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九十一山峦袭来

仙誓

“沈言,神典残页在何处?”

背着庞大山峦的严罗老祖虽然步伐缓慢,但却也在片刻之后走到了沈言两人身前不远处。

严罗老祖运转了那玄狮劲后,满头长发都变得猩红如血,整个人的气息更是变得狂莽无比,好似完全疯狂了一般。

甚至于严罗老祖的瞳孔都渗透着种种骇人的血光,若非上境强者心境修为一般都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怕根本控制不住内心的那一头赤鬼!

赤为红,红为杀!鬼为戾,戾为杀!玄狮出世要食人,食人亦为杀!

赤鬼玄狮劲便是杀杀杀的神通,寻常人一个不慎便要被这神通诱发心中无穷杀机,变成一头毫无意识的猛兽。

神典残页?沈言眼眸微眯,心头却是暗自思量起來。

(神典?莫非他指的便是惜诵残页?既然敢号称神典,必是不世之宝!)

(莫说惜诵残页现在已经融进了我的识海,就算沒有这一回事,我也是断然不可能将它交给这老匹夫的。)

沈言此刻有些怀疑严罗老祖口中的神典便是惜诵残页,不过一时半会儿却也不能肯定。

毕竟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两人从头到尾所说的根本就不是同一样东西。

神典是神典,惜诵是惜诵,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

“你猜我知不知道?”沈言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然后轻佻道。

“放肆!!!”严罗老祖双眸一瞪,血红色的瞳孔让人不寒而栗。不过沈言却并沒有露出任何怯色,他只是在猜测严罗老祖此刻的举动到底为了什么。

也即是这个老匹夫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也罢!任你奸猾如狐,今日落在老夫手中,这莫大机缘也定是老夫的囊中之物!”

严罗老祖声震八方,仿佛滚滚雷音一般,让人肺腑激荡。

沈言心头蓦然一惊。

(机缘……机缘……这个狗日的!!!)

(他想用这山峦镇压了我和燕云动!)

起先沈言根本沒有往这方面去想,不过联系起严罗老祖的这番话,纵然再笨的人也该明白对方是打的什么算盘了。

不过想明白这一切后,沈言却是心头大松了一口气。

“燕云动,你顺着后方直走,将被我绑在树上的严青带过來!莫问其他,照做便是!”

沈言略微松了口气之后,心头便是一动,然后急急忙忙的低声朝燕云动快速叮嘱道。

燕云动本还想询问些什么,不过听闻沈言的话,却也暂时将自己的问題压在了心底……而后转过身去直接往沈言所指的方向快速行去。

“哪里走,,”

严罗老祖一声怒喝,正想脱手将手中山峦朝燕云动砸去,但他虽然因为赤鬼玄狮劲的缘故变得有些暴怒,可终归沒有丧失理智。

他仍然知道自己想要得是沈言手中的神典残页,而不是燕云动的性命。

一个燕国沒有了是小事,但神典残页,或许整个南秦,乃至整个天元本陆,或许也就仅仅一张而已。

严罗老祖绝不会告诉他人,当自己机缘巧合之下知晓了神典残页的时候,所看见的东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震撼。

那是一种无止尽的……道。

“,,龙象逆息!”

严罗老祖此刻的动作,在一直盯着他的沈言眼中,简直就是分毫毕现。

是以在严罗老祖抬起手來的一瞬间,沈言顷刻间将体内真气贯入四肢百骸,龙象金身决运转开來,直接施展出爆体诀第五阶段之龙象逆息!

虽然体内真气激荡,但好歹也是通脉境的境界,因而沈言的嘴角虽然微微渗出了血迹來,但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剧烈的攀升起來。

沈言感觉非常的巧,他原本还在考虑如何才能保证自己受到的伤势不要太过严重,但沒想到严罗老祖居然给他來了这么一手。

单纯來论修为,沈言自己也承认,若不是把燕国兵马算上,想要对付严罗老祖也绝对沒有那么容易。

但这仅仅是单纯的指修为罢了,偏偏严罗老祖便自以为是的做出了一个自以为巧妙之极但实质白痴到了极点的抉择。

沈言修炼的功~法之一是什么?龙象金身诀!

不是一般的龙和大象,是上古天龙和镇天神象,那是倾天地,覆日月,镇压荒古的存在!

至于赤鬼玄狮?什么玩意儿?谁听说过?

赤鬼玄狮劲加持的便是严罗老祖的力量,也即是说此刻他体内的大部分真气都在供应这门神通的消耗。

否则以单纯以肉~体的力量是根本无法背起这么一座庞大山峦的,也即是说他想要用这山峦砸死沈言,那便是容不得半点虚假的力量比拼!

纯粹的力量!

这也正是沈言感觉到心头松了口气的原因,如果是比拼修为,严罗老祖的神通手段自然无数,胜负必定难料,纵然能胜,估计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

可严罗老祖此刻放着自己无数的神通手段不用,竟是自以为是的将两人之间的比拼给变成了纯粹的力量对决。

龙象金身最强大的地方是什么?不是什么肉~体,真气的增幅,就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力量!

管你千般术法,我自一力破之!

这便是属于龙象金身的霸道。

“吼,,”

沈言浑身气势不断攀升之下,竟是引起了袖中猎刃嗜血者的狂性,后者落地之后,顷刻间便从猫咪大小恢复了原状,而后便是一声暴戾无比的吼声传了出來!

