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3章 营救(中)

第013章 营救(中)

虽然哨塔上面的人已经被郑奇彻底搞掂,但头顶那讨厌的探照灯还是在不停地摇头晃脑着,实在是烦人,而且也容易暴露。

“你现在的位置处于军营的左方向,而目标在你的右手方向,也就是东北方向,距离大概有400多米,直线前进的可能性很小。”

郑奇贴着竹子搭建成的房子,耳朵倾听着里面的声音。

几道高低起伏的呼噜声,看来这里的人睡得很熟,他可以从这里安全通过。

不过郑奇在离开之前,却绕到了房子的门口,拿出了一个阔剑地雷,悄悄的放在了门口左边,斜对着门口。

如果有人出来,第一时间就会触发到地雷,按照这个家伙的威力,估计能直接把这栋竹房子给拆毁,连同里面的人也要跟着遭殃。

做完这些,郑奇偷偷看了一眼地形,目标所在的位置从这里有一条大道可以通往那里,不过路边也有着不少泛着黄光的大灯,他一旦冲过去,影子估计会印在一旁的一排房子里面,如果有人没睡着,他就一定会暴露。

这个方法不可行,他试图寻找着其他的方案。

低头看着地面,由于这一带潮湿的天气,为了防止物品发霉,房子的建筑都是下部中空的。也就是说房子不是直接建立在地面,而是搭起了三十多四十厘米的高度,下面都是一片空旷的区域,完全可以容下一个人在下面爬动。

他趴低了身体,手肘带着大腿内侧往前慢慢挪动着,尽量减轻行动的声音,毕竟他头顶就是一群士兵,他可不想因为他的疏忽而打扰到他们的好梦。

由于房子与房子只见的间隔距离很小,郑奇很轻松的再次爬到了另一个简易营房下面,身下的土地湿漉漉的,鼻尖隐约闻到一股混杂着酒精的尿骚味,不知道谁在这里小便,不过郑奇敢肯定的是,这家伙绝对是躺在**,身体一侧,然后就掏家伙往外喷。

郑奇甩掉脑中的这些想法,绕到了这间房的房门前。和刚才一样,又一个阔剑地雷放在了他人察觉不到的角落,然后转身离开。

他离目标越来越近,不过前面很不幸的出现了一大块空旷的区域,周围都没有任何的掩体,通行又成了一个大问题。

郑奇眼睛四处瞄着,右手边不可能,但左手边有一个排水用的水沟,宽度不是很大,不过也足够容纳一个成年人。

他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有人,立即抱着枪迅速朝着那个位置跑去。

他在水沟面前刹住,由于几天前下过雨,加上这里的排水设施实在是垃圾,下端完全堵住,导致这里积了很多排不出去的雨水和污水。郑奇迟疑一秒,深呼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轻轻迈步下去,尽量减小水花的声音。

“真是糟糕,味道比我想象的还要重!”郑奇在脑海里嘀咕着,他右手端着步枪,左右摸着墙壁慢慢往前走着,速度不能太快,否则会有水声;也不能太慢,因为呆着这里确实不舒服!

“小心,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郑奇立即停住了动作,蹲底身体,眼睛瞄着上方。

一个穿着一条短裤的男人走到了郑奇正上方,离得很近。郑奇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酒味,对方并没有发现郑奇,估计这会儿已经完全迷糊了。对方看也不看,拉下来裤子,掏出了他的家伙来,看来是打算嘘嘘。

郑奇急中生智,掏出了军刀,学着青蛙的声音,“呱呱”几声,那个人也“咦”了一声,黑夜中他看不大清楚水沟里的景物,加上现在是醉酒状态,他根本没有一点警惕,弯低了身体,他凑过一个头来,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叫。

“呜!”沉闷的声音,伴随着刀子划破喉咙的细响。郑奇捂着对方的嘴巴,把脖子处的军刀收了回来,然后慢慢地把这个人拉到了水沟里面,他脖子处喷出的鲜血溅到了郑奇的身上,一股温热且带着腥味的感觉刺激着郑奇的神经。

解决掉这个麻烦,郑奇接下来很顺利的来到了前方。

晚上大多数人都在休息,或者有着其他的娱乐,因为郑奇听到了女人的浪叫声,让他不禁又想到了刚才那个被强迫的女人痛苦祈求的样子。摇了摇头,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跑出脑后,他不是上帝,也不是救世主,他其实不对任何人有责任,他只是一个为了赏金而来的猎人!

惯例在门口放了一个阔剑地雷,等到探照灯扫过去之后,郑奇快步而又安静的跑向了停着几辆卡车的地方,蹲在了被黑布遮掩的高射机枪旁边。

刚想要掀开看看,依安蒂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时间了,又有两个人朝着刚才那个房间走去,你必须赶在他们发现尸体之前解决他们!”

收起好奇心,郑奇继续抄小道。从房子旁边加速前进,然后来到了又一个临时搭建的竹房子旁,蹲了下身子,继续从地下往前爬去。

他来到了目标所在房子的左边,刚想继续爬的动作立即停了下来,微微转头,眼睛看到有四只脚从他的身旁走过,离他不过二三十厘米的距离,他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等到他们走过去,郑奇推开了步枪的保险,枪口微微抬起,瞄准了两人后面的那个人。

“不行,就算有消音器,声音还是能够让前面的人听到,你必须另想他法。”依安蒂阻止了想要开枪的郑奇。

郑奇收起了武器,抽出身上的虎牙MT,慢慢地爬了出去。

“通往目标的房子有一个拐角,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郑奇压低身子,脚掌分开,微微呈八字往前走,减轻声音的同时开始加速。可惜这样子还是发出了点声音。

他还是有些心急或者紧张,不过好在这周围不时传来虫子的鸣叫声掩盖了他发出的声音,也让他侥幸通过。不得不说,有时候,幸运,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前面两人相隔一段距离走着,大概五六步。就在前面那个人消失在拐角,后一人即将要跟上的时候,黑影一闪,郑奇动了。

一支强有力的手掌捂在了对方的嘴巴上,手里巨大的劲道像是几乎要把他脸上的骨头也跟着压碎,当他明白死神到来的时候,他的脖子已经被切开,嘴巴不断地一张一合,好像在求救。此时的景象就像突然被开了静音的电视剧,只能看见他的动作,而听不见他的任何声音。

郑奇把他拖到一旁,这时前面的那个人已经在推门,只要门一开,他第一眼就会见到那两具冻成冰雕的尸体,就算他反应再迟钝,也会在两秒内叫出来!

郑奇这时不再保持安静,爬起来的同时加速往前冲去。

在男人打开房门的时候,郑奇撞到了他的背后,连同他一起挤进门去,握着军刀的右手朝着他的后背刺去,斜往上刺出,扎进了他的肺部,让他的声音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