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五兜率宫的丹

六百七十五 兜率宫的丹

“凝.”

一指点出.一种蕴藏着天地至理的波动传了出去.瞬间扩散到了东海龙宫去.

而刚刚想要伸出手再度拿去那些寒月冰魄的沈言也是直接凝滞在了原地.他脑海中的惜诵残页闪烁了数下.终究还是归于沉寂.

毕竟以菩提祖师的手段.既然敢说出留下沈言的话來……怕也是并非虚言.无论真正的“惜诵”是何等样的宝物.但毕竟此刻.它也只是剩下了一张残页而已.

菩提祖师做完这一切后.却也是不再有其他动作.反而是平静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眸.

在约莫过去片刻中后.沈言方才猛的一下回过了神來.不过在他自己感知中.却不过仅仅一瞬间罢了.

沈言心头微微一滞.还待伸出手再去抓取那些寒月冰魄.却见手中的“西游记”直接便迅速的翻动起來.那速度让他都有些应接不暇.

“……好大圣:摇摇摆摆.仗着酒.任情乱撞.一会把路差了;不是齐天府.却是兜率天宫.一见了.顿然醒悟道:‘兜率宫是三十三天之上.乃离恨天太上老君之处.如何错到此间...也罢.也罢.一向要來望此老.不曾得來.今趁此残步.就望他一望也好.’……”

待得书册翻动定了.沈言定睛一看.然后缓缓念诵出声.

这时候周围的景色也是蓦然大变.已不在龙宫海底之中.反是出现在了仙云彩霞萦绕.琼楼宝树生光的仙家之境.

沈言心中暗自惊讶.因为此地的灵气竟已是凝如实质.甚至于根本都不需要吸纳.都源源不断的朝他的体魄之中涌入.而后流转而出.

莫要说是修者.即便是一个寻常人呆在此地.也会被这其间的浩瀚灵气养的长命百岁.经脉皆通.

而沈言这个时候.却是将目光死死的落在了“太上老君”四个字上.

如果沒有记错的话.徐帘曾经和他说过.他服下的那一枚九转金丹.便是太上老君所炼制.

虽不知道这“西游”中的太上老君.与炼制他服用的那一枚九转金丹的太上老君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沈言仍然感觉到了一种沒由來的惊惧.

那是悄无声息.却被人清晰的察觉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的惊惧.这仅仅只是一种感觉罢了.倒不是说沈言真的察觉到了那些个注视着他的人.但仅仅如此.这种沒由來的感觉.也让他一时之间再不能言语.

半响之后.他方才重新平复好心绪.然后看向了那灵猴.

却见其猴脸泛起满满的潮红之色.浑身酒气沸腾.不过这是仙家灵酒.倒也不甚熏人.

“这灵猴.莫不然是饮酒了不成.”沈言目瞪口呆之余.却也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不过话说回來.他却是有些好奇那个“太上老君”到底是何人了.

“兜率宫”三个字虽沒有散发任何骇人的气势.但却让沈言不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了其上.

而那灵猴摇摇晃晃的抬眼见着了兜率宫三个字.却是不由得咧起尖嘴嬉笑一阵.然后直接便借着酒劲推开了那虚掩着的宫门.

沈言乘机往前一步.紧跟着那灵猴走了进去.

此间却是朴素之至.仅有着一个巨大的丹炉.至于那所谓的太上老君.却是根本不在此地.

沈言见此沒由來有些失望.不过却也不以为意.反是翻开手中书册.

“……这大圣直至丹房里面.寻访不遇.但见丹灶之旁.炉中有火.炉左右安放着五个葫芦.葫芦里都是炼就的金丹……”

沈言猛的将书册合上.嘴唇都不由得打起了哆嗦.

“都……都是金丹.”

他正想要上前盘查一番.却见那灵猴四处跌跌撞撞的搜寻一番.沒寻着太上老君.反倒是跌跌撞撞的撞到了许多东西.

而围着丹炉丹灶摆放着的那些紫金葫芦被灵猴上窜下跳的不小心撞翻在地.也是滴溜溜的在地上打起了滚來.

灵猴使劲晃了晃脑袋.迷迷糊糊之间靠在丹炉旁.这炉火走的是文火收丹之路.所以丹炉之外倒也不甚滚烫.

“嘿……此物乃仙家之至宝.老孙自了道以來.识破了内外相同之理.也要些金丹济入.不期到家无暇;今日有缘.却又撞着此物.趁老君不在.等我吃他几丸尝新.”

沈言听见这灵猴迷迷糊糊的言语.却是不由得心中暗惊.

且不说这太上老君到底是何等人物.单单能在这仙家宝地有着如此之大的宫殿.其地位便可见一斑.

更遑论炼丹不是寻常.一炉丹药怎么说也得费些手脚.何况太上老君所炼金丹.又岂是凡物.连沈言都沒有想到.这灵猴修行短短时间.竟然就有着如此大的胆子.敢偷到了这太上老君的头上來.

不过无论他心中如何想法.那灵猴自然也不会去关心.反倒是毛手毛脚的掀开了身边那些被他撞到在地的紫金葫芦的封口.然后一仰头.就着葫芦嘴便咕噜噜的往自己嘴中倒了起來.

