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南秦乱

章 节六百八十 南秦乱

南秦九国的局势绝对是极为混乱的.

这一点无论是道听途说.亦或是相关的书籍记载.都只会得到一样的答案.

沈言自然也是明白在九国混战的大势.敞若算上不时新建.又迅速被剿灭的势力.便足有数十个国度的情形下.这小镜城会是这样的局面.倒也不足为奇.

不过他却是对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南秦九国这件事感觉到非常惊讶.毕竟他先前离此的距离足以如天地之隔.

当然.或许某些非定位的传送阵法能做到这样的地步也不足为奇.

但在西游记.以及接二连三发生的这些事情影响下.连带着沈言自己都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了起來.

他甚至隐约觉得自己出现在南秦九国.会不会也是徐帘口中那些未知存在布下的局.

这些东西沈言自己根本推测不出來.但将某些事情联系起來.其实不难得到这样的结果.

南秦九国……沈言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便离开了小镜城.此刻正走在一条平整的道路之上微微捏着下巴道.

虽然离大宋朝距离很远.不过好歹已经是知道了自己身在何处……

南秦九国某些重城之内.应当也有传送阵法.哪怕不能让我直接便出现在大宋朝境内.仅仅是出现在南秦边界.那也足够了.

沈言此刻所走的道路应当是经常有行人來往的一条道路.毕竟从路况都看的分明.何况还有來往修者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在缓慢前行.

本來沈言还打算要不要回小镜城询问一下其他城池的大致方位.免得自己摸瞎乱撞.

不过当他顺着这条路走出数十丈后.却直接打消了自己先前的念头.

倒不是说他已经能在目力所及处看到城池.而是识念可以顺着周围的血气和杀意汇聚程度來判断.

越是修者不怎么聚集的地方.这血腥气息便显得极淡.

而身后的小镜城那种血腥味道就比较浓郁.不过沈言扩散识念.却是勉强能觉察到更远处那更为浓郁的血腥煞气.

毫无疑问.那个方向即便不是齐国重城.也必定聚集着许多的修炼之人.

不管是不是重城.只要有修者.沈言就有无数个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返回小镜城.倒显得有些无关紧要了.

元山城.

沈言到达这个城池的时候发现城门口竟然有着一大堆守门的修者.满面的肃然之意.反倒是在城外根本看不见修者來往.

总而言之.此地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沈言微微皱了皱眉头后.却是径直朝城门处走去.直接无视了那些看守城门的修者投过來的森冷目光.

毕竟他这会儿可沒有心思再往另一个城池跑.看着元山城规模倒也恢弘.便知道其中拥有传送阵的概率极大.

而这传送阵总归不可能传送到一个极小的城池之内吧.所以去往南秦九国边界.从理论上來说.还是蛮简单的一件事.

最主要的问題便是这齐国之人通融与否了.

元山城今日封城.许进不许出.

待得沈言走到城门数丈外时.其中一名看守城门的修者抬眼一看.而后沉声道.

(封城.)

沈言眉头微微一皱.不过他也明白.单纯的去询问这些看守城门的修者.显然是无法得到什么可靠的答案.于是乎顿了顿步伐后.还是直接走进了元山城内.

从数丈之长.被把守的严严实实的城门甬道中走出來后.沈言心头便是直接一颤.

因为他目力所及之处.城池之内的居民.家家户户的房门都是关的死死的.连一丝缝隙都看不见.

但让他心头一颤的原因却不是如此.

整条街道上.不时可见双目还圆睁着的头颅.以及直接被斩断的手足之内.遍地的鲜血.甚至都未曾來得及彻底干涸.

你.

耳畔传來的厉喝声并未引起沈言过多的注意.毕竟他此刻还在思索造成现在这种骇人场面的原因会是什么.

你..

不过还不待沈言整理出个头绪來.便听得先前那声音的主人走到了自己身边继续道.

沈言莫名其妙的转过身去.看着面前这个穿着一身青铜甲胄.满面杀气的男子.有些疑惑的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就是你.青铜甲胄男子冷哼一声道.我齐国与燕国这近月來连番作战.牵扯十数个城池重地.此番缺月谷战事胶着.凡周边城池修者尽皆要赶赴战场.你既进入了元山城内.想必应当知道这个规矩.

沒听谁说起过这事儿啊.沈言纳闷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还不待他开口.那青铜甲胄男子似乎是看到了他眼中的莫名之色.却是不由得森然一笑.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但这些临战欲退之人的下场便是如斯.若你想要如他们一般.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那也便由得你去.

原來如此.

沈言听闻他的言语.心头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感觉城池之内那许多头颅睁开的双目中显露出的神色复杂之极.原來竟是因为这种情况.

只怕那些修者根本不知晓不参加战场会被齐军斩杀吧.否则只要不是脑袋有问題.只怕都会选择上战场.毕竟战场虽然危险.也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沈言也无法肯定这些被斩杀的修者.是不是便是元山城中的刺头.齐军斩杀这些人.也许是为了杀鸡儆猴以镇军心也未尝不无可能.

(斩杀这些修者也许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不过这么做难免还是太过了一些.)

沈言虽然不懂行军作战.但也明白一味的镇压肯定是不现实的.压迫到了一定的界限.只怕整个齐军都会大乱.

不过……他却是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若是这齐军之人损失太过惨重.会使出这种下下之策倒也正常.)

沈言神色微微一动.心中暗自筹道.

齐军损失惨重.不得不以如此之狠辣的手段逼迫战场周遭的城池修者参战.虽然手段太过狠辣.但为了不让缺月谷全线奔溃.却也唯有出此下策了.

身为齐国修士.自不能坐视燕国之人肆意侵犯.这缺月谷我自然要去.

沈言心中闪过数个念头.最终还是决定去那缺月谷走一遭再说.毕竟要借用齐国城池的传送阵.若是能在战场上取得一些功绩.只怕回大宋朝之事不要变得太轻松才好.

他这般痛快的答应.倒是让他青铜甲胄男子微微一滞.不过转瞬间也是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好好好.这才是我齐国的好男儿.你随我來.待这虎字军凑足百人.便一同朝缺月谷进发.

ps:话说沒人理小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