沒有经过同意.除非手段能压制住对方强行破开空间.否则任凭你怎样费劲功夫.也休想寻到半点踪影.

虽然说擅自闯入某个大能开辟的空间绝对是失礼无比.说不定还会被对方给击杀掉.但沈言此刻却反而希望这空间是某个大能开辟出來作为洞府的地方.

因为如果是天地自然形成.虽然來自于修者的威胁消除了.但这并不代表沈言就能百分百的安然无恙.

更遑论最主要的还不是安全与否这个原因.而是天地自然形成的空间.沈言想要出去.便唯有两条路可走.

其一就是以力破之.轰碎了这空间的壁障.自然也就出去了.但到时候会被空间裂缝传送到哪里去.也就不得而知了.

其二则是找出方法.弄懂这个空间进出的原理.自然也就可以离开此处.还能勉强控制自己出去之后的落点.

不过可想而知.这两条路都是有些不切实际.

不要说沈言此刻的修为是上境二重通脉境.即便是聚灵境的修者落入了其中.也只能是两眼一抹黑.

而且沈言与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不敢轻举妄动.即便你有着破除这空间壁障的能力又如何.要是一拳砸下去.空间破碎.直接导致无尽空间风暴乱流的形成.也唯有死路一条.

沈言虽然可以在空间乱流中坚持少许的功夫.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无限制的在其中生存.

他至多也就是在空间乱流中徘徊小片刻中的功夫罢了.若是待得时间太久.还沒有修炼到一定程度的龙象金身也照样会被空间乱流给湮灭.

所以有时候即便是有实力.在这种情况之下.随意乱來也绝非什么绝妙的好点子.

“敢问此地是哪位大能潜修之处.晚辈贸然闯入.还望前辈饶恕我冒犯之罪.”虽然沈言感觉此地沒有生命气息.也怀疑这空间便是天地自然形成.但他仍是小心翼翼的高喊道.

声音却是朝着四面八方毫无阻碍的扩散开去.沒入了身后的无尽黑暗中.却好似真个站在高高的山巅呼喊般不断的回荡着.

“晚辈无心闯入此地.若是打扰了前辈清修.还请前辈莫要与我计较.”沈言轻轻的抬起腿來.然后小心谨慎的往前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落下.沈言彻底的愣在了原地.

因为周遭的环境蓦然大变.变得让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他此时仍是在一座山巅.但周围的一切却完全变得不同.身前不再是那直入天穹的山壁.身后也不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环顾望去.尽皆是一片汪~洋.目力极处.却也连山脉都看不见.

好似脚下这一座山峰.便成了整个世界的唯一般.被无尽的汪~洋大海环绕起來.

沈言根本不知晓这是哪里.这山峰顶端较小.环顾之下便能先后看个通透.越往下方.山体也就变得越來越宽大.

沈言并沒有过多的动用识念去探察什么.但他已然能察觉到山峰下方有着丝丝缕缕的生命气息.那些气息本源同根.有强有弱.最强者所散发出的气息他虽然无法感觉到.但却从心底深处沒由來的有些发寒.

这些气息并非人类修者.因为其中散发着些许的妖兽气息.可偏偏又嗅不到半点属于妖兽的暴怒和煞气.

沈言急急忙忙的收回了自己的识念.再不敢随意在此地探察.

在收回识念之后.他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身前数丈之地的一块顽石上.这顽石暗生光芒.沈言定睛一看.便知其有三丈六尺五寸高.环绕一周也有二丈四尺之围.

单单是这一块异石的大小.便足足近乎五个他的高度.所幸沈言离这异石也有数丈.倒也能将其全貌收入眼底.

而他除了看到这异石之外.却也看见另外一样物事.

那东西便在他身侧数尺之地.一块微微凸起.约莫及他胸口处的石台之上.

那是一本颇为古旧的书.

沈言心中一动.却是缓缓迈出一步.而后一把将这本书握在了手中.

书本并沒有多么厚.也不过是寸许薄厚.因为侧过身子拿取这书本的缘故.沈言并沒有擦觉到.当他将这书本拿起的一刹那.那三丈六尺五寸之高的异石.竟是微微颤动了一下.

当沈言将这书本握住的一刹那.不知道相隔多少个空间之外.有二者同时睁开了双眸.

在无数的炫寂天火.青莲净火环绕之下.那庞大到无边无际横躺在虚空的身躯突然半卧而起.四周星辰卷动.无数天火也是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那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庞大无比的身影.停止了自己身躯因为惊讶而一下子半卧而起的动作.反是眸中闪烁出一阵惊悸之色.

“为何连我……都看不见.”

这声音在浩瀚的空间中不断的回荡着.但却根本无人解答.似有灵性的星辰与天火.也好似感应到了其怒火般而不在飘动.整个空间好似一瞬间便凝固住了一样.

“……是这一荒之祖的手段么.”无尽黑暗中.唯一的一片白色~区域里.一袭黑衣的男子睁开了他紧闭着的双眸.声音中满是讶异.

“浮黎.一荒之祖.除了那两个存在外.还有何人敢在我二者面前耍手段.你的猜测.也未免太令人啼笑皆非了点.”分明是隔着无尽空间.但在无数星辰环绕下的那庞大身影.却好似在随意无比的交谈般说道.

“何必说出这样的话來.你我二人的时代早已经逝去.这十六荒各自之祖.可还记得我浮黎.与你无始之名.”

“且不说这些.敞若先前那一切.正是与那两个存在有关呢.轮回离世.单单你我.可压不住他们.”一袭黑衣的男子.眸中神情淡漠.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般.

“哼.”无尽星辰环绕下的庞大身影.冷哼一声.“我早知那钧与古二人必与我们争锋相对.初时劝你借轮回之力将他们打落凡尘.你却不听……”

“现在这二人遮天蔽日.教你我二人的手段都无处施展.我看你如何是好.”

黑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倒是沒有想到.这一局你竟是与我谋到了同处去.借那空间乱流之手.将他送进了那里.可惜了……却被某些家伙搅了局.”

庞大身影忍不住的怒哼出声:“气煞我也.”

“不过我可并非与你合谋一处.那里有你留下的东西.也有我留下的东西.到底是福是祸.可还要看他的选择.”

“说來不错.”黑衣男子点点头道.“但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他还会不会再度回到那里了.”

“敞若那搅局之人有意针对你我.即便是他从此刻所在之处离开.只怕也回不到你我布局所在的那山峰之上了.”

“而你我即便有千般手段.面对此刻的情形却也无计可施.毕竟他现在所在之处.可是连你我……都看不见的地方啊.”

庞大的声音眸中泛起一丝怒意.旋即也唯有悻悻然的再度横卧虚空中.却是不再回答那黑衫男子之言.

而沈言此刻.却是有些不明所以之极.

他根本看不懂自己手中书本上写着的那一行字.正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却见书本之上那数个笔画复杂之极的字迹.突然扭曲了一阵.旋即便转为了天元本陆的通用语.

天元本陆的通用语沈言虽然不知晓.但沈谪仙留存下來的记忆可是对此清清楚楚的.所以他这一次.倒是认出了书本封面上的那些字迹.

字迹稍稍有些模糊.似乎是书本封面沾染上了些许灰尘.沈言直接伸出袖子将其上的灰尘擦拭干净.方才缓缓的将书本封面上的字迹念出声來.

“西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