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二老仙人

六百七十二 老仙人

沈言鬼使神差的往前迈出一步.眼前景色倏然大变.

却见得自己已出现在了那瀑布之后.面前却是一座铁板桥.桥边有花有树.也有石桌石凳.中间一块石碣之上.却写着栩栩十个大字.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沈言不由自主的喃喃吟出声來.话音落罢.却见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起來.好似时光在飞速的倒流一般.周围的一切迅速的变化着.再看清周围一切的时候.他却是已经站立在了一座木筏之上.那灵猴正双手握着木浆划动着木筏顺着无尽汪~洋往前而行.

沈言不知其究竟往何处而去.便再度翻开手中书页.

“……却也是他运至时來.自登木筏之后.连日东南风紧.将他送到西北岸前.乃是南赡部洲地界.持篙试水.偶得浅水.弃了筏子.跳上岸來.只见海边有人捕鱼、打雁、挖蛤、淘盐……”

随着沈言的声音落罢.海面上开始起了风浪.而且好似一瞬间便已经过去了数日的功夫般.回过头去.那一座仙山竟是隐隐约约的只留下了些许模糊的影子.

海面上雾气若大的时候.沈言极目望去.都看之不见.可想而知在他念诵这些言语的时候.到底已过去了多久.

“猴王参访仙道.无缘得遇.在于南赡部洲.串长城.游小县.不觉八~九年馀……”

沈言话音罢.周围的环境再度开始变得模糊起來.又好似在飞速的倒退一般.他看清楚周遭一切之时.便发觉自己与那灵猴已是出现在了一座山林中.

“八~九年.”沈言突兀的一个激灵.回忆到了先前的言语.八~九年的功夫.谁知这外间变化到底有多么巨大.

“不对……”沈言忽然又是眉头一皱.“我的身体几乎沒有任何足以引起我注意的变化.所以这应当只是一个‘西游记’中设定的时间.并非真正便过去了八~九年.”

沈言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和深意.不过判断时间针对他自己來说到底过去了多久.却也是一件蛮容易的事情.

而且这个奇奇怪怪的世界.似乎也沒有隐蔽他意识的意思.否则沈言也根本无法察觉到针对他自己來说的真正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只怕也便当是自己也在其中经历了九年功夫了.

“……少顷间.只听得呀的一声.洞门开处.里面走出一个仙童.真个丰姿英伟.像貌清奇.比寻常俗子不同……”

沈言再度念诵手中书册上的字迹.眼前画面又是一转.他与那灵猴已是站在了一座古朴的山门前.那灵猴身前.倒是果真立着一个唇红齿白的仙童.

沈言微微一滞.他竟是丝毫感觉不到这仙童的修为.若非对方是一个凡人.那便是对方的修为.的的确确是超过了他太多太多.

“甚么人在此搔扰.”沈言听见那仙童如此出声道.

“仙童.我是个访道学仙之弟子.更不敢在此搔扰.”灵猴便从树上窜了下來.然后抓耳挠腮回答道.

“我家师父.正才下榻.登坛讲道.还未说出原由.就教我出來开门.说:‘外面有个修行的來了.可去接待接待.’想必就是你了.”那仙童笑笑.然后出言说道.

沈言闻听此言.却是心中一动.这仙童的师父至少也是上境之人.否则也绝不可能随意察觉到这灵猴已经來到了此处.

至于他自己.反倒是像不溶于这个世界一般.根本就无人注意到他.哪怕是这颇有些手段和修为的仙童.也是根本沒有注意到他这个人的存在.

“是我是我.”灵猴听到那仙童询问.急急忙忙的高呼道.

“你跟我进來.”仙童话音落罢.转身前去带路.灵猴紧随其后.两人的身影顷刻间消失不见.沈言往前迈出一步.却是被那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住了般.任凭他使出多么大的力道.也根本无法前行半分.

如此僵持了片刻.沈言心中灵机一动.再度翻动“西游记”出声念诵.

“这猴王整衣端肃.随童子径入洞天深处观看: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说不尽那静室幽居.直至瑶台之下.见那菩提祖师端坐在台上.两边有三十个小仙侍立台下.”

“果然是:大觉金仙沒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沈言如此念诵完毕这段话.周遭的景色果真如同他预料的一般再度陡然一变.

如是一來.他便直接愣在了原地.

身前蒲团之上.静坐一位道骨仙风.手拿佛尘的老仙人.对方身上散发的气息莫要说是感觉.沈言即便是睁开眼死死的去看.都觉得对方的身形模糊无比.

这倒并非他眼睛出现了问題.而是两者间的修为和实力相错的太多.他无论是用识念还是感知.亦或者是肉眼.都难以彻底捕捉到对方的踪影罢了.

沈言定睛看了一眼.心头却是暗自嘀咕了起來.

“大觉金仙.却是不知这一位到底有着何等样的本事.”虽然沈言不知道大觉金仙是怎样的修为境界.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大觉.与金仙的意思.

大觉.便是大觉悟.觉悟便是知.如徐帘所说.全知便是全能.大觉便是大智慧.知晓无数的天地万物.阴阳造化.

仙即是仙人.金自然不是单纯的指财物.而是指金之本性.不朽不堕.

金仙便是不朽不堕的仙人.沈言虽然无法彻底的推测出这老仙人的实力到底有多深厚.但仅仅想到了这一层.他便已是再沒有了其他的念头.

这里……绝对是一个恐怖之极的世界.

沈言见那灵猴忽然拜倒在地.高呼师父.心中不由暗道好笑.不过旋即却是不能自已的再度翻开手中书册念诵了起來.

“美猴王一见.倒身下拜.磕头不计其数.口中只道:‘师父.师父.我弟子志心朝礼.志心朝礼.’祖师道:“你是那方人氏.且说个乡贯姓名明白.再拜.’……”

沈言话音落罢.正准备听这老仙人是否如这般言语.却突然见到对方的目光犹如实质般的朝他所在之处望了过來.

一眼……天地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