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八严罗老祖的想法

仙誓 六百八十八 严罗老祖的想法

刺猬关.并非因为连绵不断的山川形似刺猬而得名.而是这个关隘.就如同浑身是刺的刺猬一般.感觉让人无从下手一般.

刺猬关周遭的山脉.便是其身上的尖刺.一旦齐国兵马蜷缩起來.任谁去触碰都得被扎的满手鲜血.

不过若是严罗老祖出手.那所谓的刺猬关.也自然称不上浑身是刺了.

有刺.我就给你拔掉.

但沈言与燕云动二人都知晓一件事.指望严罗老祖拔掉着阻挡燕国兵马的尖刺.那定然是不可能了.

众人奔袭数百里.也不过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而已.

到达了刺猬关外那延绵不断的山脉后.严罗老祖却并沒有动手的意思.

于是在山脉边缘待了片刻之后.燕云动终于是忍不住的询问出声:“国师.这便是阻挡我军去路的刺猬山脉.还请国师速速行那搬山之举.而后便是我军兵马大举进攻刺猬关之时.”

严罗老祖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然后四处打量了片刻.

沈言心头一滞.这个老匹夫莫不是觉察到了什么.

“搬山之事轻而易举.只是老夫不知.为何此地竟不见燕国半点兵马.”严罗老祖先开始只不过是佯装着在四处查看了一下.想着应该用什么说辞才能放松沈言和燕云动二人的警惕.

不过在四处查看了一番之后.严罗老祖却发现这刺猬山脉中.竟是看不见燕国兵马的驻扎的痕迹.

按道理來说.就算燕国兵马为了隐蔽.而刻意躲藏起來.但数以万计的兵马.无论怎样总得露出些蛛丝马迹吧.

可看了半响.严罗老祖骇然的发现.以自己为中心.半径数十丈之内.竟是察觉不到半点燕国兵马留下的痕迹.无论是脚印亦或者其他.

沈言心中一沉.体内灵气却是已经隐约流转了起來.

就算不能将严罗老祖拉进燕国兵马的包围之中.但他也绝不能在对方有可能察觉出一些猫腻的时候还无动于衷.

原本修为便相差了一个大境界.敞若还让严罗老祖占去了先机……到时想要取胜.只怕更是难上加难.

“因为害怕沒有等到国师到來.便走漏了消息……我便先行让三军兵马化整为零.分散到了山脉之中.”燕云动微不可查的望了沈言一眼.此刻他也明白.后者先前在定军城内所言非虚.严罗老祖只怕真的抱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听闻严罗老祖的询问.燕云动稍微思索了片刻.便半真半假的说出了这番话來.

单纯的撒谎.铁定是不可能的……毕竟那么多的兵马.说不见便不见了.那么其中必然有炸.

而现在燕云动告诉他是自己事先下令.让兵马分散到刺猬山脉之内.这样一來就算不能让严罗老祖百分百的相信.但毕竟也算合情合理.

殊不知沈言和燕云动都料错了严罗老祖此刻的想法.后者虽然谨慎.但也颇为自负.

他觉得以自己的手段.根本就不怕燕云动与沈言两人耍什么猫腻……更遑论.严罗老祖也根本不知晓严青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毕竟他以为自己替严青遮掩容貌的手段.寻常人是根本看不出端倪來的.

既然严青的身份都沒有暴露.他自然也不可能想象到沈言和燕云动算计他的场面.

因为沒有理由.严青的身份沒有暴露的前提下.燕云动和沈言根本就不可能和他有任何明面上的冲突.

是以严罗老祖的这种想法.倒是让他自己忽略了数万燕国兵马分散进刺猬山脉这件事中的不合理性.

反而此刻严罗老祖心头还极为高兴.这燕云动自作主张分散兵力……而且还让他们隐蔽起來.岂不是正好替他布置了最好的动手环境.

只要以雷霆之势灭杀沈言与燕云动两人.再将同随而至的数百惊字军杀掉.到时此地发生了什么.还不是任他一言述之.

严罗老祖本來还筹思如何尽量的不去惊动那些兵马杀掉燕云动.他虽然不在乎那些兵马.但如果沒有军~队去治理四方.单凭他的威慑力.也只能让燕国名存实亡罢了.

送给自己后辈的礼物.自然不可能是一个单纯的躯壳.严罗老祖想明白一切后.却是忍不住的笑出声來.

“皇上英明……”

“行那搬山之事.势必要惊动他人.敞若刺猬关内守将派人前來查探.看到了燕国的大量兵马.必然轻而易举就能识破我们的计策.”

“但现在皇上你让兵马分散隐蔽起來.纵然老夫搬山之时的动静惊动了刺猬关之人.但他们出來查探.也只能看见山川移动罢了……”

“待得他们反映过來.此次老夫竟违背上境强者不得随意出手的规矩.却是也已经为时晚矣.”严罗老祖一边笑.一边不咸不淡的恭维着燕云动.

不过后者可不是什么一听好话就昏了头的人.听到严罗老祖的这番话.燕云动也只是略微露出了一丝恰到好处的希冀之色罢了.

至于为什么刺猬关的守将会白痴到连燕国这么大举动的调兵遣将都得不到丝毫消息.却是因为严罗老祖此前所说的上境强者不得随意出手的各方约定了.

在想不到严罗老祖出手搬山的情况下.燕云动往刺猬山脉调兵的举动.在刺猬关守将看來根本就是徒劳之举.

待得山川搬走.攻下刺猬关之后……严罗老祖虽然会受到各方势力背后那些上境强者的质问.但只要灭掉齐国.齐国背后那位同他有着约定的老祖出面解释一番.此事自然也就唯有不了了之.

谁让你齐国自家的底牌.都选择了和人家燕国之人同流合污呢.在齐国摇摇欲坠的情形下.显然不会有哪个国~家会替他们出面.

属于齐国的这一片疆域.到底是由齐国占据还是燕国占据.其实也并沒有太大的意义.

关键的一点.便是齐国背后的上境强者同严罗老祖之间有了约定.这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一点.也是燕国能以迅雷之势攻下齐国半壁江山的原因.

刺猬关一破.燕军直接便能直指齐国都城.齐国破灭便在旦夕之间.

“还请国师出手.”燕云动微微拱手.眼底却是泛过一抹轻松之意.

“若要搬山.首先便要到这刺猬山脉的中部.而后便由老夫施展手段.举起刺猬山脉让燕军兵马通过.”严罗老祖沉声说道.而后拂袖一挥.径直朝山脉之中走去.

他并非突然想通了……而是想借着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直接灭杀沈言与燕云动两人.

那便是搬起一截山脉的时候.在沈言与燕云动都心神松动之时.直接将这一截山脉扔过去.硬生生的镇压二人.

他严罗老祖想要搬动山脉都需要耗费巨大的气力.施展特殊的手段.这一截山脉压下去.寻常上境都得生生被镇死.何况区区一个沈言.

不过在他的控制之下.想要勉强留住沈言一口气息用來逼问那宝物所在之处.也是极其简单的事情.

严罗老祖心中一番计划.几乎是天衣无缝.不过他却是不知……自己身后的两人.也时时刻刻准备着.将他永远的留在这刺猬山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