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七十九小镜城

仙誓 六百七十九 小镜城

“不……不对啊……”沈言刚刚从山林间冲了出來.整个人便蓦然愣住.

“这里的天地灵气和周围的气息.不但混乱.而且满是血腥味.”沈言口中的血腥味倒不是指真的嗅到了血的味道.而是指一种感觉.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站在赫赫有名的古战场上.照样能感觉到浓郁的杀气和血腥之气.

但大宋朝除一些边境之地.几乎是天下太平.哪里会出现这么浓郁的血腥味.更遑论天地气息混乱.代表的便是这一方天地中的局势极为混乱.大宋国无论哪一个地方.都不可能出现这般混乱的气息.

“这样说的话.这里应该不是大宋朝境内了.”沈言微微沉吟了片刻后.有些不确定的道.

之所以不确定.便是因为大宋朝疆域太过广袤的缘故.也许有某些地方杀伐太重而他又不知晓.那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当务之急.便是返回万剑宗找到徐帘.”沈言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心中暗道.

“那西游记之事.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古’到底是谁.怕是唯有徐帘才能解答了.”

“但想要回到万剑宗.首先得弄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

沈言方向感本就不好.更遑论在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然唯有撞运气一般的继续往前行了.

他并沒有改变自己先前随意选择的方向.毕竟城池再如何分布不均匀.顺着一个方向不停的前行.总也是能找到出路的.

约莫三个时辰之后.沈言倏然顿住脚步.负手立于一座约莫五丈高的山头上.

他目光如同鹰隼.近百丈外的一座中小型城池映入眼帘.

“小镜城.”城门之上并未留匾.这字迹完全便是用刀剑刻进去的一般.而且还显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红色.

“好重的血气.”那暗红色的字迹.显然是被常年累积下來的血气所侵染.沈言虽然隔得极远倒也能感受到这其间的气息.

他喃喃的话音刚刚落罢.便见城门中先后冲出数名修者的身影.皆是面色冷峻.同时多多少少都带有伤势在身.

而且大部分的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迹.显然不是旧伤.

“这城池之内的修者.居然如此好战.”沈言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他离小镜城足有近百丈.自是无人能够看清.

就在他思索之间.那从城池内先后冲出的数名修者却是渐渐沒了踪影.

“罢了.此地到底何处.入城一问便知.”沈言晃了晃有些发涨的脑袋.旋即直接从山头之上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他毕竟艺高人胆大.也许寻常修者感受到这肃然的血气.怕是未入城内便先怯三分.

可以他上境修为.说一句自负的话.这看起來比上云城都逊色数分的小镜城.只怕连周天小圆满以上的修者都难以找出一二.

小镜城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守门.甚至于城门处设计的滑轮都有些黯然无光.显然这城门已经不知道多久沒有关闭过了.

沈言步入其中.便越发感觉到这城池的杂乱无章.

他识念散开在身周扫视了一圈.却是连一个神醒阶的修者都沒有发现.

大部分在其中一言不合便大肆开骂.甚至于动手动脚的修者.都不过是锻骨阶上下罢了.

沈言识念发散之下.却是很明显的发现一百个修者中.其中三分之二都是满怀戒备.剩下的三分之一也是一脸的冰冷神色.

至于不时打斗.互相争吵的情形便更为正常了.不过却是沒有再发生先前那样数名修者互相追逐着冲出城门的情况.

感觉到这一切后.沈言不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他觉得自己跑进这小镜城里是不是闲得慌.在这种环境之下.真的能问出什么东西來.

心头在思索着问題的沈言.突兀的听见两句喝骂声传來.

“草.你他~妈挡在这里是想吃屎么.还不赶紧给老子们让路.”

道路很宽敞.至少沈言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很显然.和他面对面的两名修者并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两名打扮略有些相似的修者.此刻完全便是一副鼻孔朝天.趾高气扬的姿态.

“眉毛拧这么紧.你是死爹了还是死妈了.还是你全家都死了.”

沈言甚至都沒有來的及作出任何反应.便听见身前两人再度谩骂道.而且听对方的声音.明显有些越來越高昂的架势.

周边的修者根本就是面色冰冷的來來去去.好似根本沒有察觉到这里的冲突一般.

沈言望着面前两人.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是舒展了开來.而后露出一丝细微的笑意.

那笑容.渗人的紧.

“你他~妈……”站在他面前的两名修者之一见沈言露出一丝他自以为是的轻蔑笑意.顿时忍不住的开口道.

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只说出了三个字.便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了.

因为一只并沒有多么粗壮的手臂缓缓地伸了出來.径直握住了他的脖子.

被捏住脖子的修者此刻已经是呼吸不到半点空气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面色迅速变得酱紫起來.神情中的傲慢终于缓缓转为了惊恐.

而另一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硬生生的将自己刚要出口的话收了回去.

他们先前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找沈言的茬.自然是因为沈言浑身上下沒有什么血气和杀意.而且一副身形孱弱模样的缘故了.

这二人本來他们只打算怒骂几句.然后踹给那个瘦弱的青年几脚便离开.若是能敲出一点好处自是更好.却沒想到仅仅只是两句话.甚至于第三句话还沒有出口.局面便瞬息间落到了这样的境地.

纵然这里是小镜城.这修者也从未遇见过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因为小镜城里的规矩.一般是以骂对骂.以战对战.

谁能料到沈言的手段竟如斯狠辣.而这样一言不合瞬息动手的原因.便唯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两人今儿个踢到铁板了.

约莫片刻钟的功夫.沈言方才缓缓松开手來.被他直接提起在半空中的修者瞬间翻了个白眼瘫软在地.却是昏迷了过去.

另一名修者瞬间被吓得面无人色.他却是不知沈言下沒下死手.所以才会如此心惊胆颤.

“这是哪里.”沈言眼中泛起一丝笑意.他忽然觉得莫名其妙跑來两个找茬的人也不错.至少这样一來.便能知晓这到底是何处了.

既然这小镜城战风极甚.那么他用这般手段威慑一番再询问自己想知道的东西.怕也是轻而易举便能得到答案了.

“小……小镜城.”那面无人色的修者愣了愣.旋即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同伴连忙说道.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惊恐的缘故.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起來.

“我知道这里是小镜城.我想知道这里是哪朝境内.”沈言心底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偏偏还是寒声问道.

“嗯.”半响却不见那修者回答.沈言目光微微一凛.却发现对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直到他有些不耐烦的冷哼出声后.后者才慌忙回答出声.

“这……这里是齐国境内啊.”

“齐国.”沈言心头一滞.大宋朝.大汉朝.大元朝等等他都知道.但似乎记忆中并沒有一个叫做齐的朝代……不过转瞬之间.他的神色便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起來.

“莫不然此地便是..”

“南秦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