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九十山动

仙誓

上境手段绝非等闲,虽然严青已经离开了许久,但凭借自己依附在对方身上的那一道气息,沈言还是轻而易举的抓住了他的动向。

当严青出现在他识念范围内的时候,沈言发现对方居然是躲在一处隐蔽的山脉腹洞中,一脸小心翼翼的诡异神色。

“他怎么会躲在这里。”沈言按捺住心头的疑惑,须臾青天步法运转之间,顷刻便跨入了那山洞之内。

叮叮,。

当他的身形刚迈入其内的时候,便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声音,如同用手敲击在玻璃上的清脆响声。

就在这声音传递出去的瞬间,识念范围内的严青竟是一下子骇然的望向了山洞的入口处,然后慌不择路的往山腹深处跑去。

“这还能让你逃脱。”沈言在那声音响起來的时候,便觉察到这应该是严青留下的一个小手段,所起到的作用仅仅是预警罢了。

想來他也不清楚这深不可测的山脉腹洞是不是某些妖兽猛禽的巢~穴,不过虽然此刻沈言仍离着严青有十数丈的距离,而且还隔着许多弯弯曲曲的山壁,但他却也毫不在意。

连百丈距离都不足,一个连神魂觉醒都未曾做到的蝼蚁若是能在他一个二境通脉的强者手中逃脱,那简直是玩笑中的玩笑。

“若是这都让你逃了,那还了得……”

沈言的声音很轻,但却如同响在严青的耳畔一边。

后者微微一愣,几乎是话音落罢的一刹那便转过头來,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略带笑意的熟悉面庞。

“沈……沈言。”严青浑身一个哆嗦,根本无法想象沈言到底如何轻而易举的追寻到了他的踪迹。

“见到故人,便这般教你害怕么。”沈言似笑非笑。

“故人。”严青心头更是猛然一颤,但却假装糊涂,“什么故人,难道你曾经见过我不成。”

“都到了这般地步,你又何必再装模作样呢。”沈言无奈的摇了摇头,“严青,虽然我并不知道你跑來此处做什么,但既然落在了我手里,那你同严罗老祖的计划,自然也便落空了。”

严青面色倏然变得凛冽起來,他忽然想起自己此刻的修为,已经在自家老祖的帮助下提升到了刚柔并济的境界,虽然不清楚沈言的修为程度,但想必他要自保,应该也是沒有问題的。

“你是如何察觉到我的真实身份的。”严青想到了这一点,整个人倒也变得轻松了不少,就在沈言心神松动的一刹那,他迅速出手。

右手并掌成刀,携带着一股颇为浩~荡的灵气朝着沈言的脖颈砍去,在严青料來,自己这一招就算不能伤到沈言,但势必也要逼得后者防守,到时他便占据了先机,是战是退自然由他说了算。

不过下一秒,严青的面色便一下子僵硬了起來。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传來一丝冰凉的触感,那冰凉的触感如同跗骨之蛆般,顷刻间蔓延遍了他的全身。

那是一只手,一只修长,甚至于给人的感觉都有些孱弱的手。

那只手的主人,赫然便是面前一脸平静的沈言。

“别动……否则你或许便吸不到下一秒的空气了。”沈言先前戏谑的神情早已消失殆尽,再抓住严青脖子的一瞬间,他面上的神色就完全转为了淡然,甚至有些冰冷。

严青不敢有丝毫动作,他能感觉到,那平静言语中蕴藏的杀意。

沈言见他不再言语,直接便反手一拖,身形如同狡兔灵狐,化为一道残影迅速离开了此处。

……

轰隆隆,。

如同漫天雷霆轰鸣一样,整个大地都在震颤,发出巨大的响声。

燕云动死死的望着那宽度足有数十丈的山峦,就在他的见证下,那一座山峦仿佛破壳而出的鸡崽一般,缓缓的探出了小半个头。

一道不规则的裂痕迅速蔓延开來,出现在山峦的周围……就在这些裂痕出现的瞬间,那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峦便直接一点一点的向上拔升了起來。

地面倏然凹陷下去好大的一片,从约莫一丈高的缝隙中望去,却见先前阻路的山峦之后,赫然便是起伏不断的丘陵地带。

“起,,。”

这时候,严罗老祖那令空气都为之震颤的声音方才响起,旋即燕云动便发觉那高耸入云的山脉,竟是缓缓的往旁边移动着。

那一座山峰数十丈宽的底面完全悬空,好像虚无飘渺的凌空漂浮一般。

唯有仔仔细细的去凝视,方才能看见那悬空起來的山峦底面,竟是有着一个小小的黑点。

和这庞大的山峦对比起來,好似一只蚂蚁,或许连蚂蚁都算不上的黑点,这样一个黑点,便是支撑着整座山峦悬浮于半空,甚至于还让其缓慢移动的核心。

搬山,根本是非人之力。

也唯有上境强者,方能做到此等移山填海之事。

严罗老祖的步伐虽然缓慢,但好歹是一点点的挪动着……不过他挪动一步或许只有一两尺,但对于他背上背负着那一截山峦來说,便是千万年來头一遭。

那庞大的山峦在他每一步的挪动下,都会骇人无比的蓦然朝前窜出一大截。

山峦在空中飞。

敞若凡人瞧见,怕是直接便会惊得跪伏在地,以为撞见了那传闻之中的鬼神。

可对于燕云动來说,此刻他却來不及细想这些,因为他发现严罗老祖移动的方向,竟然是朝自己而來的。

或许此刻燕国兵马已经在快速的朝此处聚拢,但毕竟也要耗费不少时间……因为如果仅仅只是数千人,根本无法对严罗老祖形成冲击。

只有数万兵马齐至,方才能有所动作,否则想要围困住严罗老祖,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严罗老祖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燕云动面色不由变得难看了起來……因为直到现在,沈言仍然是沒能够返回。

沒有沈言牵制严罗老祖,数万兵马想要拖住严罗老祖,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沈言同燕国兵马,缺一不可。

“沈兄啊沈兄,敞若你在不回來,被那严罗老祖察觉到你已经离去……怕是顷刻间就会翻脸,你可莫要误我才是……”

燕云动眼见着严罗老祖慢悠悠的靠近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心中焦急之下却是不由得喃喃了起來。

“我回來了。”话音还未落罢,燕云动便听见沈言的声音从身侧传來。

燕云动转头看见沈言之后,虽然心中略有疑惑后者到底去做什么了,但也沒有去询问。

沈言此刻还是一个人,他并沒有将严青带过來,因为他不知道后者跑到那山洞里去做什么……将对方带过來,只会逼得严罗老祖直接翻脸,所以沈言便将其捆在了后方的一颗古树之上,以便再做计较。

“沈兄……你看着严罗老祖已经将这山峦搬动,而我燕军兵马还未齐聚,这该如何是好。”燕云动一脸忧心忡忡的指着严罗老祖道。

“他怎么朝我们这边走。”沈言心头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不妙。

“我也不清楚,或许是想要询问我将山峦放在何处吧。”燕云动摇了摇头,给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沈言却也是摇了摇头,目光微微闪烁。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总之你我二人还是小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