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9章 秘密(下)

疯狂辅助器

“这个本是我打算瞒一辈子的秘密……”郑奇抱着何惜梅,开始在脑子里组织着语言。他想用更易懂的语言表述出依安蒂这个特殊的存在。

“那你干嘛还要告诉我?”何惜梅搂着他的脖子,眨着眼问道。

“本来是打算瞒一辈子的,但有一个很坏的女人,她闯入了我的世界里!”郑奇手搂着何惜梅光滑纤细的腰,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过却无法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邪,此刻他非常认真。

“她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想刻意隐瞒什么。我也不想让她为这件事情而担心,或者偷偷去做一些很笨的事情。”郑奇那奇异的目光仿佛直接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她突然有些不安。

她一直都在背后默默付出,但从来没有在郑奇面前说过。关于他这次的打算,也是到现在他才知道她一直非常在意——她曾经要洪明去联系一些买卖军火的走私商,可惜这一带买卖的都是轻兵器,没有那些重武器,对此洪明几乎把缅甸给翻了过来,只买到了两架武装直升机。如果不是昨天碰到了洪明,而他又偷偷把这事情告诉了郑奇,或许他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你知道啦!”何惜梅撅着嘴,看见郑奇脸上的笑容,她知道她暴露了。

“嘿嘿,你真是笨蛋!”郑奇笑着拍了拍她的屁股,“要是早点告诉我,只要有一架飞机,我就能弄出无数架飞机来!”

“好啦,回归正题!”郑奇停下了玩笑话,抬起了他的左手臂,手腕处突然闪耀一阵白光,一个小巧的手表凭空凸显出来,“怎么说呢?直白一点,这是外星人打仗用的辅助工具。就是专门用于战争的。”

“它能够吸收一切接触到的无生命的东西,然后在足够材料的情况下。它能够无限的复制那些东西,这就是刚才你看到我凭空拿出来的这些武器装备,除了这些,只要能够吸收的,都可以无限的复制出来。”

“怪不得,从成江市开始,你手里出现的武器。还有我们越境的时候,你提供给我们的武器……”何惜梅果然聪明,仅凭着这一点,她想到了全部。

“没错。那时候我刚完成了体能训练,也就是在极限强度下,配合着药物的训练,让我的身体达到了普通人所不能达到的巅峰!”

“另外,这半年内你们所服用的也是这些神奇的药物。只不过在剂量上有所减轻,在保证最低风险的情况下,你们全部通过。”

“她拥有的科技还不止这些,只不过由于目前资料库的损坏,大部分的功能无法使用,如果能够修复的话,恐怕拿出来的科技,夸张点,称霸世界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不过光凭着目前的功能,我想要在金三角这块地方立足,都不会是什么难题。这也就是我当初决定的原因,并不是头脑发热或者无的放矢。”

“还有什么功能吗?”听着郑奇的描述,何惜梅不由得来了兴趣。这种高科技的东西,恐怕别人一辈子都无法见到。而且郑奇刚才说了,她是第一个知道的人,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有些得意,获胜般的得意,虽然她也不知道对手是谁。

“一时间也无法解释这么多,让她来给你解释吧!”郑奇按下了手表,眼前光芒一闪,一个身高有一米六几,金黄色的长发的女孩出现在了他们两人面前。

何惜梅上下打量着依安蒂。她懒散的长发披在了身后,淡蓝色透着迷人光芒的双目,童话故事般瓷娃娃的脸庞,脖子上挂着一条棱形的七彩宝石项链,依旧是一身可爱而不失端庄的裙子,上面一道道精致的褶皱,而且还绣着颜色各异的花纹。仅是一件裙子,就不知道用了多少工序,在地球目前的科技恐怕永远无法做出来。她,只能在童话故事里面出现。

她简直是鬼斧神工,在高科技以及郑奇当初脑子里念头的渲染下,她几乎是完美的代名词。而且郑奇发现,她最近变得越来越……美,奇异的美。当初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她也仅是一个可爱调皮的公主。但是现在,她气质发生了变化,身上多了一分妩媚,多了一分成熟。

