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章 新的打算

第001章 新的打算

第二天,郑奇依旧起了一个大早,也许是生物钟,又或者是习惯成自然,时间刚好是早晨六点,他已经睁开眼睛好长一段时间。

何惜梅依旧蜷缩着在他身边,压着他已经没了知觉的左手。郑奇轻轻动了动,慢慢地把左手抽回来,她睡得很熟,完全没有感觉到,当郑奇把手拿出来的时候,顺便塞了一个枕头给她,她就像一只蜷着的小猫,朝着郑奇这边挤了挤。

郑奇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穿上一件衣服,像以往一样洗漱,然后找了一堆装备,刚想背到身上,随即一愣,这才发现距离他的训练结束已经过了很久,不过他却一直保持着这种习惯。

现在除了他,还没有哪个人起床。他回到了二楼,走到阳台边,看向了东北方向,心中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

“你在想什么?”依安蒂的身影出现在了他身旁,看着郑奇沉思的样子,她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是看看。”郑奇眼睛依旧看着东北方向,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估计回不去了。”

依安蒂眨了眨眼睛,看着郑奇的脸,估计是不明白。

“那个方向!”郑奇伸手指着他眼睛的方向,“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往前两千多公里,那里应该是我的家。”

“你想家?这就是人类的感情?”依安蒂问道,她轻轻的摇摇头,“那你干嘛不打一个电话回去?”

“算了……”郑奇又叹了一口气,“我的情况我知道,电话估计被监控,我打回去的话,或许会给我的家人带来麻烦……”

“但事情总有一天会露馅的,早晚不都是一样?”依安蒂又说道。

“不一样。”郑奇摇摇头,但他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你在害怕。”良久,依安蒂说了一句,“这是你训练结束之后第一次害怕。”

“哈哈哈……”郑奇笑了起来,“胡说,我哪里害怕了,小丫头不懂就别乱说!”

郑奇转身离开了那里,依安蒂在背后小声嘀咕着:“心跳加快,瞳孔略微收缩,呼吸速率趋向于不平稳,这分明就是害怕嘛!”

郑奇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继而满脸的黑线。

……

郑奇无聊的躺在沙发上,过了好久,终于有人起床。

洪明走了出来,过了一会儿,陈明升和郭守仁也来到了沙发旁,何惜梅最后也走了出来。

虽然两人发生了关系,但她并没有和郑奇表现出过多的亲密,依旧是像往常那样,淡然随意,只不过她看向郑奇的目光,已经和以前不一样,可能连她也没有发觉。

“何姐。”洪明让开了一个位置,让何惜梅坐了下来。

“随意点吧,现在就只有几个人而已了。”何惜梅说道。

一旁的郑奇说道:“别想这些了,今天正好是新年,街上可热闹着呢,你们就没有什么打算吗?”

“你难道要像其他家庭一样,几个大男人围在一起做饭?”陈明升冒了一句,然后看向众人。

“去,要做你自己做!”何惜梅说道,“大家出去吃,不要告诉我你们没钱!”

几人出发的时候原本以为还挺早的,但到了酒店,他们才发现他们错了,和他们抱着同样心思的人不少,差点就订不到位置了。

……

在做不少人脸色都已经有些发红,洪明举起了酒杯,说道:“作为最后一次的聚会,我们以后也要各奔东西了,让我们最后干一杯!”

再次碰了碰杯子,郑奇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洪明和陈明生都看向了何惜梅,说道:“我们还是跟着何姐,她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混。”

何惜梅放下酒杯,看向郑奇,说道:“我计划后天就走了。”

“这么快?”郑奇也知道他们迟早会走,但却没想到就是后天。

何惜梅摇了摇头,说道:“不快。我估摸着通缉令已经下来,呆在这里也没意思,倒是你,你和我们也差不多,你就没有计划?”

“我?”郑奇听到她这么一说,才发觉自己真的是哪儿也去不了了。

“不用担心,一个通缉令而已。”洪明看见郑奇迷茫的模样,笑着拍了拍身旁陈明升的肩膀,“这位好汉被通缉了五年,现在依旧过得逍遥快活,你还没开始通缉,担心个球!”

“话不是这样说吧?”郑奇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到陈明升满不在乎的样子,没想到他居然在逃多年。

“如果你实在想不到去哪里,就跟我们去玩玩,顺便避一下风头。”洪明又说道。

“那你们的目的地是?”

何惜梅说道:“我们要越过边境线,进入缅甸,然后去往缅甸和泰国,老挝三国的交界线,你们都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的!”

“金三角?”郑奇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名词,想到何惜梅昨天说的,湄公河刚好就经过那里。

何惜梅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现在这里混不下去了,我也该回去了。”

说完,她看向了郑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随后又放弃了。

“好吧,和你们去逛逛怎么样,刚好你们熟悉地形。”郑奇点头答应,在国内,他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

听到郑奇的话,何惜梅的脸上闪过一个开心的神情,但随即又恢复正常,恢复了沉稳。

反倒是洪明,听到郑奇说的,脸色大喜,说道:“那好啊,人多了那才不寂寞嘛,而且那里都是拳头大的人说话有分量,如果你够厉害,直接把政府军打出掸邦都没问题啊!”

郑奇笑了笑,和洪明击了一下掌,说道:“好的!我们说定了,到时候你可得带我去淘些玉石啊,缅甸不是号称玉石王国吗?”

洪明拍了拍胸脯,说道:“都包在我身上了,我可是党员来着,说话算话。”

“党员?”郑奇忍不住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你说什么?你是党员?”

“我是党员,有什么问题吗?”洪明很认真的说道,然后补充一句:“国党而已。”

“好吧,我输了!”郑奇举手投降。

事情定下来之后,郑奇看向郭守仁,就差他没计划了。

郭守仁耸了耸肩,说道:“等我的伤好了之后再说吧,可能打算去一些发达的城市发展,做一些正经的事情。”

郑奇点了点头,能走正道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至少以后不用担惊受怕了,“如果有资金问题,我可以帮你,别忘了,我的钱还在你手里呢,我可是股东来着!”

郭守仁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郑奇在变相的帮他,说道:“大恩不言谢,就等着日后我发达吧。”

“现在差不多晚上八点了,在这里喝酒不够刺激,我们去酒吧怎样?”洪明提议道,这里的人太少,没有那种环境,也没有那种氛围。

他的提议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不过何惜梅却一反常态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去吧,今天喝得太多了,我想自己走走!”

三人走后,郑奇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何惜梅看向他,问道:“你干嘛不走?”

“好吧,我们一起走!”说完,他走上前去,拉起了何惜梅的手。

何惜梅可能不习惯被男人拉着,她挣扎了一下,不过郑奇抓的很紧,一直拉着她往前走。

“怎么,不习惯啊?”郑奇笑着对表情有些不自然的何惜梅说道。

何惜梅点了点头,这种不是她主导,而是被人带领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而且也总觉得路人的眼光有些异样。

对于她这种心思,郑奇多多少少也明白一点,毕竟身为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道头子,哪个人不是对她恭恭敬敬,她平时也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下突然由大姐大变成了被人牵着走的女人,估计有点转不过身份。

郑奇松开了她的手,就在何惜梅疑惑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她的腰,拉着她往自己身上靠,说道:“慢慢地,你就会习惯的。”

“我讨厌这种感觉!”

何惜梅身体微微往外挪着,但她被郑奇给牢牢抱住,两人就这样在街上走着,和那些普通的情侣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男的神情很开心,女的神情就有些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