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一西游释厄的传说

六百七十一 西游释厄的传说

他根本看不懂自己手中书本上写着的那一行字.正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却见书本之上那数个笔画复杂之极的字迹.突然扭曲了一阵.旋即便转为了天元本陆的通用语.

天元本陆的通用语沈言虽然不知晓.但沈谪仙留存下來的记忆可是对此清清楚楚的.所以他这一次.倒是认出了书本封面上的那些字迹.

字迹稍稍有些模糊.似乎是书本封面沾染上了些许灰尘.沈言直接伸出袖子将其上的灰尘擦拭干净.方才缓缓的将书本封面上的字迹念出声來.

“西游记.”

轰咔.

便在沈言轻声念出这三个字的一刹那.他身前那山峰之上.高三丈六尺五寸的异石竟是发出了剧烈的颤动和轰鸣声.同时好似还从其内散出阵阵金芒.

沈言竟是鬼使神差的沒有将注意力放在那异石的变化上.反而是缓缓的翻开了那古朴陈旧.带着一丝莫名韵味的书籍.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书籍扉页上.从右往左.竖排写着四行诗句.同样在他打开书籍的一刹那.便转化为了天元本陆的文字.

沈言心中一颤.而后突然便微微开口.将这四行诗句抑扬顿挫的念出了声來.

轰隆隆..

天地一瞬间便阴暗了下來.肉眼可见的滚滚黑云开始在天空中凝聚和翻滚.这一座山峰周围的无尽汪~洋也是激荡起十数丈高的海浪.让人望而生畏.

“盖闻天地之数……”

沈言却是对周围的一切恍若未觉.好似处于一种极其玄妙的境地中一般.朗声吟诵道.

虽然他并沒有有意识的去控制自己的声音.但仅仅是用一种普普通通的语气将其诵念出來.便散发出一种亘古便是如此的感觉.

仿佛天地之数.便应当如是.仿佛混沌未分.便自然如是.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

沈言的声音继续在天地之间响起.传遍了无尽的汪~洋大海.传到了这世界中所有生灵的脑海中.

无论是有灵智的妖兽.亦或是只有本能的野兽.鼠牛虎兔.鸡狗羊蛇.尽皆一脸陶然沉醉之色.好似冥冥中便听懂了其间奥妙.

“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沈言心中微微一动.好似察觉到了些什么.但他却完全沉浸在这玄奥的境地中而不能自已.

“……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

沈言的声音变得越來越沧桑.且带上了一股子无端万事.立于局外旁观这天地的洒脱.

但见他话音落罢.天地间微微一滞.倏尔便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沈言蓦地一个激灵.仿佛被这霹雳声给惊醒.而后倏然转过了身去.

定睛一看.只见那高有三丈六尺五寸的异石便轰然炸裂开來.碎石四处乱颤.端得叫人心惊胆寒.

其中随之窜出一只抓耳挠腮.灵动无比的猴子.

沈言正暗自惊讶.却见他灵猴似乎沒有看见他一样.蓦然扬起头來.朝天穹一望.这一眼.顿是石破天惊.这一眼.管教的日月星辰都为之倾斜移位.

但见得这灵猴眼中金芒窜出.直入天穹.仿佛要将这天地刺穿一般.

沈言心惊肉跳的同时.也是再度将目光落在了手中的书本上.

“目运金光.射冲斗府.”沈言直接骇然无比的念出这八个字來.

“西游记.”

沒有人告诉他这是怎么样一回事.但此时所发生的一切.却偏偏正如同这西游记上所讲的一切.分毫不差.

若说其中有丝毫差别.便唯独少却了一个他罢了.

“……惊动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沈言沒有忍住.竟是再度开始念诵起书本上的字迹來.

“高天上圣.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不知为何.明明从未听过这个名号.但沈言仍是不自然的喃喃自语念叨了起來.

“玉皇上帝.”沈言再度喃喃道.“是了……为什么会感觉到熟悉.”

“玉霄天帝.也不知这玉皇上帝与玉霄天帝到底是何种关系.”沈言心中疑惑无比.但却根本无人替他解答.

于是他只得按下心头的疑惑.正准备再度吟诵手中的“西游记”.但突然间却好似听到了一个威严无比.蕴藏着整个天地间至理般的浑厚声音响起.