“嗨,美女!”郑奇打了一个招呼。

“小心走光。”依安蒂眼睛一扫,淡淡说了一句。

郑奇尴尬一笑,赶紧扯过了薄毯,盖在了自己身上。这小丫头依旧是这样,关键时刻拆他的台。

何惜梅同样没有穿衣服,只不过同是女人的缘故,她没什么好害羞的。不过听到依安蒂的话之后,她也拿了一件衣服穿上。

她的眼睛一直停留在依安蒂的身上,她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惊叹于她的美丽、惊叹于科技的神奇。

“你好。虽然你是第一次见到我,但我却是和郑奇同时认识你的。”依安蒂看了何惜梅几眼,然后友好的伸出了她的手。

“你好。”何惜梅惊奇归惊奇,但还是伸出了她的手。刚想和依安蒂握一握,不过手掌却穿过了她的三维投影,只感觉的一股柔柔的电流感,这也是依安蒂能够做到实体化的最高境界。

何惜梅有些吃惊,不过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她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但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面对依安蒂那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睛,她变得有些拘谨。

“你有些紧张。心跳加快了15%,呼吸没有保持平时的规律,根据你眼皮眨动的次数和你眼珠子转动的方向,你想向郑奇求助。”依安蒂看着何惜梅,报出了一堆让在座两人都有些吃惊的话来,“根据你的行为以及你以往的性格习惯来判断,你对我依旧保持着震惊,不知道如何向我开口,而你眨眼则完全证实了我的推断,对吗?”

不知不觉中,何惜梅头上居然冒了几滴汗。眼前着可爱的女孩居然如此恐怖,她刚才所想的事情如她所说。她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很难形容,就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小孩企图在明智的父母面前狡辩一般,而所说出来的理由又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一物降一物。”看着这两个女人,郑奇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名词,他很少看到何惜梅拘谨的样子。

“你可以出去一下吗,我们两个女人或许可以聊聊一些有趣的话题。”依安蒂看着郑奇,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你们要干什么?”郑奇问道。

“单纯的聊天,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依安蒂撅着嘴说道。

“出去吧,你在这里我有些放不开呢!”何惜梅也这样说着。

“好的,你们聊聊吧。反正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了!”既然两个女人都这样说,郑奇没有迟疑,走了出去。如果她们真有什么矛盾的话,也打不起来,所以郑奇不用担心。

依安蒂经过这大半年的休养,也不是没有任何变化。至少她吸收太阳能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十倍,所起可以在郑奇一百米内的范围自由活动。他并不担心走出去之后依安蒂会消失。

……

郑奇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了外面的大树下乘凉,手拿着一个扇子,悠闲的扇着风。现在是七月流火的天气,白天的气温有时候高达三十多度,动一下都会满头大汗。这也就造成了现在训练场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其余的士兵都和郑奇一样,三三两两聚在了阴影下。他们聊着天,互相打屁,一点都没有即将叛离佤邦的紧张情绪。也许是他们心里对郑奇的信任,对郑奇的崇拜,让他们很自然的无视了这些困难。

郑奇很乐意见到他们都能调整过来,或者说他的担心一直都是多余的。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就算他不让他们跟着,他们恐怕也无法适应在佤邦军营里面的生活了。无论从各方面来说,他们都比外面那些普通的士兵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这就像一个锦衣玉食惯了的人,你某天突然要他去习惯粗茶淡饭的生活,他们肯定无法转变也无法接受。

就用老板以前说过的话,他觉得如果让他换上把身上的迷彩换成以前穿的那种土冒的军服,把军靴换成薄底胶鞋,然后再把他的突击步枪、手枪等换成一把老AK,再给你配上一把不知道仿制哪个国家的手枪,最后带着个草帽,每天出去毫无目的的巡逻,过上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取暖基本靠抖的生活,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发疯。

郑奇想到这些事情,不由得笑了出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了他们的生活习惯,就算他不要求他们跟随自己去打天下,他们恐怕也无法过上以前的生活了。

“笑什么呢?”身边传来了何惜梅的声音,郑奇转头看着她。她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似乎还带着一些笑容。

“刚才你们聊什么了?”郑奇好奇的问道,两个女人在里面呆了三四十分钟,她们毕竟是第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他很好奇她们到底聊了什么。

“秘密!”何惜梅笑着说了一句,没有任何要开口的意思。

“这也要瞒我?”郑奇可怜巴巴地拉着何惜梅的手,做出一个讨好的表情。

“我不会告诉你的!”何惜梅手指头轻轻点了点他的头,脸上一直带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