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四严罗老祖

六百八十四 严罗老祖

“沈兄.这位便是严罗老祖.第三境聚灵巅峰的存在.”

“我燕国之所以能和其他八国达成协议.纯粹是仰仗严罗老祖的震慑.否则我也不敢轻而易举的做出进犯齐国的决策.”

燕云动身着一袭华贵的明黄色长袍.浑身的气息变得比初见时更为凝练.而且整个人也透露出一种特有的威严.

沈言心中不由得暗自点头.看來燕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走到今日这一步.也并非偶然.

他打量了一下坐在主位旁边一张椅子上的严罗老祖.只见对方双目微合.对他的到來却是视若无睹.

沈言当然不相信对方是沒有看见自己.只不过人家是自持身份.不愿给他这个面子罢了.

不过沈言倒也不在乎对方的这种态度.毕竟单纯以聚灵境巅峰的实力來讲.无论是放在大宋还是南秦九国.都是金字塔最顶尖的那一群存在.

毕竟像是五祖那样境界的存在.也是寥寥无几的.

既然这严罗不愿意理会自己.沈言自然也不会下贱到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何况……三境聚灵而已……单纯论境界來说.或许赵清虚跟其差不多.但沈言有理由相信.赵清虚绝对可以轻松的完爆了这严罗老祖.

大宋朝皇室的传承.绝对不容小觑.

再者见识过大长老那样第六境丹境的存在.一个聚灵境巅峰.也实在很难让沈言感到惊讶.

不过这严罗老祖的出现.反倒是证明了他先前的猜测.燕云动的燕国之所以能和其他八国打成了某种协议.重中之重的关系便在于这严罗老祖了.

也许其他八国也有各自的隐藏力量.但既然燕国敢对齐国动手.那显然齐国的力量比现在的燕国要弱.

而燕国即使覆灭了齐国.也必定会元气大伤.虽然因为有严罗老祖的震慑其他八国也不会随意开战.可毕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因此燕国现在的依仗就是严罗老祖.显而易见的.燕云动自然不会轻易去开罪.或者说是让其感觉到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否则虽然有利益牵绊.但对方一个聚灵境的强者想要反悔.也就是简简单单看个心情二字罢了.

“国师.这位便是云动的好友.沈言.”

不过燕云动自然不可能因为严罗老祖的态度就不去介绍.他先是让沈言坐在厅内客座的主位上.然后方才站在严罗老祖身前轻声道.

严罗老祖终于是睁开了自己微微合拢的双目.轻描淡写的看了沈言一眼.

“嗯~”

随后严罗老祖便从鼻尖微微渗出一丝轻轻的嗯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沈言也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一个是因为燕云动夹在两人中间的缘故.另一个就是他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得罪一个聚灵境的存在.

“国师.我们先前说到刺猬关之战.到时候只怕还需要您亲自出手才是.”

见两人之间的气氛虽然有些古怪.但好歹也是走了个过场后.燕云动便坐了下來.而后一脸慎重的说道.

“刺猬关三面环山.易守难攻.若能夺下此城.你燕国便大势在握.”严罗老祖点了点头.声音有些低沉而浑厚.不像是老者.倒像是一名气息雄浑的中年壮汉.

“待得一切准备妥当.老夫便亲自动身前往刺猬关.行那搬山之事.”

搬山.

一个恐怖而又让人感觉到啼笑皆非的词语.不过对于聚灵境的存在來说.那可真的便是说搬就搬了.

管你什么易守难攻之地.直接将那三面环山之地中的一面全部挪开.到时候反倒可以**.待得下了刺猬关.再将山川搬回原地.便又成了刺猬关的最好屏障.

不过欲要行那搬山之事.对于上境强者都算得上是困难无比了.刺猬关既然是三面环山易守难攻之地.显然那山脉不仅庞大而且还很高.

高且绵延不断代表的是什么.那就是几乎让人望而生畏的重量与质量.

所以这严罗老祖.倒也是个重诺之人.否则他只需要轻描淡写的跑去将齐国在刺猬关的守将给斩了.然后让燕云动自己去打.其实从道理上來说.也是讲的通的.

不过他偏偏选择了最困难.但也最利于燕云动的做法.搬山.

搬掉那绵延山脉.燕国便可**.如果说先前的缺月谷占据下來是一个重地的话.那么这刺猬关.便是重中之重.

