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三本事

六百七十三 本事

只有沈言自己才知道.先前那一眼之中所蕴藏着的无上威能.那是只需要动动嘴唇.说一个“死”字.他就会立刻身陨道消的存在.

那是已经超越了天道.触摸到大道的绝强.

“惜诵残页……”

“惜诵残页的來历古怪.甚至于我连它到底是什么东西都沒有搞清楚.不说其他.如果真的是惜诵残页隔绝掉了这老仙人的感知.哪怕仅仅是影响了对方的判断.都已经是一件恐怖无比的事情了.”

沈言心头如是道.

“话说回來……这个老仙人到底是何人.我所看过的记载和传说中.似乎都沒有提起过这样一个人物.”

念及此处.沈言却又是一拍脑门.

“是了.这种恐怖的存在若是身处于天元大陆.只怕倾整个天元大陆的力量.都无法伤及对方一根毫毛吧.”

“而这样一來也就等于说.这地方无论是幻境也好.还是单纯记忆着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的某个空间也好.至少应该是不在天元本陆的空间内了.”

沈言心中胡乱泛起了一大堆的念头.而后将目光转向了跪伏在地的灵猴身上.见其似乎说明白了自己的來历.他便再度翻开了“西游记”开始念诵.

“那祖师道:‘我门中有十二个字.分派起名到你乃第十辈之小徒矣.”猴王道:‘那十二个字.’祖师道:‘乃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十二字.排到你.正当‘悟’字.与你起个法名叫做‘孙悟空’好么.’”

沈言心中一动.果见身前那跪伏在地的灵猴喜悦不能自已.

“好.好.好.自今就叫做孙悟空也.”那灵猴上蹿下跳的一会儿.却是抓耳挠腮喊出声來.

(以此看來.这灵猴便是叫做孙悟空么.孙悟空……这又是哪位大能的名姓.却也是丝毫不曾耳闻.)

沈言不知其來历.也只好无奈摇头再度念诵手中书册上的字迹.

“话表美猴王得了姓名.怡然踊跃;对菩提前作礼启谢.那祖师即命大众引悟空出二门外.教他洒扫应对.进退周旋之节……”

随着沈言的念诵.眼前的一切正如书中记载的一般开始发展.分毫不错.

于是他便缓缓继续念了下去.

“在洞中不觉倏六七年.一日.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

念完这句话后.那种熟悉的时间飞速流逝.周围的景色瞬间变得模糊起來的情况再度出现.当沈言能看清楚周围的事物时.却见那灵猴已是身穿弟子服.盘膝坐在那老仙人身前的许多蒲团上听道.

沈言见他似乎像是身上长了虱子一般根本坐不住.抓耳挠腮不停动作.他心下疑惑.却无人解释.也便只有再度从书本中寻找答案.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

沈言念完这段话.便果真见天空中灵光闪烁.异香泛起.好似无数仙花琼草从天空中坠落而下一般.脚下的地面上.也是似真似幻的.绽放出一朵朵的金色莲花.一时之间.让人不能自已.

而他自己也是被这一段话中透露出來的气息直接惊的呆滞在了原地.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这是何等样的玄灵妙法.)

沈言心中如同猫抓.但是他发觉自己根本无法察觉到那老仙人所讲的每一个字.无论他怎样集中自己的精力.也仍是察觉不到分毫.

(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这又是何等样的本事.)

沈言觉得根本无法用言语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态.三乘便是下乘.中乘.上乘.

三乘之法皆通数门只怕已是了不得.更遑论万法皆通.还是精微啊.准确的明白了自己所掌握的每一种法门.也可以毫无错误的教导给他人.方才称的上精微二字.

再者还有一字.那便是全.

纵然这只是一个虚数量词.但能以全字來形容的.都是足以让人震撼无比的.

(说一会儿道.讲一会儿禅.三家配合本如然……这……这……)

沈言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甚至于在思索的同时.嘴唇都直打起哆嗦來.

说道将禅.这分明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就像是你不能让一个莽汉去绣花一样.

也即是说明了另外一件更恐怖的事实.那便是这老仙人所掌握的本事还不仅仅是一个领域上的万般法术.

不但懂道.也懂禅.还悟了本性真如.了然了自己本身之道.莫要说是沈言.即便是北剑仙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程度.

沈言越发的好奇和惊惧起來.他急急忙忙的将目光落在了手中书本之上.而后开口念诵.

