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9章 离开

第049章 离开

这事情让郑奇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何惜梅居然会留下来接他。她现在的身份可是非常敏感,成江市的大街小巷恐怕都要贴上她黑白头像的通缉令了,她却还敢到成江市来。

“为什么?”郑奇问道。

“看你顺眼!”何惜梅没有多说什么。

“谢谢。”郑奇小声说一句。

洪明已经和几个靠得住的亲信带着郭守仁先走了,郑奇和何惜梅将搭乘下一趟航班。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而且来的也很及时,拿好登机牌,刚上去不久就起飞了。

尽管何惜梅看上去心情不错,不过郑奇还是感受到了她埋在心底的那股失落,飞机上她很困,也没有说什么话,郑奇没有打扰她,让她安静睡了一觉。

空姐甜美的提示音传来,飞机即将要降落。郑奇轻轻拍了拍何惜梅的肩膀,对着一脸倦意的她说道:“何姐,我们到了!”

何惜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瞄了一眼窗外。

“你们住哪里啊?”郑奇问道。

“住酒店呗!等过完这个年,我也该走了!”何惜梅眼睛一直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酒店多麻烦,不如来我这里吧,反正我也只是一个人。你们来了,反而会更热闹点,只不过有些简陋。”

“包吃包住吗?我们几个人可是和能吃的哦。”何惜梅笑着说。

“当然,随时欢迎!”

何惜梅没有说话,微微点点头。

下了飞机,两人脱下了外面的厚厚的大衣,只留下一件外套。比起北方,这里气候温暖,现在的天气,加一件外套也足矣。

两人拦了一辆车,朝着郑奇所住的地方走去。

回到住所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太多的改变,远处依旧可以见到层峦叠嶂的山峦,蜿蜒流动的沧澜江,还有天空中飞过的一群群候鸟,依旧是那么的自然和谐。毕竟他也只是离开了十几天而已。

郑奇一屁股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说道:“没想到离开半个多月,居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还是这里舒服啊!”

何惜梅在客厅了走了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点点头说道:“没想到你一个男人,也能把这里打扫得非常干净,真是难得。”

“那当然,我的目标可是做好男人来着!”郑奇一点都不谦虚。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何惜梅笑着说,她看了一眼二楼,“带我去选一个房间?”

“好的,跟我来。”郑奇点了点头,爬了起来。

走上了二楼,郑奇指着那些空着的房间,说道:“这间是我的,其余的何姐喜欢都可以住进去。”

何惜梅走了一下,郑奇跟在了她后面,来到了一间可以从阳台外看到远处奔流的江水的房间,何惜梅脸上多了一丝祥和,少了几分冷淡。看起来她对这间房很满意。

何惜梅双手扶在了阳台的护栏上,仰望着远处翠绿的高山,深呼一口气,说道:“这里可以看到湄公河,远处的高山,还能吹着春风,我就要这间了!”

“湄公河?这是国外的称呼吧?”

何惜梅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条河是我小时候经常去玩的,我们都叫它湄公河!”

“童年的回忆,一定很美好吧?”

何惜梅的笑容僵了下来,但随即又恢复正常,说道:“美好?到底什么样才算是美好呢?”

何惜梅的这一表情变化被郑奇给捕捉到了,他意识到问错东西,换了一个话题:“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把握好现在,不是么?”

“是啊,想那些干什么,我这一辈子还长着呢!”何惜梅点了点头。

何惜梅退了回来,指着空无一物的房间,笑了一声。

郑奇尴尬一笑,这里由于通风,曾是他用来放置健身器具的房间,家具都被挪出去了,所以现在什么都没有。

“不好意思,东西都放在隔壁呢,今晚就能给你弄好!”

“可是我现在就想休息了。”何惜梅看上去确实很困,而且精神也不是很好。

“那该怎么办?”郑奇挠了挠头,这些东西虽然不多,但是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何惜梅指了指外面,说道:“你的房间呢,我暂时去那里吧!”

“额……这个……”郑奇没想到她居然想要睡他的房间。

何惜梅看到郑奇窘迫的模样,笑着说:“怎么啦,是不是里面藏着个女人,不敢给我去看呀?”

郑奇急忙摆摆手,说道:“怎么可能!”

“那不就结了,何况就算有女人,我也不会抢你的,放心吧!”何惜梅打了一个哈欠,头也不回,踩着高跟鞋,扭着她的翘臀离开了,留下了一脸错愕的郑奇。

“这也行?”郑奇摇了摇头,打个电话叫人来帮忙搬家具。

何惜梅睡觉去了,郑奇走到了一楼客厅,躺在沙发上休息。

不一会儿,响起的门铃把熟睡中的郑奇给吵醒,他无奈的拿掉盖在脸上的枕头,爬了起来,心想这时候都不让人睡觉,如果能雇个帮开门的仆人就好了。

把门打开,郑奇脸上的倦意立即消失不见,笑着让开了路,说道:“哎呀,洪哥,你终于来啦!”说着,就和他来了一个拥抱。

洪明走了进来,跟在后面的还有腰间微微凸起的郭守仁,他被陈明升扶着,看到郑奇,热情的和他来了一个拥抱。

“郭守仁,你总算没死啊!”郑奇拍了拍他的肩膀,心中颇有感慨,如果那时自己喊得慢了一点,说不定他的下场就和吴浩一样了。

“你才死了!”郭守仁很不客气的拍了一下郑奇。

洪明看了看客厅,疑惑道:“咦,何姐呢?”

郑奇指了指上面,说道:“睡觉呢,她有些困了。”

洪明走了过来,小声地在郑奇耳边问道:“她,还好吧?”

“没什么问题,就是困了点。”郑奇如实回答。

“可惜现在没能带那两个姑娘过来,估计她会不习惯饭菜。”洪明小声嘀咕道。

“呃,你还真……细心。”郑奇说道,洪明现在倒像是一个关心女儿的父亲一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对此,洪明只是笑了笑。

“不说这些了,难得人多一回,我们来干几杯!”郑奇走到了客厅里的小型吧台旁,取下了几瓶红酒。

“嘿嘿,这种事情自然少不了我啊!”郭守仁看到郑奇手里的酒,就忍不住小跑着走过去。

“来吧,大家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