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21章 毒

第021章 毒

(五千字,当两章看吧。)

杀掉了那个人,郑奇跳起来,脸色平静的擦了一下军刀,然后插回刀鞘里。对于他肩膀上被刺的那一下,他根本没有感觉,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他全身的精力无处释放,现在就想要继续找几个对手玩玩。

郑奇跑了回来,找到了那个帮他拿枪的男人。

“我们走,去救回你们的老总。”

当两人朝着原先鲍祥逃跑的方向追去的时候,依安蒂已经提前发现了对方。

“我们退到那边的小山坡,占领高点。”郑奇带着那个男人跑向了旁边一处山坡,蹲在了树木丛中。

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狙击枪,郑奇打开枪上的双脚架,架好狙击枪,然后趴在了地上,并快速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大约四百多米外,郑奇发现了在另一条路旁的鲍祥,以及他身后一个拿枪盯着他的外国佣兵。

也许那个人对自己还呆在前面的队友非常有信心,他并没有过多留意周围的环境,从而让他直接暴露在了郑奇的枪口下。

很轻松的,扳机轻轻一扣,那名佣兵的脑袋在狙击镜里喷出一团血花。

“你们身后又过来一批人,暂时无法计算威胁度。”

依安蒂的话刚说完,郑奇就听见了几声枪声,然后是武器交火的声音,最后声音停了下来,又听见了几声喊话,似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说的是当地语言,他听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他觉得有些熟悉。

那个男人拉了拉郑奇的衣服,郑奇扭头一看,他此刻一脸的慌张,嘴里说着:“是敌人!他们杀光了刚才那几个人,现在朝这边过来捉我们了!我们——”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郑奇身后的树木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对方居然来的这么快。

“还击!”郑奇一个翻身,拿出身后的G36C,对着来人的方向连续开枪,密集的子弹扫进了树丛中,对方被密集的子弹制压,只能不断后退,然后躲在了大树后面,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还击。

也许郑奇现在明白那些民兵为什么这么喜欢扣死步枪的扳机扫射了,因为看着敌人不断退缩,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心中自然会有一股成就感,而且也能营造一种天下无人能匹敌的气势,这样的感觉确实挺爽的,只不过死得也挺快的。

“撤!”

郑奇打完子弹,和那个男人往后退去,躲在了树木后面,并迅速换掉手中的弹匣。

对方见到枪声停止,这时赶紧冲了过来。

他们发现了躲在大树后面的两人,其中一个人看到他们没有其他的同伴,而且火力也不是很强,当即叫嚷着就冲了过来,拿着手里的AK47也不管准头,胡乱一阵猛射,子弹都飞到了天上他都不懂。

郑奇掏出手枪,很乐意地顺手给他一枪。

郑奇趁机扫了一眼,对方人数不多,只有七八个人。而且最重要地一点是,对方只是普通的民兵,不是刚才那几个强悍的佣兵。要对付这些蹩脚的民兵,那是绰绰有余,何况他现在也急需发泄,这些人正是最好的陪练对象。

“你在这里警戒!”对那个男人吩咐一句,郑奇居然冲了出去。

借着周围的树木,郑奇左突右闪,做出了一个个惊险的动作,而且在躲避之余,还抬枪给了他们一人一轮点射,当把第四个人的脑袋打破的时候,当他们同伴的脑浆溅到他们身上的时候,这群人的胆子终于被吓破了,一人尖叫一声,赶紧转身逃跑,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郑奇刚想追击,左边树丛动了一下,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一把手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冷汗一冒,意识刚到,身体就有了动作。

“砰”的一声,手枪响了起来,耳边先是一声轰鸣,然后轰鸣的感觉又迅速消退,郑奇这时也抬起了手里的枪!

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还有一把M9黑洞洞的枪口!

他原本是可以立即扣动扳机,让子弹穿透对方的脑袋的,但他却在关键时刻愣了那么一下,手指头松了开来。

但随即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大喊一声小心,并朝着那个人扑去。

药物刺激之下,他全身的感官无比灵敏,甚至清晰听见了对方手枪撞针击打在子弹底火上面的声音,然后眼前冒起一阵一闪即逝的火光,鼻尖嗅到了硝烟的刺鼻味。

“啪!”

“砰!”