“孙悟空在旁闻听.喜得他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忽被祖师看见.叫孙悟空道:‘你在班中.怎么颠狂跃舞.不听我讲.’悟空道:‘弟子诚心听讲.听到老师父妙音处.喜不自胜.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望师父恕罪……’”

沈言念诵完这一段话.抬起头來.却见那老仙人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

沈言顿时有些无奈之极.却是感觉这灵猴简直是白痴到了极点.那老仙人所说的无穷妙法竟是一个不学.硬生生的气走了对方.

不单单是他心中如此念头.端坐在其他蒲团上的众人也是不由得对那灵猴出声数落和责备.似教他能了得自己错在何处.

若沈言是这些人之一.只怕也会去数落这灵猴两句.不过他此刻却沒有这样的机会……

正因如此.他反倒是旁观者清了一回.看见那灵猴对周围众多师兄弟们的数落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是那灵动的眸子里泛起阵阵的狡黠和欣喜之色.他顿知这其间的事情.怕是决然沒有他想的那样简单.

于是沈言再度念诵起“西游记”來.

“……悟空道:‘此间更无六耳.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

沈言话音方落罢.便见天色瞬息间暗了下來.而他自己也出现在了一座房屋之内.那灵猴跪倒在地.一脸的恳切之色.而老仙人却也像是刚刚从榻上坐起來的样子.

沈言见状.心中顿时一震.暗道这其间隐藏之事果真不是那么简单的.

而“西游记”也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便是老仙人敲那灵猴三下.便是教他三更到访.

沈言明白了这一点.却觉得自己反而像是个白痴了.如此明显的点拨之意都沒有觉察到.敞若将这灵猴换做了自己.只怕还会错过了真正的本事.

而他听这灵猴所言.心头却也不由得暗笑.

(长生之道……哪里又会有真正的长生之道.)

“……祖师道:‘你今有缘.我亦喜说.既识得盘中暗谜.你近前來.仔细听之.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悟空叩头谢了.洗耳用心.跪于榻下……”

沈言念及此处.“西游记”上却是沒了记载.而那灵猴跪在塌下也是一脸沉迷之色.他顿知那老仙人在传授其无上妙法.

既以对方的本事敢说得“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那么很显然.这妙道纵然不能真正的长生.但也绝对是一等一的上乘大道.

“祖师说:‘也罢.你要学那一般.有一般天罡数.该三十六般变化.有一般地煞数.该七十二般变化.’悟空道:‘弟子愿多里捞摸.学一个地煞变化罢’……”沈言再度念诵到此段的时候.那时光飞速流逝.身周一切变模糊的情形再度出现.

当一切回归正常时.却见自己已是出现在了一座山峰之上.面前便是云潮雾海.

而那老仙人也正与灵猴说着什么.却听得灵猴回答:“多蒙师父海恩.弟子功果完备.已能霞举飞升也.”

沈言微微一愣.霞举飞升.他正在思量这飞升之言是不是羽化成仙的意思.却见老仙人示意那灵猴试给他一看.

却见那灵猴将身一纵.打了个连扯跟头.跳离地有五六丈.踏云霞有顿饭功夫.往返不上三里远近.然后又落在近前.叉手道:“师父.这便是飞举腾云了.”

沈言见状.眨巴了一下眼睛.心中暗自摇头.这飞行之法他倒也会.比之这灵猴却也快了无数.至少不会这些许功夫.连四五里地都飞不出去.

不过他心知这灵猴旁边站着一个无上大能.倒也不敢轻下定论.却也掩不住心头好奇.唯有再度看向了手中书册.

“……祖师笑道:‘这个算不得腾云.只算得爬云而已’……”沈言念罢.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祖师道:‘凡诸仙腾云.皆跌足而起.你却不是这般.我才见你去.连扯方才跳上.我今只就你这个势.传你个‘筋斗云’罢.’”

沈言心中一动.他见那老仙人目光微微一顿便说出这样一番话來.显然这筋斗云不过是他以灵猴为基础.直接创造而出罢了.却不知其究竟有何种本事.

于是沈言便再度往下念道.

“……悟空又礼拜恳求.祖师却又传个口诀道:“这朵云.捻着诀.念动真言.攒紧了拳.对身一抖.跳将起來.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

十万八千里.沈言一震.目光再度落在了书本之上.仔仔细细的看了数遍.方才肯定自己决然沒有看错.

正是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