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一缺月谷

六百八十一 缺月谷

啪啪啪..

在一阵莫名的波动过后.缺月谷某个入口处突然接二连三的传出这样的响声.

沈言看着周围那些同自己一组赶赴缺月谷的修者一个跟着一个倒地.面上却是沒有丝毫惊异的表情.

这一切压根就是他弄出來的.

沈言可沒有功夫跟随这么一大堆人慢悠悠的去做什么探察.然后制定作战计划……那样一來.还不知道会耽误多少的功夫.

他所要做的仅仅是借用齐国的传送阵罢了.

不过现在是处于两国交战的特殊时期.显然齐国内的传送阵也不可能随便让他使用.

那么显而易见就只有用武力压服这一条路可走.

但沈言可不敢肯定自己在南秦九国真的闹出什么大动静的话.会不会引來齐国的重视.

在这种紧张的局势之下.被齐国盯上.说不定就要面对大批大批的修者跑來找他的麻烦.

虽然一般上境强者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但比大宋朝混乱了无数倍的南秦九国.天知道隐藏在暗处的上境有多少.

來一个沈言可以轻松反杀掉对方.來两个便需要动用龙象爆体诀的力量……敞若同时有数个上境修者配合围攻他.避免受到重伤.他怕也唯有落荒而逃了.

那样一來.使用齐国的传送阵.也就自然变成了一个笑话.

沈言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便是以一己之力直接逆转了缺月谷的困境.

这样一來齐国就算不奉他为上宾.但仅仅是使用传送阵这样的事情.想必也沒有哪个白痴会冒着得罪他的风险说不.

他可不打算让这些倒在地上的修者跟在他屁股后面混饭吃.一个是太过麻烦.另一个则是沈言想独自建功.这样才能让齐国高层正确衡量他的实力.

只要实力足够让对方感觉到威胁.那么就算齐国有所怀疑他是否燕国派來使出一招苦肉计的修者.但也决计不敢无端端拒绝他使用传送阵这样合理的请求.

至于这些修者.他只是用识念的波动将他们震晕过去罢了.毕竟沈言还沒有那么不择手段.想要全部杀掉这些跟他无冤无仇的人.

识念散开.沈言瞬间便感觉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战气冲天而起.

那是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一丝丝一缕缕虽然并沒有多么显眼.但数万股纠缠在一起时所爆发出來的气势.便极为恐怖了.

在识念的探察下.沈言似乎感觉远处那两股庞大的战气正在上方不断的对撞拼杀着.

“看來应当是仍在交战之中.”沈言就算再怎么不明就里.也能从两方战气的碰撞中察觉到这种变化必然代表着齐国与那燕国正处于紧张的交战之中.

单从气息的变化.就能体现出很多的东西.

这就好比一个生病了的人.他的面色就会变得比正常人要难看一些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沈言拥有上境识念.对这种无形无质的东西.可以感受的更为清晰分明一些罢了.

“燕国……齐国.”沈言仔细的咀嚼了一下这两个词语.突然间却是微微一愣.

“齐国.鲁国.韩国.赵国.魏国.楚国.周国.后梁国……还有一个最强大的秦国.”

“这便是我所知的南秦九国.不过好像从未听说过一个燕国在内.”

沈言仔仔细细的梳理了一遍自己的记忆.确认自己绝对沒有遗忘掉或者说记错以后.方才有些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头.

“虽然说南秦九国局势极其乱.但毕竟这九个国家乃是最强盛.也是整个南秦的代表性国家.按道理说应当不会有谁轻易被推翻的可能性.”

沈言这种想法倒并非是空穴來风.小型的国度几乎不时都会在南秦九国成立.然后有迅速的被吞并剿灭.

从许多小型势力中脱颖而出的国家就会发展成中型国家.然后就是大型国家.等这些国家发展到对南秦九国有了威胁的时候.这九个最强大的国家就会直接统一战线一巴掌将那些顶尖的大型国家拍的七零八落.如此便是一个循环.

在这种规则之下.试问除了某个国家突然出现了万年一见的绝世奇才.然后拥有力压那些顶尖国家的实力.至少也得是分庭抗礼的实力以外.还有什么可能造就出九国之一被取缔这样的奇迹來.

更遑论.九国虽然彼此也沒有多么和睦.但毕竟都知晓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所以面对威胁的时候.九国君主都还是深明大义之极的统一战线的.

谁也不会狂妄到说自己的国家在南秦就无敌了.毕竟无数的中大型国家集合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如果不合力的话.就算能镇压下去.只怕也会伤筋动骨.这样一來.岂不是给大宋大汉这种强权之朝扬起屠刀的机会么.

沈言心中暗自筹思了一下.还是先决定赶赴战场看了究竟在说.

毕竟燕国异军突起.说不定便真的请到了什么恐怖的强者……如果是某个隐世的三境聚灵强者.沈言可沒有第二道两仪阴阳气來催动两仪雷霆.

心中念头落罢.沈言直接顺着识念传递回來的讯息.朝着那战气最浓郁的地段前行而去.

他的身形在山林之中.竟犹如鬼魅.敞若让寻常的修者看到.也只会认为自己一瞬间突然花眼了而已.

缺月谷.呈缺了一角的月亮形状.也因此而得名.

谷口处较小.但入口却分成了极多个……而越是往内.地形便会越发的宽广起來.而出口便只有三个.分别被三座山脉分割开來.中间的一个出口最大.旁边的两个稍小.

这三个出口的宽度直接就足以让军队鱼贯而入.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缺月谷对于齐国來说的出口.对于燕国來说却是入口.

不过齐国凭借着缺月谷的地形.硬是在三个入口处分别拦截住了燕国的军~队.

这缺月谷的地形沈言一见.纵是再如何不通兵法.但也明白这绝对是极其重要的地段了.

而齐国根本就不能退让.虽然说退出缺月谷的话.燕国的军~队就会从那无数的小缺口出现.力量就会被分散开來.

可齐国自己也得分散力量去拦截.而且一旦打开了缺口.后面便直接是一马平川.燕国连下数国.气势本就达到了一个顶点.可想而知一旦让燕国军~队从缺月谷走了出來.齐国所面临的局势会是多么的严峻.

而且到时候就算燕国侥幸不敌.也可以便战便退.入了缺月谷直接堵住那些小的入口.你齐国军~队是进还是不进.

缺月谷一夺.燕国便是可战可退.完全可以仰仗缺月谷地势反将齐国一军.

齐国君主就算再怎么白痴.也明白这样一个重要的道理……所以才会下达那样严厉的命令.让无数齐国修士赶赴战场固守缺月谷了.

沈言心中大抵知晓了缺月谷的重要性后.却也是不忙着下手去针对燕国了.

虽然他不怕麻烦.但燕国如果真的是因为某些强大的修者才发展到和九国之一的齐国一拼的话.那他只怕还得要另做计较才是.

PS:感谢不离不弃的那些个兄弟们.欢迎月空归來.同时谢谢你的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