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4章 黑夜突袭(下)

第044章 黑夜突袭(下)

黑夜在继续,屠杀依旧在继续。

尽管是第一次正式的、团体的行动,但在此次集体行动之前,他们已经历经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战斗,每个人都有着十足的对敌经验,心理素质足够坚韧。尽管今晚所要面对的敌人是他们的五倍多,但凭借着他们密切的团队配合,长期磨练出来的过硬技术,加上普通人永远无法比拟的身体素质,他们就如同一把利刃,无声无息中把将近一半的敌人葬送在了睡梦中。

同时黑夜也给了这支部队最好的掩护,他们利用周边各种各样的物体进行突袭,帮助对手击杀敌人,一个配合着另外一个,紧密无间的配合让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倒在了他们的刀口下。他们就像一群死神,迈着缓慢的步伐,但每走一步,他们就挥舞着手里的镰刀,把一个个生命彻底收割。

尽管已经够小心也隐匿了,但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迎来了正面战斗,也是真正考验他们团体作战实力的一刻。

“猎鹰,我们这里完成任务”何惜梅确认的声音传来,“全队已经在指定位置待命”

“收到,原地等待。”郑奇的右手边,何惜梅所带领的一群人已经集中在了那个位置,等待着下一步的指令。

“依安蒂,前方的情况如何?”

“前方拥有291个活动目标,他们大批集中,突袭的几率已经非常之小。建议正面进攻,他们所处的位置刚好能够被迫击炮所覆盖,而且他们相对于这里地势较高,这就空出了一片扫射地带,火力支援组的人完全可以用机枪把他们全部挡在前方。”

前面的据报告是营地指挥官所处的位置,周围有着大批士兵和武器,由于位置的关系,空出了一大块的空地。想要像刚才那样偷袭,恐怕非常困难,而且一旦被发现,将会迎来被敌人围攻的后果。

所以现在唯一只剩下方案便是硬碰硬。这也是真正考验战术的时刻

“迫击炮小队准备。”

“报告长官,我们无法看清你们的位置”一名士兵的声音传来。

“不用担心。”郑奇在无线电里说道,“待会我们会发放信号荧光棒,你们把荧光棒所在的位置用炮火覆盖一遍,ok?”

“明白,长官”

“黑熊该是你们动手的时刻了。”

“早就准备就绪了,还以为今晚没我们的事了呢”黑熊笑着说道,他们蹲在草丛里呆了十几分钟,看着一个个队友在行动,他们实在是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代替他们,但由于这个位置是最优的火力覆盖位置,他们是保障队友安全的最后屏障,坚决不能乱动。

“剩下的突击队守住自己的位置,我们从三个方向把这群敌人压制在一个区域,让迫击炮的炮火彻底淹没他们”

“老板,帅哥……”郑奇点了几个人,“你们几个跟我去投放信号荧光棒”郑奇取出了身后的几根绿色的短棒,这些在夜黑里会起到很强的照明指引能力,避免因为位置不清而引发的误伤。

几个人拿着装备,悄悄地跑过去。前面是大片营区,人员比较密集,而且由于指挥官的位置就在这里,所以防卫很严。

但这些都难不倒郑奇他们,借用着周边建筑的掩护,他们成功潜入到了指定地点。

郑奇抽出了荧光棒,拍了几下,一道耀眼的绿色光芒散发出来,他悄悄地丢了出去,把这块重要的区域在黑夜中划分出来。

“猎鹰,等等”郑奇刚想跑回去,老板叫住了他。

老板指了指周围这些营房,小声地说道:“我听见里面的呼吸声特别的重,估计人数不少,如果我们装一个c4炸药在这里,恐怕会起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好主意,赶紧实施”郑奇点了点头,看向了旁边的一条路,“我去那里弄几个东西。”

老板掏出一个巴掌大的c4,刚想贴在屋子的墙壁上,一旁的英雄赶紧拉住了他,说道:“放这里效果不大”

“以前我干过这种事,要放就放下面”英雄指了指屋子底下,“从下面引爆,能直接把这房子给掀翻。”