两道枪声响起,一道低沉,一道响亮。但一样的是,他们的子弹都朝着郑奇身上飞来。

一颗打在了他的左肩膀上,子弹余势不减,从左胸口贯穿而出,那股巨大的力量,是狙击枪的子弹无疑,饶是郑奇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但还被被这股力量给往前推倒。另一枪也一样打在了他的左胸口,不过似乎没有那种血溅的感觉。

正如依安蒂所说的那样,这名字称为“燃烧的生命”的药物确实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就算子弹打在他身上也同样如此。

“别开枪!”郑奇这句话是对两个人说的。

刚才那一幕很危急,他身前身后两个人都发现了对方,也都同时抬起枪口对准对方,他没有来得及多想就扑了过去。不过被他这么一搅合,子弹就全部打在了他的身上,但更令人惊奇的是,他却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大喊着。

那个拿着狙击枪的男人一愣,放低了枪口,赶紧跑过来。

被郑奇压在身下的人也是一愣,居然忘记了反抗。

郑奇喘了一口气,然后不由得一阵苦笑,面前这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他很熟悉的女人。

“我们又见面了。”郑奇突然有些心烦,不知道如何开口,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么一句。

没错,郑奇最意想不到,最不希望发生,最为恐惧,最为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个女人就是何惜梅,当初他决心在这里闯荡一番的最根本因素,也是他这么努力的原因所在。本来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他所关心的人,但奈何天意弄人,他们居然会在这种情形下相遇,而且还是敌对的一方。

过了几秒,何惜梅神色一变,猛推了郑奇一把,然后一个膝盖顶在了郑奇的肚子上,抱住他的脖子,身体借力往外一甩,把郑奇推到了一边,接着爬了起来,捡起地上的枪就要离开。

郑奇脚一勾,勾住了她刚迈出去的腿,她一个猝不及防,就被郑奇呈剪刀的双腿状给夹住,然后用力一扭,她脚下不稳,倒在了地上,郑奇翻身再次压了上去,喘了几口气,抓住她的手,说道:“别跑,这附近都是佤邦的士兵,你跑不掉的。”

虽然郑奇感觉不到痛苦,但由于剧烈的运动,血液循环加快,他肩膀上的鲜血越流越多,甚至有不可控制的趋势。衣服红了一片,有些血液还沿着他的衣服滴落到了何惜梅的身上,她看着郑奇的肩膀,愣了神,随后放弃了反抗。

一旁的那个男人虽然不清楚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但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他们关系非同寻常,在心中纠结了一下,想到刚才郑奇救了他好多次,在报恩和效忠的抉择下,他做了一个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你们赶快躲起来,鲍总他就在这附近,待会会有不少人过来的。”

他的话提醒了两人,郑奇刚想爬起来,但全身突然兴起一股无力感,没感觉到痛,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就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刚爬起来一点又倒在了地上。

何惜梅赶紧把他扶了起来,看了一眼他肩膀上被子弹贯穿的伤口,一片血肉模糊,连她也吸了一口冷气。

“你的肩膀被子弹穿了过去,现在还没死,真是万幸!”何惜梅看了一下他的肩膀,被子弹打中,打出来有时候比留在里面还好,而且郑奇中了这么一枪,现在还没死,也说明没打中要害,“你的胸口也被打中了,不过……”

何惜梅摸在了郑奇的左胸的刀鞘上,一把被子弹打中,扭曲变形的strider军刀拿了出来,“这把刀保了你一命!”

郑奇勉强一笑,说道:“是你留了我一命,如果你开枪再偏一点,我就死在你手上了。”

郑奇的话有些凄然,他想过自己的千万种死法,但唯独没有预料到的就是这一种,还好没死,要不然他真的无法接受。

何惜梅眼里的挣扎逐渐消失,仿佛在心里下了什么决定,她扶住郑奇,对着那个男人说道:“你们的人就在前面,快点把他送到那里,他需要一辆车。”

“你跟着我。”郑奇拉住了她,“你一个人跑不掉的。”

何惜梅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暖意,但她的脸上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说道:“跟你走,让你把我送到佤邦军的手里吗?”

郑奇抽出身上的M1911手枪,递给了何惜梅,说道:“如果这样,你就尽管开枪好了!”

“收好你的东西,我自己有枪!”何惜梅转过身去,没有接过他的枪。

“好啦!你听我说,要是现在过去,你的身份是一个大问题。”郑奇咧嘴一笑,然后看向了何惜梅,“你给我说实话,那群士兵都认识你吗?”

“不,他们是南掸邦的,我只是临时加入他们而已,只有那几个佣兵认识我。”何惜梅摇摇头,她身上的衣服和那群士兵不一样,倒是和郑奇差不多的打扮,如果他俩站在一起,别人肯定会认为他们是队友。

“那就好,我们现在朝着鲍祥那个方向走去。”郑奇说道,“你不用怀疑,鲍祥这个人也有些脑子,如果你突然出现,说不定他会怀疑你。但如果你带着我和这位小伙子一起往前突进,摆出一副要来拯救他的样子,他反而不会朝那方面想。”

郑奇冒险了一次,不过话也是这么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鲍祥无疑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是最危险的,但如果他们毫不忌讳的靠近他,或许能起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们走。”何惜梅点点头,扶着郑奇往前走。

“这位大哥,我来背你吧!”那个男人走了过来,想要背起受伤的郑奇。

“别动!”何惜梅把手枪指在了他的脑袋上,“你们男人毛手毛脚的,怎么会背人?你走在前面,不要妄图有什么小动作,否则我会第一时间打死你!”

