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四金箍棒

仙誓 六百七十四 金箍棒

于是沈言便再度往下念道.

“……悟空又礼拜恳求.祖师却又传个口诀道:“这朵云.捻着诀.念动真言.攒紧了拳.对身一抖.跳将起來.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

十万八千里.沈言一震.目光再度落在了书本之上.仔仔细细的看了数遍.方才肯定自己决然沒有看错.

正是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路也.

沈言方还來不及思虑.随着不自主的将“西游记”后续的情节念出.他身周的景色也是快速的变动着.却是出现在了山门前.

此时却并不只是他与灵猴.以及那老仙人三人了.反倒是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弟子.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那老仙人的面上.却也是一脸的愠怒之色.

至于对方到底是佯作而出.还是真个动了心头之火.却不是沈言所能揣摩的了.

但他不知其间到底发生了何事.于是便只能再度看向手中书册.

“……祖师道:‘我也不罪你.但只是你去吧.’”沈言念及此处.却是心头一颤.

(去吧.莫不然只是因为在弟子面前卖弄本事.便触到了这老仙人的底线么.难不成这灵猴便要被其赶出了山门去.)

沈言能理解.可那灵猴却是一怔.旋即眼含泪水.声音也变得尖锐不少:“师父教我往那里去.”

那老仙人却道:“你从哪里來.便从哪里去就是了.”

灵猴一惊.旋即方才思量到其中究竟.

“我自东胜神洲傲來国花果山水帘洞來的.”

沈言闻听此言.倒也算是蓦然叹了口气.想这灵猴求仙访道近十年功夫.方才拜入了这菩提祖师的门下.却不料这又是十年上下的功夫.便被赶出了山门.

不过沈言一个旁观之人.却也无法去改变那老仙人的决定.是以他也唯有暗自在心头替那灵猴道一声可惜.

灵猴还待再求情.沈言却是无心在观摩下去.于是便再度念诵出声.

“……祖师道:‘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來.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

“悟空道:‘决不敢提起师父一字.只说是我自家会的便罢……’”沈言话音顿住.便见身前灵猴蓦然起身.对着老仙人躬身一拜.而后一个筋斗.便沒了踪影.

而沈言却仍处于震惊之中.

(这老仙人言语之间不让灵猴透露他的身份.还告诉那灵猴说出半个字來.他便知晓……)

(这般手段.只怕是比徐帘所言那些大能查探天道长河的本事都要恐怖了.)

查探天道长河.是变相的借助天道的力量.而这菩提祖师.却是自然知晓.这一來二去稍作计较.便知其手段何其之不可思议.

沈言心知单单凭借自己是决然追不上那灵猴的筋斗云.于是便再度翻开手中书册.正待念诵.却见那老仙人的目光.再度看向了他.

这一次倒是沒有了什么凝如实质的威压.也沒有丝毫的杀意.反而是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挪揄之色.

沈言心头一惊.却是控制不住的将书册上的字迹念了出來.

“……那里消一个时辰.早看见花果山水帘洞……”

天地之间又模糊到了极致.一切都在飞速的往沈言身后倒退着.而他却无心停顿.因为他心头的好奇已经少却了大半.反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看现在的模样.似乎他想要从此处离开.只怕也唯有先将这“西游记”一书念个通透方才能找到些许的办法.

正因有着这样的念头.尽管书册中出现了那灵猴与妖魔打斗的场面.但沈言却也沒有丝毫停顿.因此他身周的一切仍然是飞速的倒退着.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悟空撩衣上前.摸了一把.乃是一根铁柱子.约有斗來粗.二丈有馀长……”

沈言念到这里.心头却是猛然一颤.甚至于连他识海中的断天刀魂都不由自主的颤动了起來.至于那惜诵残页却反而是沒有丝毫反应.

断天刀魂颤动开來.沈言自然是急急忙忙的停顿住自己的言语.待得话音一顿.身周的景色一瞬间剧烈的扭曲了一下.他便发觉自己已是出现在了水中.

沈言周身真气自然逸散而出.却是并沒有将自己弄得太过狼狈.不过这些都是次要之事.他再度看见了那灵猴的身影.不过其身旁还站着一个龙首人身.周身倒是沒有散发着丝毫妖气的仙人.

之所以说是仙人.是因为书册之中记载了这老年模样的存在.乃是东海龙王.受了天庭的册封.自然也算得上是根正苗红.

虽然沈言也觉察不到这东海龙王的修为和气息.不过对方显然比之那菩提祖师不知道差了几万筹.也是丝毫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沈言也只是随意打量了两眼.便将目光落在了那灵猴身前金光万丈的粗大铁柱上.