“嘿嘿,这个主意不错”老板钻了下去。

郑奇跑到了一条通往营地下方的必经之路,偷偷堆起几个石头,然后从身上取出了一个m18a1反步兵地雷,设置为感应引爆模式,只要有人进入这个地雷的感应区域,它就能畅快的爆炸起来。

郑奇左右看看没人,又叫依安蒂给他制造了几个阔剑地雷,然后沿着这条路慢慢往下走,每走几米就装一个地雷。在石头和黑夜的掩护下,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这里被人装了东西,而郑奇也很坏的发挥了依安蒂的作弊能力,搞得这一路上都是地雷。

他不讲究任何布雷的方法,直接就有多少放多少,完全一副地雷不要钱的态度。如果让别人看到他这么布雷,恐怕永远都不会兴起和他作对的念头,这家伙简直太狠了如果那群士兵要冲下来,简直是重重危机,步步惊雷啊

“搞掂,我们回去吧”郑奇跑了回来,和装完c4的几个人原路返回。

“瘦猴,你们搞掂头顶的灯”郑奇一边跑着,一边下达命令,“迫击炮小队听好,灯一灭,你们就可以自由射击”

伴随着“啪啪啪”几声,营地上方哨塔的探照灯被狙击枪打烂,整个营地一下子就暗了下来。而这时,那些丢弃在指定位置的荧光棒也彻底发挥了它的作用,绿色的光芒在黑夜中无比刺眼,给了山顶上那些迫击炮小队指路的方向。

而探照灯被打烂的声音也彻底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几个人叫唤几声,然后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乱。他们显然发现了异常,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冲了出来,警惕的看着四周,发现头顶的灯全部烂完。

“咻咻咻”

一声声尖啸,被惊醒的敌军还未来得及查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发现头顶上飞落过来好几发炮击炮弹,甚至有人眼睁睁的看着炮弹落在自己的身前,而他们却回天无力

“轰轰轰”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响,炮弹在地面上、在人群中、在房顶纷纷爆炸,震荡出去的冲击波和火光烟雾混杂着。营地里脆弱的房子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些致命炮弹的轰击,无论是敌人还是建筑,这时候都犹如一块块脆弱的豆腐一般,根本经不起任何的冲击。

碎肉残肢,倾倒的建筑,人群的惨叫声,这几种声音连同着爆炸声彻底连成了一片,仿佛是一首美妙的交响曲。整个地面似乎都跟着颤抖起来,跑到远处的郑奇还是感觉到脚下微微发颤,似乎有些站不稳的感觉。而且每一轮炮袭下来,他都有些尿液不可控制的感觉,深呼一口气,他又跑远了一点。

第一轮炮袭结束,就在那群没死的敌人爬起来,以为可以反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的是,噩梦,这时候才刚刚开始……

他们拿枪冲了过来,而这时候刚好就暴露在了火力支援小队们的枪口下,十几挺机枪一起朝着那块空旷的区域倾泻着他们的子弹,密如雨点般的弹雨把敌人给撕成了碎片。

而那些离得比较近的突击队员们趁着黑夜,把手里的手雷丢到了那群黑暗中慌乱逃跑出来的人群中,爆炸声接连不断,又有人不断倒下,那群人刚逃脱迫击炮轰炸的区域,接应迎来了机枪的扫射,然后又迎来了突击队员们的攻击。

尽管如此,但突击队的大部分力量还是集中在了后方,在敌人的左突右冲中,还是有不少敌人逃了出来。而这时候,躲在后方观察的郑奇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有一群人走的路线刚好就是他布置的那片“乱雷区”

又是一声声炸响,阔剑地雷被慌乱经过的敌人触发,瞬间就跟着爆炸起来,里面所带有的钢珠就像卷起的沙尘暴,碎块把周围的敌人的身体撕碎,加上这边火力组的进攻,这些逃窜出来的人彻底变成了地上的一团团碎肉。

