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7章 剿杀

第007章 剿杀(三更!!)

第二天早上,郑奇习惯性早起。天刚蒙蒙亮,太阳也只是露出了一个小头,不过根据天气情况判断,今天估计会是一个好天气。郑奇站在院子里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过了一会儿,身后的门打开,何惜梅从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你每次都起那么早?”何惜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慢走了过来。

“习惯了,活动一下吧!”郑奇笑了笑,其实他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时刻保持着警惕,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他都能立即醒来,这也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吃过早饭之后,郑奇和何惜梅在周围的村子里逛了逛,这里说是归东掸邦管辖,但其实附近的毒枭一大把,根本没有军队能够约束他们。而且这里处于南北佤邦的中间,三国交界的上方,来往的人员也比较复杂。

虽然高调禁种,但这里依旧随处可见一些卖烟的小贩。周围聚着一群人,大家都在商讨着价格,或者谈论着一些新鲜的事情。郑奇还没见过真正的鸦片买卖,好奇之下,他拉着何惜梅走了过去。

其实鸦片也就是黑乎乎的一块,用几张牛皮纸包着,巴掌大小一团,看想去就像一坨干掉的牛屎一般。除此之外,郑奇看不出它的任何特别之处。但就是这团牛屎一样的东西,却能从中提取出世界上最危险,最具诱惑力的东西来。而这些东西的根源,就是眼前这几个衣衫破破烂烂的农民,甚至比国内一些偏远地区的农民都不如。

有几个看样子是外地商贩的人拿出了一小叠人民币,郑奇估计有着一两千块钱,只见那名小贩乐呵呵地把一大团的鸦片放到了杆秤上,那种很老的杆秤,还吊着一个大秤砣。他小心翼翼的称量着,就是这一千来块钱,就几乎把所有的鸦片都买完,简直比废铁贵不了多少,真让郑奇费解。

“这里就是这样,这些小商贩们为了自己的生活,不得不种植这些东西。然而,他们所卖出去的这些东西是不足其它地区价格的五百分之一,就是这么便宜,就是这些无知的农民为了获得一个养家糊口的超低价格把世界上几乎近百亿的毒品种植贩卖出去。和其他毒贩相比,不得不说,他们实在是可怜!”何惜梅摇了摇头,对郑奇解释了一番。

郑奇看了那名欣喜的小贩几眼,也许这笔钱对他来说很重要,也许能让他过上一个月的好生活。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些东西经过倒卖和提纯之后,价格恐怕会翻上几百倍,又会让世界各地增添不少上瘾的人群。郑奇不禁觉得有些悲哀,不知道是悲哀他们的贫苦生活还是悲哀他们在无知中所制造的这些东西。

“我们走吧!”郑奇离开了这里,这些内幕让他对这些人有些同情,不过他不想多呆在这里,他的内心估计还有着最后一块净土。

“轰!”

一声震耳的炸响,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连地面都跟着震动起来。郑奇和何惜梅同时把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接着又是几声炸响,似乎是迫击炮弹轰击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了机枪隐隐约约的轰鸣声,整个空气都跟着震荡着爆炸的回音,一股刺鼻的硝烟味顺风吹了过来。

周围几个人欢呼几声,冲了出去,似乎是去看戏。郑奇看了何惜梅一眼,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她笑着说道:“你想看就去呀,我陪你。”

郑奇拉着何惜梅跟着那群人,穿过了几条街道,然后走出村子外边,来到里炮击声很近的地方,然后爬上了一处大约在两三百米高的山坡上。此刻山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嘴里议论纷纷着,甚至有人爬到了树上,拿着望远镜在观测。

郑奇站在了山顶,往前边看去,大概在三四百米的地方升起了一团黑雾,接着又是几声炸响,树丛里面又冒出了一团团的烟雾。而这时候,周围出现了一大批拿着枪和扛着RPG火箭筒的军队冲了出来,他们身后就有着一个小村庄,看来他们是那里的人。