男人看了一眼郑奇,郑奇点了点头。

他抱着狙击枪,走在了前面,说道:“刚才我看见鲍总了,他就在这附近,我们或许还来得及。”

何惜梅扛起了郑奇的右手,让他靠着她的身体,跟上前面那个男人。她右手依旧拿着手枪,手指头放在了扳机旁边,目光充满了警惕。

才走出去好几步,郑奇感觉脑子有些迷糊,力气也越来越小,伤口血流不止,但惟独缺少的就是疼痛,这给他一种自己没事的错觉。

“你看你,逞什么能,想做英雄,哼!要是子弹偏一点,你的小命就没了!看你以后怎么玩?”何惜梅看了表情古怪的郑奇一眼,眼里流露着关心,但话语上却是非常尖酸刻薄。

郑奇听了何惜梅的话,想笑却笑不出来。他这次确实是非常冒险,但是想到身边的女人,想到刚才那危急的一幕,他又觉得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怎么?没话说啦!平时不是很能说的吗,现在怎么一副怂样了?”何惜梅依旧没有停止她对郑奇的讽刺,“看你这样子,就是外强中干,看起来有点能耐,其实根本就是废物,只能丢人现眼!”

他们的身份似乎换过来了,上次他也是一直在和她说着话,不让她昏过去,这次轮到她了。刚想到这里,他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起来,世界似乎也跟着摇晃着,全身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消失,连站稳脚跟都成了问题,眼皮特别的沉重,他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的休息。

依安蒂的声音打破了郑奇沉闷的脑海世界:“郑奇,你的枪上是不是使用了那五发没有打完的子弹?”

听到依安蒂这么一说,他这才记起来,当初他打完那两发冰冻弹之后,然后把枪给了那个男人,最后拿回来的时候又换了一个弹匣。被依安蒂这么一说,他突然想到,这些小容量的弹匣似乎装的都是特殊子弹……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

“如果是的话,按照你现在的情况看,被打中的子弹上涂有特殊的毒剂,你将会在一段时间内昏迷,出现幻觉,而且伤口会不断地流血!”

依安蒂带着歉意的声音继续传来:“我会给你制造解药,但在解药给你之前,你给我保持清醒,一定要坚持住!”

郑奇感觉越来越难受了,那股晕沉沉的感觉挥之不去,就像陷入了梦魇一般。他无法醒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往下坠落着,周围尽是黑暗冰冷的空间,他越坠越深,原本触手可及的光明现在似乎都离他远去了。

“喂!你这混蛋,才中了一枪就不行了!”何惜梅依旧在他耳边说话,但是声音已经出现了无法掩饰的慌乱,“醒醒,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

郑奇嘴里喃喃着,声音很小,就算耳朵贴着他的何惜梅都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他的肩膀不断流着血。何惜梅停了下来,抽出她身上的绿扁帽求生刀,轻轻割开他肩膀上的衣服,随即愣住了,郑奇的伤口周围蓝了一大片,就像被人用墨水涂蓝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中毒。

“这……这是怎么回事?”何惜梅看着郑奇的伤口,眉头皱了起来。

前面那个男人也跑了过来,看见郑奇昏迷的模样,脸上也吓得不轻,腿都有些发软,要知道,这一枪可是他开的呀!

“你到底干了什么?”何惜梅狠狠一脚踢在了男人的肚子上,直接把他给踢飞了三米多远,手里的手枪指着他,手指头扣在了扳机上。

男人并没有看何惜梅手里的枪,而是看着郑奇,颤抖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这枪是这位大哥给我的!”

何惜梅深呼了几口气,眼里的愤怒渐渐消失,又把枪收了回来,对着那人说道:“你现在快点带路,至于我的身份,你最好选择合作!”

男人点点头,加快脚步往前走。

又走了一小段距离,这会儿已经发现了前方慌慌张张跑过来的鲍祥,而他远处的身后追着两个拿枪的士兵,他们没有开枪,应该是要活捉。

鲍祥看到了前方有人,而且还是佤邦军队打扮的,他脸色一喜,赶紧跑了过来。

何惜梅抬高枪口,对着追来那两个人开了几枪,子弹打在了一个人的脑袋上,另外一个人惊叫一声,拔腿就往后跑!

鲍祥这时候也跑了过来,他弯着腰,两手撑着大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着三个人,眼睛留在了何惜梅身上,说道:“谢谢帮忙,你救了我一命!”

“没事!”何惜梅嘴里吐出了冰冷的两个字,手里依旧握着枪。

“他怎么了?中枪?”鲍祥发现了迷迷糊糊的郑奇。

“子弹上有毒,他现在急需送医院。”

“毒?那我们要赶快了,这事情可不好耽误!”鲍祥说道,“送回北佤邦,那里有医院。”

何惜梅点点头,把手枪插回了大腿处的枪套上,带着郑奇往车队的方向走去。

那里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佤邦军占据了优势,看到他们的司令,一群士兵赶紧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