黑熊他们已经开始往前进攻,在对付混乱的人群方面,他们的机枪显然起到了很好的压制作用,十几挺机枪,十多个**,他们的枪口纷纷对准着那些企图逃窜出来,或者企图反击的敌人,这时候他们也成为了最爽的一方,打击那些慌乱的敌人就如同打着满天飞的气球一般。

对方的阵地这时候终于响起了枪声,步枪混杂着重机枪,还有少数人扛着at4火箭筒展开了还击,不过那些人还来得及瞄准发射,下一刻,他们的身体飞了出去,滚落在地上的时候脑袋出现了一个拇指头粗细的血孔

狙击手瘦猴这群狙击手这时候也展开了他们的表演,弹无虚发,而且往往控制在最为关键的一刻。敌人的机枪手,敌人的重火力手,敌人架起来的迫击炮弹,统统成为了他们的目标,他们的任务就是阻断敌人的火力进攻。

混乱的营地里,一名趴在地上的指挥官爬了起来,灰头土脸的他抓住一名冲锋的士兵,对他吼道:“快点去拿机枪,去拿迫击炮,给我狠狠的干掉他们”

“他们现在没有炮弹了,我们还有很大的优势”指挥官在鼓舞士气,“抓紧时间进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士兵点了点头,朝着后方冲去,那名指挥官看了一眼右方山脚下机枪群的位置,招手叫来了几名士兵,说道:“架好迫击炮,给我把那个位置轰平”

不得不说,他的观察力还是非常厉害的,一下子就判断出那个地方是最危险的,一旦炮弹覆盖那个区域,这群机枪手恐怕都逃不掉。

不过,今晚的主角注定不是他们,因为进攻方的指挥官,也就是郑奇,他对着对讲机下了一个命令:“差不多了,第二轮炮袭可以开始,给我狠狠咬死这群孙子”

说完,郑奇手指着前方,做出了一个冲锋的姿势,虽然山顶上那群人不太可能看得见他,但他没有理会这些,反而在一旁大喊道:“小的们,给我把他们赶回去”

这姿势,还真和电视剧里面的山大王有些相似,突击队员们脸上一阵黑线,在为他们的指挥官无语的同时,也扛起了手里的突击步枪,对着前方的位置点射,然后慢慢后退。

山顶,迫击炮小队队长收到了郑奇的命令,做了一个手势,携带炮弹的队员们再次装填上了迫击炮弹。而他们身旁的地面,摆放着几十枚待用的迫击炮弹。刚才一轮炮袭,八个迫击炮也只是用掉了十六枚炮弹,而他们这十六个人总攻携带了六十四枚炮弹,如果让刚才那个误认为他们没有炮弹的指挥官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恐怕他会吐血三升,仰天长啸为什么会有这种高负重的非人类士兵

第二轮炮袭继续来到,那群刚刚冒着枪林弹雨架好迫击炮的敌人抬头一看,满天的小可爱朝着他们扑来,他们傻眼了,他们彻底愣住了,不带这么整人的

一般来说,炮袭会连续不断,直到把敌人的主要力量彻底摧毁。而郑奇却玩了一个心理战术,或者说是猫捉老鼠的游戏,给了他们一点希望,然后又把这点希望之火狠狠的踩灭,让他们在无比的绝望中失去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反抗能力这叫什么来着,从物质曲线和精神曲线的双重突破,彻底击垮敌人。

炮火再次把他们所处的区域覆盖,巨响声一阵接着一阵,机枪的声音,步枪的声音,狙击枪的闷响声,人群的惨叫声。郑奇站在了队伍的前面,看着这一幕幕,就仿佛在举办一个绚丽至极的焰火晚会一般,只不过这个晚会的代价是危险的,只有成功的一方,只有强者才能完完全全的观看整个过程

“迫击炮不要停,他们已经没了任何反抗的能力”郑奇在无线电里面加了一句,其实没必要了,前方的地面就如同被一把尖刀给狠狠地削掉了半米,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声音,所有的建筑在一轮轮的炮袭和机枪的扫射下,都化为了灰烬。一团浓密刺鼻的烟雾袭来,战争的硝烟,胜利者最终享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