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4章 围追(二)

第034章 围追(二)

就在郑奇逃跑后不久,别墅区这里也有好几拨人开车追了上去,最后留在这里的人不是受伤的,就是管事的。

“猫子,刚才你看清那个女人的模样没有?”雨中,牛哥对着一个手下问道。

猫子点了点头,说道:“看清了,她被那个男的背着,还开枪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呢!”

“你确定她就是那个‘何姐’?”事关紧要,牛哥不得不多问几下。

“我确定,她确实是何姐!”猫子保证道。

“妈的!”牛哥大骂一句,原地不停走动着,“该死,怎么这么倒霉,抓一个人都能惹到这个女人,这下子麻烦了!”

他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电话接通,牛哥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哥是吗?我是小牛,有些事情想要跟大哥你说一下。”

“什么事?你们还在追着那个郑奇?”电话里的陈义成问道。

“嗯,本来已经快把他给堵住了,没想到他身上居然带了一大堆重火力,然后我们就绕开,去拿了一些喷子,派了一百多个兄弟偷偷跟着他,终于查清了他到底在哪里……”

“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我还需要他为我办一些事情,你们都回来吧。”

“可是,大哥……”牛哥扭扭捏捏起来,“还有一点事情,就是我们这群兄弟拿了喷子,然后跟上了他,一直来到了城郊的一处别墅区,刚冲进去想抓他,但……但我们遇到了一个女人,她……她是那个‘何姐’。”

“然后呢?事情怎么样了?”电话里的陈义华声音高了几分,似乎还带着惊讶,“这个女人行踪不定,你们居然找到了她的住所?”

“该死!”陈义成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骂了出来,“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们对她动手了?”

“额……这个,不小心朝她开了几枪。”牛哥很小声的应了一句,他可以感觉到陈义成的呼吸沉重了几分。

“**的!!”陈义成的咆哮声从电话里传来,牛哥不由得把手机拿离耳朵一点,就连旁边的小弟都感觉到了异常。

“你碰谁不好,怎么偏偏给我碰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上,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还是**生你出来就是白痴,吃干饭的,**怎么不给我去吃屎!我怎么不把你丢去做鸭呢!干!该死!……”

过了几分钟,陈义成总算骂够了,他也恢复了平静,说道:“听好!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一旦让她活着回来,我们以后都有麻烦。你马上跟上他们两个,千万别给我跟丢了!”

陈义成的话里透着一股阴寒,牛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敢保证,这次一旦跟丢,让何姐这个女人逃出去,后面所引发的事情将会让成江市的彻底震荡起来,同时他的小也命绝对是保不住了!

陈义成挂断电话之后,想了想,心中总有股不安,又拨打了一个电话,“你们都听好了,现在临时出了一点事情,赶快召集你们的的手下,越多越好,我们这次要把那个姓何的女人干掉,不用多问什么,现在马上去办!”

挂断电话后,陈义成又打了一个:“现在立即召集你们场子里的所有人,今晚有事,拿好家伙,我们今晚要扫荡那个女人的场子。”

“放心,现在她自身难保,她的手下也一定会去救她。她的手下都出去了,场子一空,我们趁着这段时间狠狠捅他们一刀!就算那个女人大难不死,以后也没有实力和我们对抗了!”

打完这个电话,陈义成总算觉得心安不少,何惜梅的能耐他也知道,尽管她是一介女流,但她的狠辣却是比男人都要恐怖。在成江市两个作为龙头的地下势力里面,双方实力是势均力敌,但如果说要论手段最可怕的人,那是非何惜梅莫属!这点就连陈义华他自己也不反对,毕竟关于她的事情流传的太多了,以往落到她手里的人往往会享受一番地狱般的折磨,面临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结果。

……

郊外,疾驰的奔驰车里,郑奇把车速提到了200公里每小时以上,几乎是玩命狂飙,但车内两个人都没有对这个速度产生任何的看法与不适。郑奇那是疯狂习惯了,而且有依安蒂的帮助,他的胆子那是越来越大。至于何惜梅,光看她今晚上开法拉利的速度,就知道她也不是什么善类。

郑奇不时扭头看何惜梅一眼,问道:“你还能坚持吗?”

何惜梅轻轻点头,也许是失血过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一只手按着大腿,一只手接过了郑奇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我出了一些事情,现在被人追到了通往临市的公路,你们派点人来。”

“还有,注意点陈义成,他可能会趁这段时间搞点小动作,你们都把仓库里的家伙拿出来!”说完这些,她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郑奇。

“我口袋里有一些止血药,你快拿来吃!”郑奇对着何惜梅说道,刚刚叫依安蒂制造了两片效果很好的伤药。

何惜梅在他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两片蓝色的药片,看了一下,然后吞了下去,身体靠着座椅,闭着眼睛休息。

“你……”郑奇看见何惜梅闭上了眼睛,又看到她红了一大片的腿,估计这颗子弹打得很深,搞不好是动脉,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动脉的可能性很小。

“你一直都没有喊过一声痛。”这时候,说些话有利于保持清醒,要不然直接睡过去的话,很有可能会陷入昏迷,郑奇不得不找一些话题。

“喊出来就有用吗?”何惜梅睁开了眼睛,脸上勾起了一个笑容,“如果喊出来会不痛的话,我会喊到第二天。”

“呵呵,也确实如此!”郑奇笑了笑,“不过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甚至是最坚强的人,你这一点让我佩服。”

“你也一样,你的耐力让我佩服!”何惜梅也说了一句,郑奇刚才背着她高速奔跑了这么久,她也知道一般人是绝对没有这个耐力。

说了几句话,何惜梅看上去清醒了许多,没有那种昏昏欲睡的迹象,只不过她的眉头一直都是皱着,也证明她一直在承受着痛苦。

“小心,前面的路被堵住了!”依安蒂传来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他们这下被两头堵了。

“有冲过去的可能吗?”郑奇依旧不死心,这周围已经彻底远离了城市,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放弃了车子,那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可能性极低,他们把木头横在了路上,后面还排着好几辆车。”

车子又行驶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了汽车的大灯,如依安蒂所说,他们把路彻底堵住了。

郑奇控制车子一个急转,朝着原来的方向开去。

“我们只能弃车了!”郑奇看着脸色发白的何惜梅,很无奈的说了一句。

“坚持一会儿,我的人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了。”何惜梅用力说了一句。

把车子停在了路边,郑奇把何惜梅背在了身后,找了一个方向,迅速窜向了周围一片漆黑的丛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