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50章 夜晚

第050章 夜晚

四个男人一起喝到了深夜,周围响起了阵阵爆竹声,各种烟花也在四处飞舞着,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一群人喝着酒,算是有些借酒消愁,也算是庆祝新年。

喝完之后,这些天的奔波,众人都不免有些困乏,走路暂时还不方便的郭守仁被陈明升给扶去了房间。满脸通红的洪明镇定的走了回去,仰头就倒在了**,郑奇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着帮他关上了门。

上了一下卫生间,顺便洗了个澡。自从强化身体之后,郑奇对酒精的抗性一直很好,冲了一下冷水,他清醒了不少。光着上身,只穿一条底裤,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郑奇习惯性走到了床边,刚想坐下,随即一愣,立即反应过来。何惜梅在这里呢!往**一看,何惜梅侧躺着,面向窗外,一只手搭在了她的大腿上,外面的点点星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郑奇发现她身上的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现在只穿着一条黑色的罩罩和蕾丝内内,她那几近**的身躯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了郑奇面前。

面对这令人喷血的景象,郑奇忍不住好奇多看了几眼。眼睛扫过她那娇嫩的身躯,心中忍不住赞叹几声。她皮肤是雪一般的晶莹细嫩,看来平时很注重保养。眼睛往下,他吞了一口口水,虽然是侧着睡,但胸的形状很美,估计有个D。再往下,她那只搭在腿上的右手几乎从手腕一直往上,一直蔓延到胳膊处都是文身,然后又从胳膊往后背伸展,郑奇伸了一个头,文身一直从后背到了她的后腰处。

那纤细没有一点儿赘肉的腰肢,一只手就可以紧紧抱住;下面略显窄小的蕾丝内内,微微有些勒紧了她臀部的肉,更加凸显她的丰满,里面的世界若隐若现,让她完美的臀线显露在了郑奇的面前,让人忍不住想要在上面摸一把。

郑奇抽了抽鼻子,强忍住流鼻血的冲动,转过身走出去,刚走了没几步,发觉现在夜晚的气温很低,她这样睡着肯定会着凉,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走了回来。

“我只是帮你拿被子,不是偷看,我不是偷窥狂!”郑奇心里默念着,但是从床边经过的时候,他的眼神却深深的出卖了他。

从衣柜里拿出一块薄毯子,走到了何惜梅的身边,轻轻帮她盖上了毯子,遮住了这能够让男人疯狂的一幕。

郑奇帮她盖毯子的时候,手指头不小心碰到了她柔软细腻的肌肤,让他心中又是一阵猛赞,果然极品。

或许何惜梅在梦中感觉到有人碰她,或许她睡得不舒服,她翻了一个身,伸手抓住了郑奇的手,嘴里含糊不清道:“……你又调皮了。”

她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手劲很大,加上郑奇半弯着身体,一个猝不及防,居然就摔倒在了**,压在了何惜梅的身体上。

虽然隔着一层薄毯,但是郑奇依旧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凹凸有致的身体,鼻尖传来阵阵诱人的清香,让他要沉醉其中,欲望灌满了脑袋,几乎要丧失理智彻底扑上去。

郑奇神呼几口气,想让自己保持镇静,但是何惜梅接下来的动作,直接就引爆了郑奇,让他内心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荡然无存。

何惜梅似乎没有醒过来,她搂住郑奇的脖子,嘴唇贴了过来,由于郑奇倒下来的姿势,她只是亲到了郑奇的脖子上,她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开心。

这个时候还能正人君子,依旧坐怀不乱,郑奇就该改姓柳了。

郑奇再也控制不住,头一低,嘴唇吻上了何惜梅那丰.满诱人的红唇,只觉得一阵柔软和温暖的感觉传来,让他忍不住用舌尖轻轻撬开她的嘴唇,想进一步探索这个美妙的世界。

何惜梅不知怎么的,好像是在做梦,反正她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而是配合的张开了嘴唇,任由郑奇的舌尖伸了进来。

品尝着那美妙的津液,郑奇心中说不出地美妙,就像全身被浇满油,突然被人点着一样,到处都在冒火。

这时,何惜梅眉头一皱,嘴里发出了一个不清不楚的声音,然后睁开了眼睛!

两人嘴对嘴,自然眼睛也就同时盯着对方。

她的眼神看不出意味,或许有些吃惊,郑奇心中一凛,被发现了!

何惜梅也是楞了一下,两人对视几秒,郑奇刚想爬起来,但何惜梅的手已经搂在了他的脖子上。

她没有说什么,眼神里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有着一股能够让人沉醉的欲望,深深吸引着郑奇,这就像一个魔咒,引诱着郑奇堕落,让他再也舍不得离开。

郑奇没有废话,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薄毯子,两人的肌肤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看着眼前动人的美景,郑奇搂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往上摸索着,感受着那傲人的山峰。

两人身上的武装很快就被解除了,就像他们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没有任何的牵绊。

郑奇从上面一直吻到了下面,就在他再也控制不住那火热分身的时候,何惜梅一把推翻了他,把他压倒在了**,双手按住他的胸口,翻身骑了上去。她占据主导,一副狂野女骑士的风范。

郑奇一愣,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抱住她的腰,两人开始了某种神秘而古老的行为。

房间里充斥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阵娇喘,轻吟……让人听了,就再也无法入睡。

……

良久,女骑士已经不见了。两人大汗淋漓的并排躺在了**,一起看着天花板,嘴里微微喘着,没人说话。

“叮”的一声,黑暗中一道亮红色的火光显现出来,照亮了两个人的脸,一根烟被点着,她放到嘴边猛吸一口,然后随手把打火机扔掉。

看到这副景象,郑奇感觉自己才是受害者。

“给我一口!”郑奇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烟,叼在嘴边,美美地吸了一口。

“那烟杀精。”何惜梅轻声说了一句。

“随便,杀吧,来个大屠杀!”郑奇说道,“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你在想什么?”何惜梅同样问道。

“喂,拜托!”郑奇转头看她,“是我先问的好不好?”

“女士优先!”何惜梅伸手拿过了郑奇手里的烟,放在了嘴边。

“好吧,我在想你现在到底在想什么。”郑奇说道,伸手拿过了何惜梅的烟,“现在到你了。”

“我?”何惜梅想了一下,“我在想我什么时候开始不讨厌男人了。”

“或者在想,男人的感觉也就这样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郑奇沉默,其实他现在在想她平时是怎么和女人那样的。

“那你想明白了吗?”郑奇又问道。

“没有!”何惜梅轻轻摇头,“我依旧讨厌男人!”

“额……”郑奇有些无语,“那你刚才怎么还让我留下来?”

“不知道,也许是生理需要,也许是看你顺眼。”

“呃,我很受伤。”郑奇笑着说道,“我们以后什么关系?”

“关系?”何惜梅轻哼一声,“没有关系。”

“好吧,没有关系。”郑奇点头。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要睡觉了。”何惜梅一个翻身,不客气地枕着郑奇的左手,身体微微蜷着,闭上了眼睛。

“好吧,我们睡觉!”郑奇弹掉了手里的烟,左手搂住她的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