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22章 冤家

第022章 冤家

迷糊中的郑奇一直保持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意识,这一丝丝意识让他保持着最后的清醒,让他在黑暗的深渊中痛苦地挣扎着,但又无法挣脱出来。

周围有着许许多多的声音,仿佛在呼唤着他,又仿佛在吸引着他堕落。脑海里一个模糊的身影,她的声音轻灵而圣洁,一直呼唤着他,慢慢地,伴随着一股电击的麻痹感,他听清楚了黑暗中的声音。

“郑奇!保持清醒!你很快就会没事的!”

他可以想象依安蒂在说这些话时焦急的模样,平时那可爱的脸上定是充满了愁容。

全身的力气仿佛增大了一分,另一个声音也闯入了他的脑海里。

“给我坚持住了,这次算我欠你的,以后你想要我怎么还都可以!”

这是何惜梅的声音,没想到她也在自己的旁边,不过听她的语气,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对自己服软吧。

又一次强烈的电感袭来,郑奇跟着全身一抖,这次的感觉比以往更加强烈,就像有人接了一根电线,插到了脑袋里一样,就连灵魂都在抽搐着。

“啊!!”郑奇猛地睁开眼睛,剧烈地喘了一口气,肩膀上的疼痛提醒着他,他还没有死!不过身体很虚弱,也感觉到了痛,那个药效应该过去了。

他躺在了一张**,头顶还有着几盏关闭了的手术用灯,何惜梅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她看到郑奇醒来,脸上的欣喜冲淡了刚才疲劳的神色。

“嘿,美女!”郑奇对她打了一个招呼,不过脸色非常难看。

“醒啦!”何惜梅在郑奇的胸口上锤了一下,她这可是用力的,让郑奇差点就要爬起来。

郑奇刚想低头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何惜梅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并且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说道:“不看就再给你一次!”

郑奇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啊,再来一次!”

何惜梅果然兑现承诺,又在郑奇嘴唇上亲了一下。

“我靠!”

郑奇在她亲完后,低头一看,自己整个肩膀连带着胸口都变成蓝色一片,而且似乎还有蔓延全身的趋势。

“都叫你不要看了!”何惜梅的语气带着责怪,嘴巴微微翘了起来,似乎在嗔怒,郑奇又低头看了一下。

“还看!这下好玩了吧?”

郑奇郁闷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感觉非常不好,非常不好!让我想到了动画片里面山那边的蓝精灵!”

何惜梅笑了出来,帮他把被子拉上,说道:“你现在想吃东西吗?”

郑奇摇了摇头,他没胃口。

“给你削个水果怎么样?”

郑奇还是摇头。

“那我带你出去玩?”

郑奇这回点头了,不过却轮到何惜梅摇头了。她眼里闪过一丝暗淡的光芒,说道:“你还是乖乖躺着吧,大不了再亲你一下!”

“是不是没救了?”

郑奇问了这么一句,两人对视着,然后沉默了下来,不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何惜梅开口道:“找了很多个医生,他们提取了你的肌肉组织细胞,血液,子弹等沾染毒素的东西。发现侵入你身体的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毒素,已经侵入了你的细胞,目前的药物都无法消灭。不过你不用担心,再过一天如果还没有办法的话,我会把你转到欧洲,那里的医学水平比这里的高很多,一定会有希望的!”

就在郑奇沉默的时候,依安蒂的声音传来:“行了,你的解药已经研制出来,还好你坚持到了现在,要不然我也没办法了。”

郑奇松了一口气,在口袋里掏出了一枚药片,然后吞了下去。

“你吃的是什么?”何惜梅奇怪的问道。

郑奇刚想回答,但是眼睛骨碌一转,心里想到了些好玩的,一个搞怪的计划冒了出来,当即装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道:“我觉得我没希望了。”

“你吃的到底是什么!”何惜梅脸色一变,伸手掐住郑奇的喉咙,不过已经迟了,他早已把药片吞了下去。

“这是能让我快活的东西。”郑奇平静的说道。

“你!你这混蛋!”何惜梅一只手撬开他的嘴巴,另一只手就要去抠他的喉咙。

郑奇抓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行为,说道:“这样会让我很痛苦的,不如来一个痛快呢!而且这是速溶的,味道还不错!”

“你有病啊!”何惜梅突然狠狠一巴掌扇在了郑奇的脸上。

郑奇愣在了原地,两耳嗡嗡作响。挨了一巴掌,脑袋迷迷糊糊起来。他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彪悍,直接抡起巴掌就扇,丝毫没有迟疑,也没有心软,这让他有种自食苦果的觉悟。

郑奇刚想发作,谁知何惜梅扑到了他的怀里,哭了起来,无助和痛苦的哭了。这还是郑奇第一次看见何惜梅落泪,他有些不知所措,原来在她坚强的外表下,也有着非常柔弱的一部分。

郑奇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刚想要解释些什么。

“你真是混蛋!为什么要挡那一枪,你真的以为你是英雄吗?你还想救美?开什么玩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种东西?你就是个狗熊,就只配给英雄提鞋!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然后对你**?真是可笑,对我有意思?你还不如直接明说呢,兴许我哪天高兴,从了你也不一定!但是现在,我讨厌你!我只想一枪干掉你,打烂你的脑袋!”

