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8章 迷茫与解惑(上)

第008章 迷茫与解惑(上)

从刚才袭击到战斗的结束,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已。一个多小时,在众人漠然的谈话和议论声中结束,不过就是这短短的一个小时,却改变了一大群家庭的命运,他们的男人死了,村子也被烧毁,原本属于他们的财产也会被霸占。他们的家园彻底毁灭,他们这一族的生活也彻底走到了尽头。

何惜梅的心情不是很好,她很看不惯这些行为。但是她又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改变什么,这个地区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这种悲剧的事情,只不过不同的是,今天恰巧被他们碰到了。

郑奇转头看着何惜梅,说道:“别看了,我们走吧,这些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

郑奇的劝解是无力的,他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劝解何惜梅。不过他也是第一次见识了战乱的残酷已经人们扭曲的心灵,想想那些个十几岁的小孩,那些无助的妇女,他们祈求的目光……郑奇摇了摇头,在这里,多愁善感,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内心生出一股无力感,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强烈的危机感。如果政府军今天不是攻打这里,而是攻打他们所在的村子,面对凶悍的军队,面对他们的烧杀抢掠,他该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

虽然他个人实力强悍,但也仅个人罢了。空手他能对付五个同样空手的壮汉,拿枪他能独自对付十个拿枪的士兵,但五十个人呢?一百个人呢?而且对方不只是枪,还有炮,他能阻挡吗?以他的血肉之躯,一枚炮弹过来,他照样会和普通人一样,会和刚才那些被炮弹炸死的人一样。

该怎么办?这是他目前心中最大的疑惑,也是困扰他的地方。按照刚才的情形,在这里根本不会存在法律什么的东西,枪杆子,在这里永远是唯一的政权!残酷而现实的世界,真理就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经过这么一出,他们也没有心情继续去见识号称“小澳门”的果敢赌场。两人朝着原路返回,心情都有些沉重。郑奇除了刚才的触动,还伴随着一股茫然,对未来生活的茫然。

回来后,何惜梅有事离开,而郑奇则是在附近逛逛。虽说青山绿水是人们喜欢的环境,但如果过于青山绿水,恐怕就会无聊。现在的郑奇就是这样,这里通信不发达,一整天也只能通过一个收音机了解外面的世界,无所事事的人们通常会聚在一起闲聊,郑奇和他们没有话题,独自一人走到一旁,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那些妇女和小孩,特别是那些孩子,年纪不大的孩子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一时半会都不可能会安静下来,而他们手里的玩具,则令郑奇有些意外。

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孩子拿着一把黑色的64式手枪在孩子群里面炫耀着,看着其他孩子那羡慕的眼神,他似乎非常得意,而一旁的妈妈们似乎没有制止他们的这些行为,任由他们继续打闹。

郑奇看了几眼,感触良多。这些孩子的童年就在硝烟与战火中度过,从小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肯定会对一个人的性格产生影响。也许在他们眼里看来,手上这家伙只是一个特殊的玩具,特殊到能把一个人的脑袋打烂而已!长期以往,他们长大后也注定着他们会扛着枪去为政府或者反政府势力拼命。

但不这样,他们又能干什么?简单地读完书,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工作的地方,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要不就去种鸦片,要不就是去当兵。他卖鸦片可以像前面那几个农民一样,给自己挣到点糊口的钱,但这里并不是一个人的地盘,毒贩子之间的竞争,黑吃黑的情况同样屡见不鲜。或者可以当兵,当兵也可以领到一两百块钱,足够他们的生活,或许混得好的话,可以当上一名小头目也不一定。如果不这样做,他们所面临的结果就是饿死!

郑奇看着头顶的蓝天,眼前一个人影挡住了他的视线,歪头一看,洪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小板凳,坐在了他旁边。

“洪哥,你不去找你那些老朋友吗?”

“没了!”洪明摇了摇头,眼里出现一丝伤感。

“抱歉!”郑奇说道。

“没关系的,这种事情在这里是几乎每天都有。”洪明笑了笑,眼睛看着院子里那些玩乐的孩子,“没什么好奇怪的,只不过想到了我的家人而已。”

“哦?你的家人?”郑奇对洪明的认识不是很深,只知道他的格斗功夫和飞刀的技术非常了得。他曾经联合陈明升与洪明过招,两人几乎最多只支持了五分钟,不得不说,若是论拳脚功夫,恐怕郑奇单独一个人在洪明手上走不了几招。除了这些,还知道他对何惜梅特别的恭敬,有时候倒是给郑奇一种他是何惜梅管家的感觉。

“家人……”洪明低声说道,然后苦笑,“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郑奇点了点头,示意洪明说下去。

“我和其他人一样,原来是有家人的。一个温柔但有些唠叨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女儿。为了让她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当时我加入了风头很大的蒙泰军,靠着我一身的功夫,也获得了一些提拔,手底下带着一些人……”洪明掏出了一根烟,递给了郑奇,他摇了摇手,洪明又给自己点上。

“后来……原本可以给我的妻子女儿一个幸福的生活,不过坤沙最终惹到了军政府和佤邦军,他们大打了一场,在两个势力的联合下,我们自然就无法应对。其实那时候最危险的不是政府军而是佤邦军,他们实在是太强悍了,这场战争中坤沙的绝大多数军队都折损在佤邦的手底下,政府军也只是扮演着清理战场的角色而已……”

“到了后面,你也知道,坤沙投降,我们这些手底下的军队自然也遭到了佤邦军的剿杀,当我已经有了一些钱,打算带着几个好兄弟回去想把我的家人接走,远离这个动乱的地区。但我们遭受到了佤邦军和政府军的袭击,就在我家附近,我甚至看见了我妻子带着女儿跑了过来,但是一切都迟了,我的视线变得血红一片,鼻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腥味,我不知道是自己中枪了还是我的兄弟中枪了,当时我的注意力全部在我的妻子女儿身上……”

说道这里,洪明哽咽起来,两只眼睛变得通红,他用力吸了一口烟,居然还咳嗽了几下,接着用略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子弹穿透了她们的身体,她们身上喷出了鲜血,我甚至还听到了我女儿奋力呼喊‘爸爸’的声音,她那时也才十四岁而已,花一般的年纪,但我无能为力,我倒了下来,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她们被冲过来的军队用刺刀刺死在地上……”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居然没死,我躺在我兄弟的尸体堆里面,但我恨不得立即就死去。我无法动弹,过了好久,一群周围武装势力的人发现了我。当时一个年纪在十九二十岁左右的女人,或者说是他们的头目。我看到她的时候,居然差点哭出来,她的眼神和我女儿一模一样,有一丝柔弱,当更多的是坚毅。虽然年纪大了很多,样貌也漂亮很多,但她们的眼神却出奇的一致,我甚至在恍惚间,还以为是女儿来救我了……”

“那个女人是……”

“对!她就是何姐,当时才是二十岁,不过却是当地的武装头目了,那是我虽然三十出头,但身份却和她却没得比。呵呵……厉害吧!”洪明眨了眨眼睛,然后笑了出来。

“怪不得!”郑奇点了点头,原来洪明就是把何惜梅当作了他的女儿,不过由于何惜梅的性子,肯定很讨厌这些,所以洪明只能称呼她何姐,这也是就是两人年纪相差这么大,但洪明却如此恭敬的原因。

“不过你可不要对她乱说啊,她最讨厌这些煽情的东西了……”洪明笑了笑,这些事情他应该没对多少个人说过,甚至可能没说过,不过说完之后,郑奇感觉他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当然,我会替你保密的!”郑奇拍了拍洪明的肩膀,“虽然我不是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