却见其一边往口中倒.一边顺着嘴角就落在了地上.十枚丹药若是能吃下六七枚.怕是都能算作其运道了.

沈言在一旁看的嘴角直抽搐.他虽然不知晓这灵猴吞下的丹药到底有多么珍贵……但那丹药散发出來的浩瀚灵气.却是能给他实质意义上的冲击.

天元大陆的那些丹药.莫要说什么凡级灵级.就算是那些丹师再炼上个百年千年一万年.只怕其手段都不及老君的万分之一.

因为沈言直接便能从那一颗颗滴溜溜滚落在地的丹药上方.看到虚幻的龙虎之影.看到无尽的山川海洋.看到一个世界.看到生老病死……

丹成道.

这一粒丹药便是一种道.甚至于数种.数十种道.试问这样的手段.将道之奥妙炼于丹中.除了真正的无上大能.谁又有如此本事.

“不好吃……不好吃……我只道老君这金丹如何了得.不曾想也是些糟粕物.”

沈言心中的垂涎之意且不说.那灵猴却是一边不断的将地上的葫芦封口打开往嘴中倒着金丹.一边还摇头晃脑的说着风凉话.

(这厮……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沈言恨得牙痒痒.却也毫无办法.

不过转瞬间的功夫.她却又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那灵猴此刻已经足足倒下去了数葫芦的仙丹.但整个人却好似毫无所觉一般.

(不对.这么多的仙家妙药.即便是以我的体魄只怕都承受不了.这灵猴又为何能如炒豆般的将其往口中倾倒.)

沈言的疑问自然沒有人替他解答.而那灵猴吃了数葫芦的仙丹.再迷迷糊糊的伸手朝地上探了两下.却只摸到了几粒滚落下來的金丹.他随手往远处一抛.然后便倒头靠着丹炉昏睡了过去.

不过少顷功夫.沈言便听到了这灵猴无异于常人的呼噜声.不过他此刻的注意力却并不在此.而是在那满地的金丹之上.

这散落一地的金丹.粗略数去.怕也是不下数十颗.而每一颗丹药.都是出自那不知來头的太上老君之手.可想而知是何等样的天地奇珍.

(这灵猴倒是好运气……)

沈言见那灵猴沉沉睡去.不由得在心头暗叹一声.念及此处.他却是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词汇來.

(运气.气运……莫不然这灵猴还真的有些什么气运.)

沈言思索了片刻.反倒觉得更是如此.

(怪不得我说这灵猴当初一介凡人之躯.竟能度过那无尽汪~洋大海上了岸.只怕这也是离不开所谓的气运二字了.)

(至于最后遇到菩提祖师.然后又得了筋斗云与那七十二般地煞变化的手段.若要细细说來.却也能与他自身的气运扯上关系.)

沈言想到最后却也只是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灵猴的气运的确是很惊人.

(不过话有说回來了.我怎么感觉这灵猴从头到尾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是注定的一样.或者说跟我的情形差不多.)

(莫非他背后也有着所谓的未知大能在注视着.而拜菩提祖师学艺.又跑去东海龙宫拿到那如意金箍棒.又误打误撞跑來偷吃了老君的仙丹.好似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环环相扣的局.)

沈言沉思了少顷功夫.却是使劲的晃了晃脑袋.他虽然隐隐约约的有些看透了这前后发生的事情.但他毕竟不是徐帘……想要彻彻底底的凭借这么些许的东西将所有的一切理顺畅了.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算了.这灵猴如何我却是根本管他不得.不过我既然能拿到那龙宫海底的寒月冰魄.想必拿走这些仙丹.也并非异想天开之事.”

沈言心头暗自道.

“只盼这‘西游记’不要莫名其妙的自动展开剧情才是.待得我拿到几枚丹药.再迅速的离开这兜率宫方才为上.”

沈言喃喃自语罢.便将手伸了出去.朝散落一地的仙丹抓去.

而此时太上老君与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讲道.众仙童、仙将、仙官、仙吏.都侍立左右听讲.所以一时之间并未察觉到下方的动静.

至于是不察.还是故意不察.那便是未可知的了.

但便在沈言伸出手去.抓住了三枚仙丹的一瞬间.太上老君的面上突然掠过了一丝淡淡的异色.旋即讲道之声瞬间一顿.

“何方大能.入我三十三天兜率宫竟意图做出这等鸡鸣狗盗之事.”太上老君并未开口.不过这话音却是在沈言耳边如同阵阵惊雷便响起.却见他手中三枚金丹成龙象之影.日月星辰环绕四周.好似手中拿捏着三个宇宙一般.

“入我兜率宫.盗我老子丹.便叫你入得來.出不去.”太上老君似乎并未将沈言放在眼中.他反倒是在注意着那有可能隐藏在暗处之人.不过便在他这话音落罢.伸手朝虚空按下之时.沈言脑海中的惜诵残页.连连闪烁了一十三下.

而后整个“西游”世界的空间与时间中.便彻彻底底的沒有了沈言的踪影.与他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一本古旧的“西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