“轰!”的一声炸响,炮弹在人群中炸开,鲜血残肢四处飞溅,还有一个被炸断腿的人躺在了地上,他看着下半身消失不见的双腿,两只眼睛瞪的死死的,惊声尖叫着。他在地上挣扎着爬行,又有一颗炮弹呼啸着降落在了他附近,等到烟雾散去,地上只剩下了一团碎肉,再也见不到刚才那个挣扎的人,连他的惊呼声也随之消失不见,旁边唯一留着的一只染血的鞋子证明着刚才这里存在着一个人。

山顶上看戏的人群一阵惊呼,随即又有说有笑地讨论起来,郑奇看了他们几眼,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一丝同情,反而是旁观者般的冷漠,对于近在眼前的生死,他们认为这是一件精彩的事情,还时不时伴随着欢呼。

麻木的民众!这是郑奇对他们的第一个印象,在“枪杆子出政权”的这片区域,民族武装和叛乱时刻存在着,战争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名词。谁有钱,谁就能组建反政府军队,谁也就能霸占更多的地盘,种植更多的罂粟,从而更加的有钱,军队更加的多,霸占更多地盘……一个非常恐怖的循环,真真切切的道出了这块区域的局势。

郑奇继续看着,对面方向跑来了一群军队,统统一起扛枪上阵。最终双方的人近距离接触起来,枪声连绵不断,不时有人倒下去,不时有人惊呼着后退。几发炮弹打来,人群中,树丛中又传来了几声惊呼,进攻的军队冲了过来,对着那些受伤倒地或者跪地投降的人没有一丝怜悯,提着步枪或者刺刀,对着那些人身上猛戳几下,他们只来得及痛呼几声,在地上抽搐几下,然后表情定格,永远的离开。

而且郑奇看到军队里面有老有幼,年龄段间隔非常之大,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扛着机枪就冲了过去,然后被子弹打中,倒在了血泊中。几名年纪在十四五岁左右,拿着一把几乎和他们一样高的步枪,他们从后面跟上来,枪口对着那些倒地没死的人连开几枪,鲜血喷到了他们还带着一丝稚嫩的脸上。不过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害怕,反而是一副兴奋的神情,甚至有人用刺刀把敌人开膛破肚,一副不亦乐乎的样子。

随后传来“咻咻咻”几声,几发迫击炮轰在了这个位置,那几名前一秒还在欢呼的少年在烟雾和火光的笼罩下,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碎肉,地上残留了一个还在冒着青烟的大坑,空气里传来了硝烟和鲜血混杂的味道,闻到了让郑奇心中有股莫名的悸动。

过了好一会儿,战斗似乎结束了。不过前方的道路上,哪里还看得到一丝泥土的颜色,统统都是血红一片,就连路旁的树木都变鲜血染红,好像被人在空中用红色的涂料挥洒一样,红色的地狱,看着让人心惊。

随后一队队军车开了过来,挤进了前方那个村子,接着又传来了稀稀拉拉几声枪响,车队开始返回,郑奇看见后车厢上蹲着痛哭的都是女性,没有一个男人,甚至还有不少年幼的女性。

“政府军这帮禽兽,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何惜梅看着那几辆军车,咬牙骂了一句。

通过旁人的议论,郑奇知道这是一场军政府针对同盟军的剿杀活动,而更深的一方面,似乎在警告着南北佤邦。这次政府军胜利了,他们把所有的男人都杀掉,老幼一个不留,只把女人带走。她们今后的生活无法预测,或许会成为一些人的玩物,或许会在试图逃跑的时候被杀死,反正她们以后的生活将会是悲剧性的。

看着一旁气愤的何惜梅,郑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到那些死了男人,死了爸爸的女人、女孩痛苦而无助的神情,他心中不由得一紧,抓住了身旁女人的手,紧紧地抓住,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