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2章 营救(上)

第012章 营救(上)

天色渐渐变暗,夜晚正式来临,同时也带来了一丝丝的凉意。郑奇保持端着狙击枪的姿势一动不动已经有了好几个小时,期间只是通过吸管喝了一些水和吃了一点干粮,除此之外,他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仿佛一块木头在地面上生根发芽了一般。

郑奇一直透过狙击镜盯着关押目标的那个房间,期间男人不断试图挣扎,可是绑住他的绳子十分牢固,他的挣扎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反而还会浪费力气。倒是他身边的女人没有任何动作,也许是她有足够的冷静,又或者她已经无力反抗了。

夜晚的蚊虫很多,特别是这种野外的环境里,郑奇就算脸上涂了驱蚊的油彩,依旧不能阻止这些蚊虫汹涌的攻势。不一会儿,他身上唯一露出来的脸上和一小截手臂上就出现了好几个大包,一股痒痒的感觉传来,让人十分难受,这时候挠也不是,不挠也不是。

而对于狙击手来说,这种环境下的训练简直是家常便饭。我国的军队曾经把狙击手放在透明的箱子里,端着狙击枪,周围爬满了蜘蛛和蝎子等东西,那些小爬虫爬到了人的身上、脸上、脖子里,而狙击手也不能动,也不敢动,并且还要保持着射击的精准度,也就是因为这样,郑奇才对做好一名狙击手没有多大的信心。

郑奇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试图驱散这些感觉,不过这些还不是最要紧的,更要命的是,丛林间最为凶猛而且又无处不在的吸血鬼似乎嗅到了食物的味道,它们纷纷从头顶的树叶掉了下来,发出了几声细细的“啪啪”声,有些还掉到了他的脸上。

那些又长又细的东西,带着点黏黏的感觉,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旱地蚂蝗!

这些黏黏的恶心东西盯上了郑奇,它慢慢的吸附在郑奇的脸上,张开了它的嘴巴,咬开了郑奇的皮肤,它嘴里的分泌液具有抗凝血作用,使得郑奇的伤口流血不止。它贪婪的吸取着郑奇的血液,永远不会满足。而郑奇也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个小家伙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在变大着,甚至郑奇感觉它越来越重了!

“该死的吸血鬼!”郑奇在脸上拍了拍,企图让它震落下来。对付蚂蝗,最好不要用手去扯,否则它的身体一旦断裂在你的体内,将会引起感染。

郑奇感觉到它有松动的迹象,快要离开了他的肌肤,他急忙轻轻用手把它给拉了出来,把它放在了一块小石头上面,然后另一只手拿着军刀,狠狠的虐了它一顿,把它给剁成了碎片,以报刚才的吸血之仇!

“我讨厌这些滑溜溜的家伙!”郑奇把军刀插好,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头顶,生怕这会儿又掉下来一只蚂蝗。

“嘻嘻,给你一些膏药涂在脸上吧,根据刚才我的试验,这些东西应该能驱逐蚂蝗。”郑奇手上出现了一团带着清香的膏药,郑奇赶紧把它涂在了脸上,他可不想再被蚂蝗吸一次血了。

郑奇重新拿好狙击枪,这时,房间里多了两个男人。他们对着郑奇的目标不知道说着什么,只见目标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一个男人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歪了过去,鲜血沿着嘴里喷了出来。

似乎觉得无法从男人嘴里撬出东西,一个男人把目标移向了目标身边的女人。只见那个男人**笑着,粗鲁的一把撕开了女人的衣服,露出了她洁白光滑的身体,再把女人的两腿给分开,另外一个男人在对着目标吼着,还把他的脸转向了那个女人,似乎想要逼他开口。

郑奇就像一个上帝一样,看着这无声的一幕,狙击镜的十字准心不时的在他们两人身上移动着,他的手指也扣在了扳机上,此刻,他的手只要轻轻一动,就能决定他们的命运!

但是郑奇依旧没有任何动作,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看着。看见女人的裤子被脱下来,她哭着不断祈求,表情尽是凄凉与痛苦。旁边的男人则是高高在上般,一脸的笑容,仿佛非常得意自己的杰作。

再次看向目标,他的脸色阴沉可怕,身体不停抖动着,嘴里也在吼着。郑奇猜他此刻内心定是充满了无奈和矛盾。

“表演结束!”就在女人即将被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郑奇擅自改变了战略方案,扣下了扳机。

狙击镜中的那个脱裤子的男人头上绽开了一团艳丽的血花,身体在子弹惯性的牵引下,继续往前飞出,然而,令人惊奇的是,他在倒下去的过程中,那些喷出来的鲜血似乎凝固在了空中,从他的头部开始,整个身体迅速蒙上了一层白色透明的晶体,而且在往下蔓延,速度非常之快。

不过郑奇没有心思观看这壮丽的一幕,而是再次扣动扳机,一个连射,子弹打在了另一个男人的胸口上,这次他没有倒下,不过刚才那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从胸口开始,可以看见一丝肉眼可见的气体冒了出来,他的身体开始蒙上了一层冰晶,在几秒钟的时间内,他的表情彻底定格,整个人僵在了那里,眼睛瞪大,右手抬了起来,保持着生前最后一丝惊愕。

郑奇还记得,上次依安蒂对他讲过的。

“冰冻弹,顾名思义,能够冰冻物体的弹药。它的弹头比较容易碎裂,内部装有着一克左右的特殊化学物品,还有着大部分的高压缩液氮,当它炸开的时候能够迅速吸取目标身体的热量,致使温度急剧降低,估计能在几秒内降到零下20到零下30摄氏度左右。从而有效的控制住单个目标或者杀死目标。”

“但是目前由于技术问题,这些东西很难弄,失败的几率也比较高,我只能给你装在狙击枪上面,总的来说,这目前还算是试验款的子弹。”

郑奇从的短暂的回忆中回过神来,小心看了旁边的依安蒂一眼,她低声喝道:“盯着你的目标,现在赶紧解决哨塔上的哨兵!”

她目前没有对郑奇擅自改变战斗方案表示任何的看法,郑奇微微心安,调整枪口,瞄准了哨塔上面那个无精打采的哨兵。

就在哨兵即将转身看向目标所在的房间的时候,子弹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准确无误的打进了他的胸膛,哨兵被冻住,冰雕一般的立在了哨塔上。

“OK,现在我们按照原计划行动!”

依安蒂的命令下达,郑奇收好狙击枪,拿起身后装有消音器的M16步枪,消音器原本是没有的,但是依安蒂根据手枪消音器的原理,也给步枪配上了一个消音器,效果不错,声音比手枪都小了很多。

郑奇朝着山下冲去,一下子就来到了营地的左侧,在哨塔的探照灯来临之前,他翻身进去,然后躲到了一座小房子的后边。身体紧紧贴着墙壁,他必须小声,因为里面睡的都是一个个凶残的武装分子,他们一旦醒来,郑奇的整个营救计划就只能宣告失败。

一个人单挑一个军营,疯狂的行为,就这么在夜幕中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