“朕见下方有金光直入天穹.哪位仙家洞明天地.知道发生何事.”

这声音响起了许久.沈言再沒有听到任何其他的话音响起.于是他的注意力便再度放在了手中的书本上.

正当他准备吟诵接下來的段落之时.却突然听闻先前那至高无上的威严声音再度响起.

“千里眼.顺风耳.两位卿家走一遭可好.”那声音虽是用一种询问的语气.但却充满了无穷威严.根本容不得丝毫反驳.

沈言心道这顺风耳与观天眼的手段自己倒是得到过.但其修炼起來太过不易.因而反倒是沒有识念好用了.不知道这两种神通手段和那名为千里眼顺风耳的两者又有什么关系.

这话音落罢后.也不见顺风耳或者千里眼回话.但沈言心中自知先前的声音绝非自己的错觉.因而倒是凝神细听.

却说那顺风耳千里眼果真目运神通.耳听八方世界.

不过须臾.沈言变听得他二人回报道:“臣奉旨观听金光之处.乃东胜神洲海东傲來小国之界.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在那里拜四方.眼运金光.射冲斗府.如今服饵水食.金光将潜息矣.”

沈言闻听此言.心中已是再无疑惑.而后他鬼使神差的再度开始念诵起书本上的内容.

“那玉帝垂赐恩慈……”

沈言话音还未落.果听得天穹中那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

“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玉帝言毕.顺风耳千里眼二人顺势退下.

沈言却将这玉帝的声音置若未闻.反倒是念诵的声音越來越快.

“那猴在山中.却会行走跳跃.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

他开始念诵这一段话后.身侧那只灵猴果真是三窜两跳之间顺着山峰便往下窜动而去.

沈言心中一动.急急忙忙的握紧手中书册.而后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这灵猴身形矫健.偏生的对山峰上的险峻处示若平地.沈言不知为何.在无法动用真气飞身而起的情况下.竟是追其不上.

不过好歹他也算是掉在了这灵猴身后.也见其所作所为.好似初生灵智.对何物都感到新奇无比.

食花果.吃草木.饮涧泉又寻觅树上野果.其时与狼虫虎豹相伴.獐鹿猕猿为亲.

沈言在他身后來來去去.却也见天地尽头的朝阳升起落下数次.他却好似融入了这灵猴的世界中一般.见证了对方从出生到现在起所做的每一件事.

却是一日.灵猴与这仙山宝地中的众多猴子戏耍时.突然对戏耍的山涧之水源于何处生起了兴趣.

沈言这时候.也是福至心灵的将手中书本翻到了下一页去.

“众猴都道:‘这股水不知是那里的水.我们今日赶闲无事.顺涧边往上溜头寻看源流.耍子去耶.’喊一声.都拖男挈女.呼弟呼兄.一齐跑來.顺涧爬山.直至源流之处.乃是一股瀑布飞泉.”

沈言话音落罢.便见众猴飞窜了出去.顺着山涧往上攀爬.而他也连忙跟上.

待得看见那滚滚银涛碧浪从悬崖上垂落而下.沈言再度看向手中的书本.出声念诵.

“众猴拍手称扬道:‘好水.好水.原來此处远通山脚之下.直接大海之波.’又道:‘那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來.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连呼了三声.忽见丛杂中跳出一名石猴.应声高叫道:‘我进去.我进去.’”

沈言定睛一看.却见果真是那从仙石中蹦出的灵猴在高深呼喊.

这灵猴的目光极其灵动.甚至于与常人无异.但听得其话音落罢.闭目纵身一跃.便直接窜进了那垂落而下的瀑布中.

沈言鬼使神差的往前迈出一步.眼前景色倏然大变.

却见得自己已出现在了那瀑布之后.面前却是一座铁板桥.桥边有花有树.也有石桌石凳.中间一块石碣之上.却写着栩栩十个大字.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沈言不由自主的喃喃吟出声來.话音落罢.却见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起來.好似时光在飞速的倒流一般.周围的一切迅速的变化着.再看清周围一切的时候.他却是已经站立在了一座木筏之上.那灵猴正双手握着木浆划动着木筏顺着无尽汪~洋往前而行.

沈言不知其究竟往何处而去.便再度翻开手中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