直觉告诉沈言.这东西便是引起他体内断天刀魂震颤的根源.于是沈言定睛一看.却见那铁柱之上.栩栩如生似天地生成五个字迹紧挨着上头金箍.

是谓..“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

沈言第一次看见如此之重的兵器.心中也是骇然无比.而且他根本从这根金箍棒上觉察不到任何的天地灵气.亦或者是器灵.

但偏偏这东西就给他一种.擦着即死.碰着就伤的错觉.

不过旋即.周围却是翻江倒海一般的颤动起來.沈言直接一个趔趄倒在了海水之中.虽然真气仍是护着他躯体不受水侵.但却也是根本无法稳稳的站立在此地了.

而那东海龙王.倒仍然站立着.不过也是东倒西歪.沈言定睛一望.却是那灵猴不知使了什么法术.让那“如意金箍棒”变得不过两丈來长.碗口粗细.拿在手中舞的密不透风.

那东海龙王连连求情.方才使那灵猴住了手.沈言也终于是心惊胆颤的站起了身子.

(这个世界之中.除了那菩提祖师外目前所见到的所有人都无法察觉到我的存在……我倒以为自己安全之极.却不曾想这灵猴的手段竟能影响到我.)

沈言不知这其间道理.却也唯有打定主意再看见这灵猴使手段耍泼的时候.端得要离他远远的.

这毕竟是沈言自以为如此.若是徐帘在此.怕是会给他分析一番.无非便是因为.其余所有人都不过是配角……而这“孙悟空”是主角.或者说主角之一的缘故.

虽然他來到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个旁观者.但主角所作的事情是在真实的引动天地发生变数.灵猴在这水中舞棍.便是彻底的让周围的水流颤动翻滚起來.是无视时间和空间界限的.所以自然便能影响到沈言.

而若是其余人來搅动这龙宫之水.所搅动的不过是他自身所能影响到的那个层面的空间和时间罢了.对于沈言.根本就影响不到分毫.

因为这个世界.并非是此刻真实在发生着的.而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沈言所见的一切.都是时间刻画下來的东西罢了.那些不能影响到时间的配角和非主要人物.自然也就无法通过自己的行为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了.

至于菩提祖师.那就是一个例外.因为那样的大能是直接凭借自己的手段就可以逆转时间空间的存在.换言之……那就是等同于跳出世界的存在.

沈言见着那灵猴耍了个威风弄得自己狼狈不堪.倒也是连忙翻开书册.准备再次念诵后面的段落.不过他眸子忽然一扫.却是看见先前那巨大铁柱下方以及周围一圈.竟是有着许许多多的散发出蓝白之色的晶莹石块.

沈言心中一颤.而后蓦地上前一步.也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什么.顺手便在地上抓起一块來.

不知为何.他在出手抓取那冰晶的一瞬间.仿佛遇到了什么极大的阻碍一般.整只手如同被凝滞住了一样.难以动弹半分.

但突然间随着一种莫名的韵律从识海中的惜诵残页里传了出來.他的右手便一下子恢复了灵活.将一枚蓝白色的晶莹石头抓在了手中.

感受到其中那凛然彻骨的寒意.沈言一下子就是忍不住的狂喜了起來.

“果真是寒月冰魄……”

“这龙宫处于深海最深之处.形成如此之多的寒月冰魄倒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我重铸断天刀虽然只需要三块.但毕竟这东西珍贵如此.既能从这世界中拿去.还是多取走几块备用为好.”

沈言心头一动.便再度探出手去.

远在斜月三星洞内静坐的菩提祖师蓦地睁开双眸.眼底却是泛起了一丝淡淡的莫名之色.不过他仍是伸出一根手指.微微在身前一点.

“虽不知何方大能出手.但我方世界的东西.岂能任由你取之.若是再來试我.莫要怪我下了狠手.留下此子.”

“凝.”

一指点出.一种蕴藏着天地至理的波动传了出去.瞬间扩散到了东海龙宫去.

而刚刚想要伸出手再度拿去那些寒月冰魄的沈言也是直接凝滞在了原地.他脑海中的惜诵残页闪烁了数下.终究还是归于沉寂.

毕竟以菩提祖师的手段.既然敢说出留下沈言的话來……怕也是并非虚言.无论真正的“惜诵”是何等样的宝物.但毕竟此刻.它也只是剩下了一张残页而已.何况能拿到一枚寒月冰魄.已然算是达到了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