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八十九赤鬼玄狮劲

六百八十九 赤鬼玄狮劲

燕云动的衣袖中揣着一个小小的圆球,这是将真气用特殊的手段凝练之后封入其中,一旦有外力触动,便会直接爆发出强大的波动。

简单來说,这个小小的圆球,就等同于信号弹的作用。

而此刻的严罗老祖,也已经缓缓走进了刺猬山脉的中部……沈言等人紧随其后,至于同行而至的那数百惊字军,却是早已被燕云动支开。

给严罗老祖的解释是通知分散开來的燕国兵马随时准备进攻,但真正的情况,却是让他们随时注意信号波动,一旦燕云动给出了信号,便不顾一切的将信号波动爆发的地点团团围困住。

不管你严罗老祖本领多高,在沈言拖住你的情形之下,也根本无法随意的对这数万兵马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一旦严罗老祖的状态处于缓冲期,那就什么也不管,数万人齐齐朝着你攻击,而后沈言退出包围圈的中心恢复体力,恢复之后再度上來拖着你打……

你修为即便是聚灵境界又如何,沈言打完了数万兵马继续打,再厉害的修为和实力,也只能落得个被活活耗死的下场。

燕云动此番也想的很清楚,这数万兵马,哪怕今日会有一半,一大半都要交代在这刺猬山脉,但只要灭掉了严罗老祖,那么一切便都是值得的。

上境强者还有沈言,只要有威慑其他诸国的强者在,燕国的兵马还可以再招……可留下严罗老祖的话,那就得时时刻刻的防着一个聚灵境的强者。

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严罗老祖当然算不得是贼,但被一个聚灵境的强者惦记上,想必也决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就是此地。”严罗老祖刚刚进入刺猬山脉之中,也还保存着些许的警惕心理,不过在深入到此地之后,他却是直接抛却了自己先前的怀疑。

因为他丝毫沒有觉察到沈言和燕云动有想要动手的痕迹,至于燕国兵马,他倒也是陆陆续续的看到了数支……正好应验了燕云动所说的,分散开來怕引起刺猬关守将注意的一番话。

是以严罗老祖断定,沈言与燕云动两人此刻,仍被蒙在鼓里,而且现在也已经到达了刺猬山脉的中部,他也沒有道理再继续拖延下去了。

“……这刺猬山脉一动,我燕国兵马顷刻挥军之下……还望国师,速速动手,不然只怕迟则生变。”燕云动听见严罗老祖的言语,佯装露出一丝凝重和憧憬之色,然后沉声道。

“老夫早已准备妥当。”严罗老祖一边自信道,一边却是朝着严青微微的挑了挑眉头。

“老祖,我先前好像看见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严青立刻醒悟过來,然后做出一副犹豫的模样道。

“什么。”严罗老祖惊呼出声,“莫非是那刺猬关守将觉察到了我们的动作,你速速前去查探一番,敞若真是齐国探子,直接格杀勿论。”

“那老祖你们……”严青心头暗自冷笑,表面上却是做足了戏,这么犹豫一番,即便是燕云动两人心有怀疑,只怕也会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那什么那,老夫自然是要留在此地,搬走这一截山脉,让燕国兵马通过。”严罗老祖目光灼灼的望着远处那高耸入云的一截突出山脉,然后呵斥道。

这一截突出的山脉,便是燕国兵马最大的阻碍,虽然燕国兵马可以很轻易的到达这一截突出山脉的近前,可左右两侧却是山山相接,连绵不断,想要从两侧取路,虽不用攀爬那突出的险峻峰峦,但若要翻越那许多座连绵相接的山峰,也不知要花费掉多少功夫。

而严罗老祖所要搬动的,便是这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只要将这一座宽度约莫二三十丈的山峰搬走,后方便是丘陵地带……相比于两侧那连绵不断的座座山峰來说,这一条路,简直是轻松到了极限。

