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五徐妖孽为什么不在

六百八十五徐妖孽为什么不在

“此役却是劳烦皇上你多多费心照料老朽的徒孙了……”

在谈论和商议了刺猬关一战的诸多事宜后,严罗老祖的神色微微变了变,那种渗人的冰冷中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柔意。

他少年无名,中年灾多劫盛,晚年更是孤独无所依,虽然一个三境聚灵的强者并不需要依靠他人,但这种孤独的感觉,任谁都不愿意拥有。

所以当自己的后辈,虽然已经不知道和自己隔了几代的孙子寻來,再验过骨血后,严罗老祖瞬间便将他看成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之所以出山辅佐燕云动,也正是因为想要让自己的孙子过上好日子罢了。

替燕云动震慑齐国,必要战役时出手的约定中有一条,便是在燕国取齐国而代之后,燕云动便要封他的孙儿为王,而且还要拥有自己的领地。

可见严罗老祖对这个与自己隔了好几代的孙子,也是极为关心和爱护的。

“不用国师开口,云动也理应照顾好天儿。”其实燕云动对那个早先看上去气度还算不错,但最后却一心扑倒女人堆里的严天绝对沒什么好感,但无论如何对方终归是严罗老祖的孙子,只这一个身份,他再如何不满也只得压在心底。

沈言心头听得疑惑,他隐隐有种莫名的预感,但又说不上來那到底是什么。

(该死……徐帘这厮要是在身边就好了,)

徐妖孽这会儿要是在身边,沈言就敢肯定,就算是在最危险的地方他都敢闭上眼睛睡大觉,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亦步亦趋。

不过那严天……沈言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还不待他思索,便听见一个略有些漂浮的声音响起。

“天儿见过老祖,见过皇上。”

那名为严天的青年衣着绝对堪称华丽,无论是金丝玉线绣出的鲤鱼跃龙门锦袍,亦或是脚上穿着的寒丝踏云履,腰间带着的凝心玉佩,都足以让任何一个颇有财富的商人瞬间变成穷光蛋。

而他的修为居然也步入刚柔并济之境,但气息却极其散乱,显然是那严罗老祖用了什么方法硬生生的将其提升到了这个境界。

至于神醒……能堕入温柔乡乐不思蜀的家伙,显然沒有那么强大的心境依靠自己的力量觉醒神魂。

沈言在看到这青年的一瞬间,面上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古怪起來,倒不是因为对方的修为和穿着,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种感觉在对方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然后沈言忍不住朝他目光望去的时候变得更为明显了起來。

身为上境强者,哪怕只是第二境通脉,但沈言的识念也是极为敏感的,更遑论这一次他还是直勾勾的和对方目光相撞在了一起。

“……这位是。”那严天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急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询问道。

(绝对沒有看错……刚才他瞳孔猛然收缩的感觉,像是碰见了什么惊讶的事情一般,)

沈言有些心惊肉跳。

(该死的徐帘……)

是什么,沈言整个人的目光愈发的平静了起來,但他的心头却思绪凌乱之极。

(这种熟悉感绝对不会有错,那么他是谁,还是说……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本來面目,)

沈言心中的念头闪烁了片刻,忽然之间灵光一动。

(对了……上境识念用于双目,便能触及眼识奥妙,虽然我还达不到看穿一切的地步,但想要识破此人的伪装应当不难,)

沈言的识念这一次沒有直接探出体外,而是迅速的汇聚到了双目之中,天地间的一切迅速变得清明澈然起來,甚至于都能隐隐约约看见飞舞闪烁的灵气光点。

虽然动用识念,只要不去探察比自己修为高的人,一般不会被人发现……可沈言的识念虽然沒有渗出体外,但他双目的变化却瞒不过严罗老祖。

不过严罗老祖也只是目光微微闪烁了片刻,却是一言不发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儿,旋即嘴角扯出一个阴厉的笑容。

(该死,)

沈言几乎直接便要跳起來大骂出声,因为他果然通过识念凝于双眼的方法看到这严天的周身萦绕着一种淡淡的上境气息,和严罗老祖一模一样,而且这气息如同薄雾一般遮挡着他的视线。

不过虽然严罗老祖是三境聚灵,而沈言只是二境通脉,但终归皆是上境,因此只是一道遮掩严天真实身份的气息,按理说是完全可以看破的。

但就在沈言看破那气息萦绕的淡淡薄雾的瞬间,便发觉自己的眼中直接出现了一道刺目的金光,朝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这光芒唯有上境识念才能看见,所以任何人都沒有异样……但沈言却是感觉自己的目光直接被刺痛了一下,所幸他筋骨皮肉,乃至五脏六腑和双目都因为龙象金身的缘故变得极其恐怖,所以这刺目的金光也只是让他的双目微微刺痛而已,并未伤及根本。

沈言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绝对被严罗老祖给发现了,对方佯装一副不理会自己的模样,但暗地里却直接來了个识念对撞。

不过两人都沒有动用真本事,但从表面上看却是沈言略逊一筹……不过一个通脉境的修者在和聚灵境修者识念的碰撞之下沒有受到什么损伤,也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严罗老祖的心头也是微微疑惑了片刻,不过转瞬间目光深处却是闪过一抹凛然寒意。

整整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差距,但从识念的浑厚程度上來看竟不逊色于他,也触摸到了眼识的边缘,这种心境绝对堪称恐怖。

他少年中年老年吃了多少苦,磨练了多久方才能拥有这种心境,将识念凝练到这种程度。

但沈言的生命气息绝对超不过五十岁,这哪里是单纯一个天才能概括的。

修为易得,心境难升,这绝对不仅仅是一句玩笑话而已。

(现在的局势对我不利啊,)

沈言的双目假装因为刺痛而闭上,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之后,竟是瞬间用真气在自己的面庞上乱窜了起來,啥时间他整个人的面色就惨白到了极点。

“噗,。”

装作一副强撑的模样,沈言摇摇欲坠的吐了一口血,然后轰然瘫倒在了地上。

严罗老祖的心头一滞,旋即冷笑起來,他觉得沈言先前应当是在硬撑,否则一个修炼不足五十年的人轻而易举的就拥有了和他一样程度的识念,无论从什么方面去看,似乎都有些情理不通。

不过严罗老祖也不是大意之人,他在燕云动看到沈言吐血晕倒跑过去的一瞬间也站起身來,正要靠近沈言探个究竟,却见严天朝自己挥了挥手。

严罗老祖心头一动,然后带着严天走到了将沈言搀起來的燕云动身旁。

“皇上,天儿近日修炼遇到了瓶颈,老朽便先去指点他一番。”

“国师自己随意,云动安顿好沈兄之后,再找国师商榷刺猬关之事。”燕云动闻言急忙出声道,他心系沈言也來不及奇怪严罗老祖的做法,在严罗老祖拉着一脸冷意的严天离开之后,便赶忙让人将沈言抬到了自己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