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七抉择

六百七十七 抉择

冥冥之中的两位大能自然是能觉察到自己所布下的局发生着怎样的变化,但当沈言走到那山壁近前,其上浮现出七个字迹之后,两者却同时愣住。

沒有人可以料到如此凑巧的事,两人的手段竟是如出一辙,同样是在这个空间,同样是在这一面山壁之上。

甚至于同样留下了自己最根本,最重要的东西。

无论是无始经,亦或是浮黎总纲,都不应当存于世。

但此地已不是人间,更不是任何修者可以触摸到的地方,甚至于从时间中,都难以察觉到此地的丝毫痕迹。

此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沈言……究竟会如何抉择。

是选无始经,亦或是浮黎总纲。

到了这种境地,浮黎两者其实倒也不怎么在意了,因为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一地步,那么显然已是定数。

不管沈言选择无始经也好,还是浮黎总纲也罢,已是他们二人所不能影响到的了。

甚至于无始也沒有动怒,觉得浮黎又暗暗摆了自己一道,因为两者都明白,出现这样的情况与其说是碰巧,倒不如说是既定之事。

因为这个地方,是两者曾经共同的悟道之地。

这一个曾经,便是万万年。

沈言此刻却也是处于一种犹豫之极的状态中,他直觉到这一面山壁之上,左右两边都隐藏着难以想象的际遇。

也正是因为这种际遇太过庞大,连他一时半会儿都无法去抉择。

“无始,……自它便无始么。”沈言望着那天地雕凿的三个字迹,忍不住暗自喃喃道。

这无始二字,已经不能单单用狂妄能形容了,这就好比天下无敌,唯我独尊的感觉一样,自此起便无始,那它便是一切之始,究竟是何等样的气魄方才能给一门法诀冠上这样的名字。

沈言迟疑了片刻,却是揣摩起浮黎两字的含义,不过半响之后他也沒有理出个头绪來。

这浮黎二字,似乎什么都可以代表,又似乎什么都代表不了。

七个字迹栩栩如生,但沈言却一直不能做出决定,而他愣在原地的时候,山壁之上也是沒有分毫的变化。

似乎必要等他做出一个抉择來,先前所看到的那些字迹与图案方才会再度出现。

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情况,毕竟这两门法诀得其中之一已是了不得的机遇,更遑论是二者兼得了。

沈言思來想去,终究还是缓缓的将目光落在了浮黎总纲四个字上,而后缓缓的迈动步伐往那一边山壁走去。

他的动作自是落入了那冥冥的两位大能“眼中”,于是乎无始一下便忍不住的微微起身,不过最终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动作。

至于盘膝而坐的黑衣男子,却是一脸的淡漠和平静,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又似乎是根本不在意沈言的抉择一般。

但仅仅小片刻钟后,黑衣男子面上的淡漠和平静便一下子转为了惊骇……

因为沈言在就要触摸到那半边山壁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脚步,而后整个人毫不犹豫的转过了身躯。

“道,可多而不可杂。”

“如此之道,我习不得,更学不会。”

“若是随意修炼,更会影响了我自己本身的根基,有断天刀魂,更有九转雷霆诀,再加上龙象金身,这天下之大,我何处不可去得。”

沈言转过身去每走出一步,眼中的神色便越发的坚定。

“际遇与风险并存,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得到玄妙如此的法诀,必然也要负担起相应的责任,更遑论……纵然我记下了这法诀,敞若参悟不透其中的奥妙,那才是真正的无可奈何。”

沈言很清楚,这种法诀虽然玄奥,但并不一定说得到就必然会学会。

因为这山壁仅仅是记载罢了,根本沒有所谓的传承一说,这样一來,即便是山壁上将这两门法诀的所有要点都记录了下來,谁又能肯定他沈言一定就能参悟通透。

单凭一段段文字和一张张图案,根本就只能是不得其门而入,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时时对苍生心怀敬畏,那便处处都是恒道。”

沈言终于是离开了那一面山壁数丈的范围,而他不知觉间,竟是走到了右侧那蜿蜒盘旋,直入天穹的小径之前。

“我要从此地出去,只怕得到那无始经和浮黎总纲两门法诀其一是一种办法。”

沈言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方才喃喃道。

“不过那两门法诀能不碰自然是不碰为好……现在看來,想要从这里出去,只怕除了打破这空间外,便唯有顺着这小径一探究竟了。”

倒不是说沈言觉得这小径有什么诡异之处,而是他已经找不到其他可去的地方了。

前面被那山壁挡住,身后则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和虚无,鬼都知道不可能往后面走,至于左侧是那滔天彻地的悬河瀑布,他总不可能直接一头跳进去吧。

所以思來想去之下,似乎也唯有顺着这小径往上走, 或许还能阴差阳错的找到离开此地的法子。

而当沈言站在这山壁之前的时候,盘膝而坐的黑衣男子和卧在虚空中的庞大身影早就已经目瞪口呆了。

任由两者想破了脑袋,也根本无法料到沈言居然会做出这样一个抉择,放弃了那两门单单看上去,就和绝世与无敌等字眼挂钩的法诀。

若说这还不能让浮黎与无始二人震惊的话,那沈言突兀的走到了这小径之前的举动,则是彻底的让两人心惊肉跳了起來。

不过两者这种心悸的模样,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便说不定了……亦或者两者都是真的,亦或者两者都是假的,更甚者一真一假也绝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浮黎……你敢说现在的情形绝对和你无关。”巨大的身影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是稍稍的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冷哼出声。

“我又怎能料到现在的情形。”浮黎苦笑一声,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他们二人知根知底,也唯有以局破局,能否看个通透,便是谁棋高一着的关键……所以两者相互之间的言语,到底几分是事实,几分又是猜测,自然也是未定之数了。

“毕竟……那小径之上是什么,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浮黎沉吟了片刻,在沈言一步踏上那小径之时,方才满怀敬畏的出声道。

话音落罢,卧在虚空中的巨大身影,也是微微一颤,终究是沒能再说出半个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