“是,我这便去细细查探一番。”严青听到严罗老祖的呵斥,见燕云动也是一副讶异之极的模样,心头却是忍不住的讽刺一笑,但面上也不露声色。

严青之所以要离开,自然是严罗老祖的吩咐……那山峰宽度就接近三十丈,直接压下來,若无人保护,那自然唯有死路一条。

严罗老祖不在乎燕云动的性命,自然无须关注他的死活,但他却要分心护住沈言一口气用來盘问那宝物的下落,这种事做起來本就有些不易,敞若再加上一个严青要他保护,严罗老祖只怕还真的要耗费极大的力气了。

现在直接让严青避开此地,等会儿镇压起沈言与燕云动两人來,严罗老祖却是连分心照看自己后辈的心思都省了。

严青转过身來缓缓离去,燕云动倒是沒有过多的去询问此事……毕竟这山脉中隐约出现几个人,似乎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不过沈言却是心头一凛,却是不动声色的将一缕真气附在了严青的身上,严罗老祖此时已经朝那高耸入云的山峰走去,却是沒有察觉到沈言所做的小动作。

(按燕云动的话來说,这齐国根本不会相信一个上境强者会违背规定出手搬山开路,那么严青口中所谓的鬼祟人影,怕只是一个托辞)

沈言做完这个小动作之后,望着严罗老祖的背影,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思索了起來。

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种莫须有的寒意。

(严青突然离去,势必是严罗老祖的意思……他们此时只怕心中也是多番算计,我却是不能轻而易举的忽视掉某些可能会引起局面变动的细节……)

沈言念及此处,却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严罗老祖不愧为聚灵境的大能,竟能做到传说中的搬山之举。”沈言心中念罢,嘴上却是直接称赞了起來。

严罗老祖背对他与燕云动二人,听到沈言的话却也不予回答,只是漫不经心的传出了一声轻蔑的冷哼声。

“燕兄……”沈言见他已经离开自己二人数丈距离,一边随着燕云动缓慢的跟了上去造成一种他们两人正紧紧跟随在严罗老祖身后的假象,一边对燕云动轻轻的点了点头。

燕云动见他动作,也是微不可查的轻轻点了下头。

“赤鬼玄狮劲。”严罗老祖此刻却是朝地面一踏,整个人迅速冲了出去,连带着满头的长发,也瞬间披散开來,在真气的笼罩下,形成了一种诡异的赤红之色。

而他的身躯上,也爆发出无匹骇人的气势來,严罗老祖一声怒喝,却是如同兽吼一般,吼声落罢,他整个人的身躯直接冲天而起,而后一拳轰烈在地面上。

一股浩荡的冲击波席卷开來,所过之处苍天古树纷纷被连根拔起,方圆数十丈内,顷刻间一片狼藉。

一道道裂痕迅速在严罗老祖的拳头下蔓延开來,最庞大的一道,竟是瞬间裂出数十丈的距离,而且还在不断的朝远处扩散着。

这一道巨大的裂痕看起來似乎深不见底一般,严罗老祖再度怒吼一声,直接便冲半空中直接落进了这裂缝之中。

片刻之后,地面迅速的抖动起來,远处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如同幻觉一般,竟是隐隐约约,微不可查的颤动起來。

严罗老祖此刻已经彻底爆发了自己的力量,搬动山峰,任他说來如何简单,也绝对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所以他此时,根本无暇顾及到周遭的一切。

若他此刻仍然地面之上,而后回头望上一眼,便会发现先前还在原地的沈言,竟是在他身躯冲进裂缝中的一瞬间消失在了山脉之中,看其去向,赫然便是方才严青离开的方向。

嗖嗖,。

咻,。

在这样庞大的动静下,燕云动随手抛上天空的小小圆球所发出的声响和波动,却也是变得细微之极,好在一道绚烂的明黄色光芒,还是直接在天空中砰然炸开,点点光斑碎裂开來,而后又缓缓消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