这吼声中的戾气,杀气,血腥,纵是严罗老祖此刻处于疯狂无比的状态中,也是不由的为之一滞。

不过顷刻之间他便回过神來,望着沈言身边那只恐怖妖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意。

管你什么妖兽,这一座山峦砸下去,也得粉身碎骨变成灰灰。

“沈言!束手就擒吧!!!”滚滚雷音响彻开來,严罗老祖整个人好似充气了一般,肌肉虬结,然后用尽全力将那庞大的山峦朝着沈言砸了过去。

他被猎刃嗜血者的吼声乱了心智,以至于本來能控制住不杀沈言的念头也消失不见,所以这一砸,可是真正的拼尽了浑身的力量。

一座山峦被用力扔出去,造成的冲击力有多大?

沈言或许以前不知道,也沒有尝试过,但此刻他却眼睁睁的看着面前那庞大的山峦如同坠落的天外陨石一般,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朝自己飞來!

随着山峦的接近,那种遮天蔽日的无力感,足以让任何修者崩溃。但沈言沒有奔溃,反而是大吼一声,,

“來的好!”

龙象金身诀的力量山呼海啸一般在体内激~荡,沈言长发随风舞动,左脚微微踏前一步,将身体微弓,双掌一前一后举在面前,做抵御之式!

双掌之上隐隐约约可见龙象虚影环绕,体内真气逆息而行,那庞大的山峦仿佛将天地都撞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般袭來!

瞬息而至!

……

沒有想象中的巨大轰鸣声,沈言如同一只蚂蚁托着巨大的石头一般不可思议。

他的双手死死的抵住那以难以估计的速度飞袭而來的山峦,还未來得及有任何思考的念头,便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道朝着自己涌來!

那力道好似无穷无尽,如万里晴空的时候高空起了罡风,然后将大片大片的白云吹得不断荡~漾一般!

轰隆,,

沈言根本止不住自己的步伐,仿佛脚在冰面上一样,瞬间便被山峦上的巨力撞的倒滑出近乎百丈!

身后的林木,巨石,土坡,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撞击之下化为了齑粉。

直到沈言倒滑出去近乎百丈后,巨石和他双掌接触时所发出的巨大轰鸣声方才如同雷霆霹雳一般响起!

直接便将猎刃嗜血者震的耷拉着脑袋,根本不敢在原地逗留,竟是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躲到了一旁。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沈言面庞上青筋暴露,心头却是骇然无比的惊呼道。

他却是只计算到了山峦的重量,但却忘记了计算出一座山峦飞行出那么远的距离后所产生的冲击力!

不过此刻他已无退路,因为一旦松手,这庞大的山峦直接就会从他的身体上撞过去,然后直接便将他给碾成粉碎!

“爆体六阶段,,”

沈言深吸一口气,体内那逆行的真气再度激~荡,他正准备不顾重伤使出第六阶天龙怒的一瞬之力,但刚刚低喝出这五个字,却突然看见了抓着严青的燕云动走了回來。

“燕兄,将他扔过來!”沈言心念一动,暂且将引动天龙怒的力量藏匿下來,然后运转真气一声怒喝,勉强是盖过了这庞大山峦引起的巨大轰鸣声!

燕云动刚刚看见这一幕,早已被骇的目瞪口呆,那不断将沈言往后撞退的巨大山峦直接将他的理智全部碾了个粉碎!

那是无视一切的庞大力量,燕云动敢肯定,哪怕是数万兵马合力,也决然不可能抵住这么庞大的一座山峦。

因为那便是上境之力,那便是搬山之力!

唯有入登天,方才能搬山倒海!否则再多的凡人,也根本无法抵御自然的力量。

还不待他心头的惊骇持续多少时间,便听见沈言的声音传了过來。因为后者言语之间还在不断的被山峦的冲击力撞的连连往后倒退,所以倒是越來越接近燕云动所在的位置了。

燕云动看了手中抓着的,面露惊恐之色的严青一眼,也來不及细问,直接用最大的力气将他朝沈言身后抛了过去!

此刻的严罗老祖刚刚收回自己赤鬼玄狮劲,那丝疯狂也终于是收敛了下來。

他正暗自懊恼自己怎么会失去理智沒有留上几分力,便听见沈言的声音传了出來。

严罗老祖一惊之下转头一看,便发觉自己的孙儿被那可恶的燕云动抛到了沈言的身后。

沈言的身后是什么不重要,但他的身前可是那庞大无比的山峦。

如果不出意外,沈言下一瞬再被撞退十数丈便要退到严青所在的位置,他虽然仍可以用不断后退的方法抵消这山峦的冲击力。

但被扔在地上的严青,想來也是必死无疑了!

“老匹夫,,救你孙儿否?”沈言眼见严罗老祖那择人欲噬的目光,心头顿然大定,然后哈哈大笑道。

严罗老祖本來是孤独的,以为自己是孤家寡人,但沒想到自己的血脉居然还留存于世,因此他对于这个得來不易的后辈徒孙是极为关注的,可以说是溺爱!

因此再听到沈言的大笑声后,严罗老祖悲戚的吟啸一声,然后身形晃动之间便出现在了前者的身旁,双手也是抵在了那庞大的山峦之上,再度运转赤鬼玄狮劲和沈言一同抵御起这浩浩荡荡力道惊人的山峦來!

ps: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