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六竟然是他

六百八十六 竟然是他

“沈兄你”

并不能怪燕云动一回到寝宫便一副惊讶的模样实在是因为先前还吐血昏迷过去的沈言竟然直接清醒了过來目光灼灼精神抖擞哪里有半点昏迷的模样

“切勿声张”沈言将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而后皱眉道“我感觉……那严罗老祖的孙儿好像有些奇怪……”

“奇怪”燕云动不由得拉过一张方凳坐下然后疑惑道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一样”沈言沉吟了一下方才如此道

“沈兄行走四方见多识广难免遇见一两个气质相似之人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燕云动哑然失笑

“至于那严天虽然我也并不喜他那种骄奢极欲的性子但他确为严罗老祖的后辈当时严罗老祖测验骨血的时候我也正好在侧”

“而依沈兄所言你若是见过严天的话那岂非表明你在此前已來过南秦九国”

沈言闻听此言顿时摇了摇头

“我从未來过南秦”

“这不就结了之所以感觉到熟悉肯定是因为沈兄你在大宋朝见过与这严天气质极其相似的修者是而不必耿耿于怀”

燕云动笑道

沈言摇了摇头却也不再言语却是在心头暗自沉思了起來

燕云动见状却是不禁莞尔不过也只是站起身來朝沈言拱了拱手

“沈兄你便在此歇息我暂且离开一下”

沈言好似沒有听到他的言语一般面上的表情极其纠结

(那个人……那个人是谁以我通脉境的修为根本不存在认错人的可能性)

(那种很熟悉的感觉绝不会有错但我认识的人中根本沒有这严天的印象所以那严罗老祖掩去严天的相貌也是必然之事)

沈言一边沉思一边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额头

(如果是徐帘的话……想必应该能推测出來那个人的真实身份吧)

沈言对此根本不需用去怀疑这样程度的信息依徐帘的谋略绝对可以推测出來那严天的真实身份

当然前提是他们此前的的确确见过那严天

(如果我是徐帘的话……)

沈言整个人的目光竟然在泛起这个念头的时候连带着目光都变得有些凛冽起來

(如果我是徐帘的话……)

(严……天严姓严之人)

“我知道了”沈言直接便是惊呼出声來刚走到门前的燕云动也不由得走了回來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他

“燕兄敞若我沒有猜错的话”沈言的言语变得有些凝重起來

“这严天……便是当初在万剑宗掳走我的人”

“严影的儿子严青”

燕云动的神色微微一滞旋即也是浑身一颤

“当时严影与严青是为了我身上一物抓走我本想來这南秦九国投靠所谓的老祖宗但沒想到在路途中遇见了燕兄和你率领的惊字军”

“最后严影身陨却是被严青逃遁走了当时局势混乱你我都未曾注意想必那严青应该是躲藏了起來”

沈言的言语充满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而随着他的述说燕云动的神色也变得愈发难看了起來

“我告诉你带着惊字军來南秦发展那时候严青应该是听到了你我的谈话……”

“而他一个人想要來到南秦九国境内简直是难如登天我料那严青定是跟在你们的身后前后步入了这南秦之地”

“在严青找到了自家的老祖宗后便将一切全盘托出……然后严罗老祖便前來相助”

沈言的气息有些凉的让人渗然

“敞若沈兄所言属实那严罗老祖何必多此一举前來助我”燕云动对此事却是极为不解

“他们不是为你而是为了我”

沈言话音落罢燕云动不由得惊诧出声

“沈兄此言何意”

“严罗老祖必定是为了我身上一物但他已不可能轻而易举找寻到我的踪迹……更遑论我若是躲在万剑宗内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涉足半步”

沈言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來

“所以便相助你成立燕国行那守株待兔之事他不知晓我身在何处但必定猜测的到你我关系非同一般有朝一日敞若知晓燕国国主是你便有极大的可能性前來寻你叙旧”

“到时他在燕国之内身居国师之位许久势力也必定根深蒂固我到了南秦九国便是插翅难飞然后他们便可顺势取走我身上的东西”

燕云动被这连番的话语惊得一下子站起身來整个人也不由得泛起一丝杀意

“他便如此肯定你会前來寻我敞若你二三十年都不來难道他们便一直等下去”

“他等上个三年五载我若有其他事情牵绊或许不会前來但如果严罗老祖将你抓起來然后故意派人在大宋朝境内上云城境内散播燕国国主燕云动被擒的消息……”

“你觉得我会不会來”沈言话音落罢也不待燕云动回答便再度冷笑道

“更遑论我身上的东西……虽然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大的用处但若是登上二三十年便能拿到手想必那严罗老祖也会心甘情愿的等上这么久”

燕云动并沒有询问沈言他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是面上神色踌躇不定了起來

“沈兄……这……这可如何是好”

燕云动也许不会完全相信沈言的话但他们合力害死了严影终归是事实这严罗老祖如此护短两者之间的关系早已势同水火

现在能维持住这种合作的关系只不过是双方各取所需罢了更重要的是沈言还沒有出现

但今天沈言出现等那严青将此事托出为了沈言身上的那样东西……严罗老祖不动手便罢一动手必定势如雷霆

这也正是燕云动担忧的缘故

更重要的是一旦严罗老祖离去他辛辛苦苦建立的燕国就如同一盘散沙般不需要什么龙卷狂风一阵细微的轻风就能将其吹得七零八落

“不必担心”沈言也是从床榻上站起身來

“想夺我沈言之物也要看看他严罗老祖到底有沒有这个本事”

“若真的拼起命來我也未必会怕了这个老匹夫”

沈言话音落罢却见燕云动早已是满面骇然他早先以为沈言应该也在周天境内徘徊但此番能说出这样的话來……

除了同为上境外再沒有其他的解释

ps:好久远的坑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