何惜梅声音嘶哑的吼着,她变得无比激动。但下一刻,她的眼泪突然止住,在郑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枪,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面,嘴里决绝的说道:“我会陪你的!”

“住手!”郑奇差点被她吓破胆,猛地一个翻身,顾不上肩膀的剧痛,把何惜梅给压在了身下,抓住她持枪的右手一个反扣,夺过手枪,嘴里怒骂着,“真是疯子,疯婆娘!**要我命啊!”

身下的何惜梅虽然被郑奇给制住了,但她依旧不服输,右脚猛地回击,膝盖击在了郑奇的后背,他控制不住,往前扑到。接着何惜梅伸手抓住他的手,往里头一扭,另一只手就要夺过他的手枪。

“妈的!别疯了!刚才那是解药!疯婆娘,你想要干掉我吗!”郑奇抓住了何惜梅的手,使劲往下一压,然后夺过了手枪,丢了出去,他还不解气,直接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扇了几巴掌。

“来呀!想干掉我,老子就先干死你!”郑奇也被激怒了,他一手挡住何惜梅进攻的右手,一手抓住了她的揪住郑奇衣服的左手。

“你说什么?”何惜梅停下了动作,任由郑奇抓着她。

“老子要干死你!”郑奇吼道。

“前一句!”

“刚才那是解药!”郑奇下意识脱口而出。

“什么?!”何惜梅一愣,然后挣脱郑奇的束缚,猛地一拳朝着他的脸上扫来。

郑奇头一偏,伸手抓住了她的拳头,让她动弹不得,同时嘴里骂道:“奶奶的,让我来教你怎么做女人!而不是悍妇!”

“怕是你没这个本事!”何惜梅身体往下一弯,右脚伸出,勾住了他的脖子,左手抱在了他的后脑勺,然后手脚一起用力,并且左脚的膝盖趁势而上,朝着郑奇的右脸击来。

郑奇伸手挡住她的左膝盖的重击,但何惜梅一声冷笑,勾在他脖子上的脚猛地用力,夹住了他的头,整个人跟着往后一拉,郑奇以一个往前扑倒的姿势跪倒在了**。

“臭男人!你以为你有这个能力吗?”

而这还没完,何惜梅灵巧的手绕过了他的脖子,右脚松开,另一只手抱住他的后脑勺,微微往上一抬,呈现出一个角度。郑奇冷汗直冒,这女人还真疯狂,随便动手就是一个杀人的招,如果用在一般人身上的话,她只要轻轻一用力,那颈椎骨指不定就断了,但她今天遇到的是郑奇,他脖子处的肌肉无比的发达,任由她如何用力,郑奇愣是一动不动。

“臭娘们,让你一下,你还真得寸进尺了!”郑奇自然不会服输,双手一伸,抓住她两条大腿,往上一推,腰部用力,把何惜梅给重重的撞到了床尾,而脖子也趁机挣脱,然后双手立马抓住她乱动的腿。

现在他是知道了,何惜梅近战的腿脚功夫非常厉害,想要制住她,想要保住男人的尊严,他必须玩真的了,而且也只能玩真的,要不然待会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她给制服了,那以后还混条毛啊!

搞掂她的腿之后,郑奇轻松不少,脖子一扭,躲过她的拳头,然后抓住了她的手,再用身体的重量压住另外一条还没有来得及行动的手。这时候,他们两个都无法动弹,不过郑奇却还空出了一只左手。

“哼,你就这点能耐吗?”何惜梅虽然被压着难以动弹,但是嘴上依旧不服输。

“你待会就会向我求饶的,我保证!”郑奇知道语言上是无法取胜的了,只能用在行动上证明。他左手摸索着往下,他要干什么?刚才他可是说过的,干死她!

在郑奇做坏事的时候,她的双腿突然挣脱了一点,然后并拢起来,夹住了郑奇的脖子。看样子是想借助他的脖子作为支点,然后翻身过来。

不过郑奇却突然阴谋得逞般大笑起来,松开双手,抓住了她的裤子,由于她那个动作,所以屁股抬了起来,郑奇一下子就把她裤子拉掉,然后脖子一扭,双手撑开她的大腿,往下弯腰,躲开了她双腿的攻击范围,把头往后移了出来。

“哈哈哈……我倒是要看看你求不求绕!”郑奇低头看了一眼她光洁的下半身,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郑奇抓住了她的腿,然后解除了自己的武装,身体压了上去,抱住了她的身体。

“嘿嘿,你输了吧,怎么不敢动了?”郑奇压在她的身上,挑衅地捏了一下她的脸。

“谁说的,先输的人一定是你!”

她还是不服输,然后两人又开始了另外一场战斗!只不过,这种战斗实在是有伤和谐啊……

(这个星期好像是那个什么推啊,今晚要不要加更意思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