“如此一來.便仰仗国师之力了……”

燕云动面色一惊.许久不见他实力虽然成长了不少.不过也还在周天之内徘徊.对于严罗老祖口中的话.简直是骇然无比.

刺猬关他自然见过.那高昂挺拔的山脉对于寻常人來说.简直就是攀爬都显得困难.所以连燕云动都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可以攀越过那山脉对刺猬关发动进攻.

你说这些士兵能不能上去.那自然是可以的.但花费的代价.绝对是平原作战的无数倍.甚至于补给.以及天气变化可能引起的泥石洪灾.纵然燕云动也是极为自信之人.可也不敢去赌那种几率.

且不说翻越过那山脉能活下來几成的士兵.但只是疲惫就足以让三军失去作战能力了.

再者攀爬山脉铁定不是一日两日就能成功的事情.若这消息走漏.被刺猬关守将知晓.直接就在另一端布下天罗地网.将燕国军~队一网打尽.简直是不要太过容易.

燕云动一边恭维了严罗老祖几句.旋即便商谈起另外的事情來.

沈言见其对自己毫不避讳.心底也不由得微暖了几分.能在南秦九国这种地方遇见一个故人.连带着他多日來迷茫无措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燕云动接下里的话他并沒有过多的关注.毕竟行军作战这种事情离他的确是有些遥远.

而此时燕国皇宫的芷微宫内.正发生着一系列荒唐无比的事情.

“玉妃娘娘.你说你是不是个贱**.”

一个青年模样的男子正将一位身穿淡蓝色绫罗锦袍.上边绣着银线金丝青鸾的女人压在梳妆台前.让其雪白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整个人的身躯也在不断的摇晃着.

他一边摇晃身躯.一边用一只手扯着身下高贵无比.略施粉黛却媚态惊人的玉妃娘娘长发.因为疼痛.这玉妃娘娘的神色都有些扭曲.不过整个人还是绣口微张.津液顺着嘴角缓缓淌下.一副诱人无比的模样.

“是……奴家就是贱人.贱到恨不得跪下來舔你的鞋底……”

玉妃娘娘的声音有些发颤.腻人的好像是在呻~吟一般.

他身后的青年一听到这高贵无比的妃子口中低贱的话语.整个人的呼吸居然在一瞬间粗重了起來.身体也是剧烈的颤抖了片刻.然后整个人便扑在了身下女人的后背上.不断的用舌尖舔弄着对方的粉嫩的耳垂.雪白的脖颈等地.

“今晚上就让你和华妃舔我的鞋底……”青年的声音有些嘶哑.半响之后方才抬起头來.整个人面色苍白.眼帘深陷.显然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不知道你们的皇帝哥哥知晓了你们这幅**~贱的模样.会是个什么表情啊……”

青年站起身來.啪的一巴掌扇在了玉妃的翘臀之上.直接便留下了一个血红的手掌印.

那玉妃娘娘直接嘤咛一声.半褪的锦袍上水润的痕迹更甚.然后整个人竟是瞬间瘫软了下來.再也提不起半点力气.

“……老祖让我去天明殿一趟.想必是那狗皇帝要见我.且让我去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了他这么多女人.总得为他做点事才好……”青年穿好衣衫.然后猛然一脚踹在了玉妃娘娘的腰间.直接便将其踹倒在了地上.

“滚去洗干净了等着给老子舔……不止是鞋底哦……哈哈哈……”一边放肆的大笑了几声.青年一边转过身去离开了这满是**~靡气息的华贵房间.

那玉妃衣衫半解.身上沾染着许多白浊的**.被一脚踹倒在地上后.整个人竟是再度抽搐了几下.连眼睛都彻底翻白了起來.

ps1:对不起jackaaas.霖雅.月空.以及很多朋友.小仙最近很烦很烦.4号想写來着.结果写了几个字就沒心思了.5号6号又是这样.所以拖到了今天.

ps2:完本是一定会完本的.不过小仙对仙誓早就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之所以想写完它.不过是曾经的一个承诺罢了.

ps3:我前段时间说估计还有20w-30w字.但现在连小仙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字.也许这几十万字根本就写不完我所要讲的一切.说不定到时候会悬念完本.等以后有机会开一本续集.

再度感谢.jackaaas.霖雅.月空的支持.无论仙誓结束与否.我们都是朋友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