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5章 围追(三)

第035章 围追(三)

按照郑奇以往的表现,一旦进入丛林,那可就是他的世界,他所能发挥的实力将会达到极限。不过这次不一样了,他身上还带着一个伤患,何惜梅大腿处的子弹并没有取出来,现在的形势不容乐观,而且有了外人,郑奇也不能和依安蒂展开全方位的合作。

加上恶劣天气和数倍对手的缘故,可以说,这是他遇到的最困难的一次行动。他没有食物,而且补给有限,并将要背着一个伤患在雨天和一大群敌人周旋,而他们所带有的武器也仅是一支枪三个弹匣!

但正是有了挑战,郑奇才找到了那久违的刺激感。自从训练结束之后,他一直就没有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了,不顾一切的逃命,或者无声无息的干掉敌人,享受着在夺命火线里求生,在刀尖上走动的快感。

依安蒂虽然启动了扫描,但对于庞大的山林和她紧缺的能源来说,她的扫描场依旧不能放大,平时保持着五十米的范围,最多只能扩大到三公里。而对方人很多,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何惜梅已经通知了她的手下,只要他们能够坚持。

郑奇一口气奔行三公里,翻越了两座山头,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天上的雨已经变小了,只觉得周围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现在对方估计在二十分钟内都无法找到你了,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依安蒂的声音在郑奇的脑海响起。

来到了一颗大树下,郑奇慢慢蹲了下来,让何惜梅坐到了一块石头上面。低头一看,她的右腿整条裤子都被染成了红色,一股刺鼻的腥味传来。

郑奇拿手机照了一下,她的伤刚好出现在右腿的外侧,按照他刚才背着何惜梅的姿势来看,如果没有何惜梅的大腿挡住的话,这颗子弹应该是打进郑奇的肋骨下方,估计能打穿他的肚子。

在无意间,何惜梅居然救了他一回,若不是她的大腿挡住了子弹,郑奇现在估计要躺在地上了。

“伤势怎么样了?”何惜梅低头看了一眼,随即眉头一皱,“能把子弹取出来吗?”

“能是能,但你能忍住吗?”郑奇抬头看着何惜梅,没有麻醉,没有手术刀,就这样切开她大腿的肉,把子弹取出来。

“来吧,反正都是痛!”何惜梅点了点头,像是在说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一样。

“嗯,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郑奇在身上的衣服里翻了翻,拿出了一把军刀,再在他裤子的口袋里摸了摸,在何惜梅惊奇的眼神中,又拿出了一个镊子。

郑奇看了她一眼,他知道自己这样子已经很令人惊奇了,毕竟一个人身上居然带了军刀,镊子还有手枪,弹匣等东西,像是早猜到了会有这种事一样。

郑奇拿起手机,把背光调到最亮,然后放在一旁充当照明工具。拿起军刀,把何惜梅的大腿抬到了他的双腿上,然后用军刀慢慢地把伤口周围的裤子割开,露出了她一片血肉模糊,还在往外冒血的伤口。

郑奇把外衣脱了下来,递给何惜梅,说道:“你待会咬住衣服!”

把军刀在打火机上烤了烤,简单的消毒之后,他最后看了准备好的何惜梅一眼,说道:“坚持住,几秒钟而已!”

“嗯!”何惜梅点了点头,咬住了他的衣服。

“好的!”郑奇擦掉大腿上面的鲜血,拿着军刀,在脑海里依安蒂的提示下,在最合适的位置一刀割下去,慢慢往下划,直到开了一个大约在四五厘米长的口子。郑奇把军刀放下,然后一只拿着镊子,伸进了伤口里,轻轻撑开,何惜梅的身体剧烈地抖了一下,郑奇却牢牢按住她的腿,固定了她的身体。

其实在手机昏暗的背光下,郑奇是很难看清子弹到底在哪里的。但是他不行,并不表示依安蒂不行。郑奇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提示下进行着,当明显感觉到碰到一个坚硬物体的时候,郑奇稍稍用力,夹住那子弹头,往上一拔,终于把子弹头取了出来,而整个过程也仅是十秒钟而已。

何惜梅的伤口流血的速度明显加快,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着,喘气的声音比平时大了几分。郑奇从身上衣服撕下了几条布条,先是把她伤口周围的血液清掉,然后在上面缠绕了几遍,绑成了一个临时的绷带。

“呼!”做完这一切,郑奇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尽管前后不到一分钟,但他的精神却一直保持在高度紧绷中,特别是为何惜梅取出子弹的拿几秒钟,他几乎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眼里只剩下了她的伤口,脑袋里也仅存着依安蒂的提示音。

何惜梅松开了嘴巴,把印有一轮牙印的衣服还给了郑奇。此刻她满脸的大汉,脸色比刚才更加的苍白,整个人似乎头脱力了,直接就靠在了身后的大树上。只不过让郑奇佩服的是,她除了途中不可控制的颤抖了几下身体,其他时间真的一声都没有哼出来,就算是郑奇,他也不敢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忍不住。

“我真讨厌这种感觉!”何惜梅靠着大树,一脸的疲惫。

“呵呵,你真勇敢!”郑奇由衷的说道,把衣服递给了她,“天气很冷,穿上吧!”

何惜梅迟疑几秒,看着递过来的衣服,又看向郑奇的脸,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奇异的神色。她最总还是点头接过了衣服,披在了身上。由于刚才出来匆忙,她也仅是穿了一件背心,和郑奇跑了这么久,说不冷那是假的,不过她连取子弹这种痛苦的过程都没有说什么,更别说一个冷了。

何惜梅现在还不能动,郑奇也打算休息一下,毕竟跑了那么久,他不是铁人。不过没了衣服的他,现在才知道夜晚,而且是下过雨的下半夜是多么的冷,虽然已经快到春天,但几天前依旧下着大雪,更别说现在这个时候了,虽然没有下雪,但温度也绝对在零度以下。

郑奇忍不住抖了抖,何惜梅看了他一眼,胳膊碰了碰他,说道:“你抱着我!”

“额?”郑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要你抱着我,有什么问题吗?”何惜梅重复了一句。

“嗯!”郑奇轻轻托住何惜梅的双腿,把她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她身体扭了扭,面对着郑奇,把身后的衣服裹紧,然后抱着郑奇的腰,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口。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看不到一丝生涩的地方,就好像他们这个动作经过了无数遍的演练一般。

“暖和点了吗?”怀里的何惜梅问了一句。

“嗯,还好啦。”郑奇低声应了一句。

“呵呵……”何惜梅身体抖了抖,笑了几声,“没想到你挺纯情的,我还以为你会说热了呢!”

郑奇疑惑了一会儿,随即明白了过来,这女人这时候居然也会开这种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