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5章 结束战斗

第045章 结束战斗

“报告猎鹰。”迫击炮小队的确认声传来,“任务执行完毕!”

“任务结束!”

随着郑奇的这个声音在大家的耳朵里响起,炮声、枪声,一下子就止住了。周围一个个队员不断向郑奇这个位置靠近,不再顾忌其他位置可能出现的攻击。他们已经没有了敌人,没有了危险。今晚,他们无疑取得了一个巨大的胜利。

五倍多的敌人,在他们无声无息的行动中就解决掉了一半,零伤亡,甚至没有使用多少子弹,他们就获得了开头巨大的胜利,这绝对是一个壮举。到后面,在他们紧密的配合下,几步把反应过来的敌人打得抱头鼠窜,毫无还手之力。敌人甚至来不及还击,就已经被他们尽数消灭,凭着这几点,他们应该自豪,应该骄傲了!

和战斗时夸张不同,郑奇现在却表现得十分平静,没有因为大获全胜而欢呼,也没有因为第一次的完美表现而欣喜若狂。因为他是指挥官,他负责所有的战略,所有的任务,众人的生命完全捏在了他的手里,一丝一毫的错误,都有可能会造成巨大的伤亡,他不能以个人情绪去影响其他士兵,所以他脸上非常平静。

但表面上并不等同于内心,他在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规模的战斗,而且还是作为指挥官的身份带领一百名士兵去冲锋陷阵。作为一个有血性的男儿,他非常喜欢这种战场上的厮杀,特别是完全把敌人踩在脚下的感觉。

每个人或许都有一种英雄梦,郑奇也不会例外。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一名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虽然现在距离那个梦想有些遥远,而且这次的战斗如果不是依安蒂的实时战略帮助,他这个新手根本不可能做出完美的指挥。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不停地沾沾自喜,得意洋洋,把这群士兵完全掌握在这里手里的愿望更加强烈了,现在就算是九头牛来拉他,都不可能回头了!

“喂,发什么愣呢?”何惜梅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推了一下发呆中的郑奇,“大家都在这里等待你的命令呢,不说点什么?”

“嘿嘿!”郑奇露出了一个笑容,眼睛扫过在场的众人,“现在原地休整,并报告伤亡人数。”

过了一会儿,一名士兵走了过来,立正在郑奇面前,说道:“报告长官,此次行动轻伤二十六人,无重伤,无死亡,另外有六名队员暂时无法联系!”

“无法联系?”郑奇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安,刚才一轮迫击炮下来,应该不会有人跑去哪里吧?

“六个人是谁?”

“他们都是火力小队的,据说在停火的时候黑熊带着几个人朝着后方跑去,不知道要干什么。”

“黑熊,我是猎鹰!”郑奇按着无线电,“听到请回答!”

“黑熊,我是猎鹰……”

“或许又是什么事耽搁了吧。”何惜梅在旁边说道,“刚才后方有不少人企图逃亡山上,搞不好会有漏网之鱼呢!”

“希望如此。”郑奇说道。他不希望他的KIA名单上出现他们的名字。

连续喊了几遍,对方一直都没有回应,就在郑奇要下令去寻找他们的时候,前方跑来了好几个人。郑奇一看,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那几个人都属于高大的类型,而且身后背着一把机枪,这无疑就是黑熊他们这些火力手的装扮。

“长官,我们来了!”黑熊他们跑了过来,最前面是一个身穿军绿色军服的男人,不过却有些灰头土脸,身上黑一块红一块的,鲜血和泥土混杂,脸上肿了起来,嘴角流着鲜血,显得狼狈至极。

“黑熊你的肚子?”郑奇看向了黑熊的左腹,一滩鲜血染红了他的军服。

“怎么回事?”何惜梅也好奇的询问着。

“这老东西害的!”黑熊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那个年纪约莫在四十多岁的人被踢翻在了地上,趴在了众人面前,但却毫无反抗的能力。

“刚才我们发现有人向往后山上跑,我们扫射一轮之后,本以为对方全部被消灭,刚要撤回,没想到发现了好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我们过去一看,这家伙估计是营地指挥官。然后就上前搏斗,杀死保护他的人之后,我一个不小心被他用军刀扎了一下,好在我皮厚,这老东西还杀不死我!”黑熊笑着把刚才事情的来由说了一遍,众人立即恍然大悟,这个指挥官肯定被他们狠狠揍了一顿,否则现在也不会像条死狗一样趴着不敢动了。

“你就是指挥官?”郑奇走了过去,看了他几眼,“还以为你刚才死在我们的炮弹底下了呢!”

