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八终归未亡

六百七十八 终归,未亡

山风.微凉.

冷月.如刀.

沈言终归是顺着那一条小径直上天穹.

他一共迈出了十二万九千六百步.走过了无数个日出.走过了无数个日落.

而这些天里的日出日落亘古不变.但从未见月.

当他顺着小径走到尽头.站上峰顶的这一刻.却看到了一轮弦月.

弦月如刀.月晕微寒.似能夺人心魄.

月下有人独立.似真似幻.

“你终究还是來了.”那个似真似幻的虚影似乎知晓沈言站到了峰顶.但从他口中传出的话语.却是令人有些难以捉摸.

不过无论再怎样难以捉摸的言辞.都无法遮掩住他话语中那苍凉到极致的意味.

“你是谁.”沈言一瞬间甚至有些恍惚.直到识海深处那隐匿起來的惜诵残页微微一颤.他方才恢复了清醒.而后望着那个并沒有多么高大的背影颤声问道.

“你终究还是來了.”那身影并未回答他的话.只是以一种同样的语调.同样的语速.甚至同样苍凉意味的重复了先前那一句话.

“你认识我.”沈言心头那种莫名的感觉越來越强烈.却始终无法捕捉到丝毫的痕迹.心头的悸动到底是因为什么.连他自己都根本无法揣摩.

“你终究还是來了.”这声音如同刻画在了时间和空间中一样.甚至于连那背影微微扬起的发梢.都是同样的弧度.

“我是谁.”沈言鬼使神差的往前走了一步.月光更寒.

周遭的气息轰然大变.似置身于冰天雪地一般.因为那个背影.似乎是在他迈出步伐的一瞬间转过了身來.

沈言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脸庞.却只觉得除了模糊还是模糊.仅仅只能看见些微的轮廓罢了.

甚至于在他反应过來之后.心头的惊骇意味更是难以自制.因为他根本不知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出那样一句话來……我是谁.

“你终究还是來了.”仍是这样古井无波的语调.

沈言心中沒由來的一阵烦躁.不过转瞬间他恍惚的听见了另一个字.

“古.”

“古.”沈言的眸子微微一凝.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都忍不住的微微一震.

“你的天……可开了.”那个声音的语气.终于略有了些变化.不过沈言怎么听.都感觉像是沈如烟和沈正天两人对自己说话的那种语气一样.

沈言原本以为此人口中所称呼的古是对方的朋友.甚至于哪怕是敌人也未尝不可.但如今听到这种语气.他一下子就断定那“古”绝非与此人平辈.

“天……”沈言微微一愣.喃喃了一句.瞬间他便愕然的抬起了自己的头來.“开天.”

“无始和浮黎虽有愧于你……毕竟尚未铸成大错.你又何必如此.”

不过在那月下的身影终究是沒有回答半个字.只是自顾自己的继续说道.

“无始.浮黎.”沈言周身一震.惊呼出声.“无始经.浮黎总纲.”

若说他从哪里听说过这两个名字.那么毫无疑问唯有那一尊耸入天穹的山壁之上.

“终归……我还未亡.”

那身影缓缓呢喃出这六个字后.蓦然抬起双眼.直接落在了沈言身上.

沈言似乎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却又似乎什么都沒有看见.他只记得那一道苍凉无比.亘古唯一的目光.

是那样的骇人心魄.是那样的无法言喻.

千分之一个刹那后.沈言方才回过神來.却发现周遭的一切早已经变得无比陌生.

那从九天而落的瀑布消失不见.身后的虚无黑暗消失不见……他居然出现在一处极为空旷的山林之中.周遭生机勃勃.以及天元本陆独有的灵气让他不由得心中松了一大口气.

虽然尚且不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但终究比那个诡异的空间让他感觉安心了许多.

“那个人……”沈言刚刚的轻松了一下.却又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那个背影的言语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最后那一道目光.甚至……

比道还像道.

沈言步入上境.自是能触摸到天地间无数种道的存在.但无论是什么.都比不上先前那一道目光中所透露出來的韵味.

“我擅入那里.还希望那个人不要怪罪于我才是.”

沈言虽然知晓他看见那个身影仅仅是一道残念.但却也明白那人的本体必定是真真正正的无上大能……放言天元.乃至于另外的世界.都足以称一声无上的存在.

“不过话说回來……古到底是谁.”沈言微微的摇了摇头.

“那个人的残念留在那里.应当是要给那个叫古的人传递一些什么讯息……最后那句话.似乎反倒更像是一种警告了.”

“……还未亡……么.”沈言再度呢喃道.

“罢了.这其间纵然隐藏着再多的玄奥.只怕我也是看不出任何端倪來……敞若徐帘在此便好了.”沈言眼中的迷惘之色只是持续了少顷.片刻之后便再度回转过來.

“既然已经从那个诡异的葬魂绝地出來.也离开了那看起來更加匪夷所思的神秘空间.我还是先回万剑宗去找到徐帘方才为是.”

沈言念及此处.却又忍不住的拱手朝着虚空微微一礼.

“虽不知尊下究竟是何人.但毕竟送我一程离开了那里.沈言无心闯入.更无意破坏尊下残念所留存下來的讯息.还请尊下莫要怪罪于我.”

沈言虽然感觉到了那个身影的恐怖.但却也不能说是怕了对方.他之所以说出这样一番话來.只是觉得于心有愧罢了.

因为一缕残念即便能存留那么久.但先前他步入了那峰顶.听到了那莫名其妙的一番话.只怕此刻那存留下來的残念已经烟消云散了.

敞若因此让那个“古”得不到这些讯息.只怕这因果归根结底还要牵连到他自己身上來.所以沈言说这一番话.却也是有意为之.

沈言话音落罢.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如何.先前那种压力似乎顿然而去.

不过无论怎样.他终究是觉得心头蓦然一松.于是乎便直接纵身一跃.凭借感觉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迅速离去.

ps:祝大家马年吉祥.万事如意.身体安康.

ps2:迟來的新年祝福.小仙知道诸位亲们是不会与俺计较的啦……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