“##&……”指挥官嘴里冒出了一堆郑奇听不太懂的话,不过他知道这是缅甸语,在这里生活了大半年,虽然佤邦地区的佤人大多数都是说中文,但还是有一些人说缅甸语的。

“他在向你求饶,说他家里还有父母妹妹什么乱七八糟的。”何惜梅知道郑奇听不太懂这些话,所以在一旁帮他翻译起来。

“哈哈哈……”郑奇听完翻译,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不是国内版的“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七岁小儿”吗?

何惜梅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她也笑了几声。身旁的老板和帅哥则是一脸的惋惜,老板摇了摇头,说道:“这招我十年前欠钱不还时就会用了,现在流行苦肉计啦,没想到他现在还用这些土冒的方法,哎……怀念我逝去的那美好纯真的青春啊!”

郑奇:“……”

“他和约瑟有关系,或许我们可以问出点东西来。”郑奇看向了何惜梅,意思很明显了,陆荣和约瑟有联系,而这里又是约瑟出现的地方,或许真的可以抓到他一些证据。

“但他似乎不肯开口啊?”帅哥看着那名指挥官,“他说他什么都不懂!”

“那简单,拷问一番不就行了!”人群里的瘦猴冒了一句,他抱着狙击枪,冷眼看着地上那个人。

“好主意!”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何惜梅,大家一起干笑几声。如果论拷问刑逼,在场没有一个人比得过她,“毒蛇”的称号自然不是白来的。

“我很荣幸!”当何惜梅笑着走出来的时候,身边一众士兵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们后退了一步,然后用极其同情和可怜的眼神看着那名倒在地上的军官。指挥官就算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看到这些人那种“你完蛋了”的眼神,他也知道事情不妙了。

何惜梅蹲了下来,抽出身上的绿扁帽求生刀,刀尖上还带着一丝血红,她灵巧的手把玩了几下,军刀在她手里舞动着。突然手一动,军刀刺在了指挥官面前的地上,刀锋面对他,离他的鼻子仅有一厘米的距离,随着何惜梅的一声冷笑,趴在地上的那名指挥官冒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偏差一点,刀子可就扎在他的脑袋上了!

“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们不能虐待任何已经投降了的战俘!”那名指挥官慌了,赶紧用缅甸语说着。

何惜梅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拉了起来。凑到她的面前,用军刀在他的脸上划了划,说道:“公约记得蛮准的嘛!”

“不过……”何惜梅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那是针对各人的。我是佣兵,不属于任何国家,并不用遵守这个该死的公约!所以……”

“啊!”

军官突然一声痛哼,整个人捂住肚子,脸色变紫、痛苦的倒了下去。

何惜梅的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踢了踢他的身体,又把那名军官拉了起来,说道:“真是垃圾,这才一下就不行了。”

“放心,还有更好玩的。接下来我还要慢慢地割开你胸口的皮肤,然后把那些肌肉给一块块完完整整的切出来,这很考验技术,但你也要相信我的技术。而且你不用担心,你不会马上死去,你会看到你那跳动中的心脏慢慢地停下来,生命流逝的过程,这一幕定会是非常美妙的,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何惜梅的话说完,那名军官被吓得两腿发软,脸色苍白无比,就像刻意涂了一层厚厚的面粉一般,几乎要瘫倒下来。

“靠!你这混蛋,就不能坚持久一点吗!”旁边一名士兵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不光是他,就连郑奇也想踢他一脚。

刚才他们在何惜梅即将刑讯军官的时候纷纷开桌下注了,赌的就是他能够坚持多久,没想到何惜梅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软了下来。众人大输,看着坐庄的老板笑眯眯的眼神、帅哥在一旁殷勤收钱的模样,众人几乎想把这名指挥官给就地切了!

“真无聊!”何惜梅收起了她的军刀,退到了人群中。

“帮我翻译一下!”郑奇走到那个指挥官的面前,问道:“刚才那批士兵是从哪儿来的?哪个国家的?什么部队?”

“他说他们在附近60公里处有一个小机场,那群人是美国人,具体什么部队他不清楚,他们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听上面的高官说过,他们属于1stSFODD的。”何惜梅翻译道。

“果然是美军!”郑奇想了想,在脑子里思索着,“这似乎是陆军的,咦……那不是DeltaForce嘛!没想到让我们给遇到了。”

“三角洲部队?”一旁的瘦猴说了冒了一句,“那支神神秘秘的特种部队?”

“可惜他们没有留下来,要不然今晚肯定会很有趣的!”黑熊有些遗憾的说道,他们这群人实在是太强,而这些士兵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一面倒的局势,完全感觉不到那种足够的刺激。

“如果我们把他们干掉,或许我们真的就出大名了!”老板摸了摸下巴,眼里同样有着兴奋的战意。

“先别管这些,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的!”郑奇看向了地上身前那名指挥官,“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问呢!”

“说得对!”众人一齐看向了指挥官,露出了一个森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