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50章 证据与动乱

第050章 证据与动乱

两个人打闹了一会儿,不过何惜梅守口如瓶,郑奇无论如何尝试,都无法从她嘴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她坐在了郑奇大腿上,扭头看了一眼军营外边,小声说道:“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最好多拖几天的时间,把这批的装备全部复制一遍,然后你全部熟悉使用。不过我建议不要弄出来太多,毕竟这种事情极易遭人怀疑。”

“嗯,你说的没错!所以这就是我空出几天时间的原因。找个理由或者借口,把这些多出来的装备用谎言填补。”郑奇点了点头,看来她刚才和依安蒂这么一聊,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而且我至少要把陆荣叛变的证据交给鲍祥,我想到时候一定会很热闹的。”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把这个证据交给鲍祥,而让陆荣偷偷里应外合的准备叛乱,一旦他们打起来,我们在这一带立足的机会会大了很多?”何惜梅想了想,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来。

“当然想过。”郑奇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何惜梅,“但我更希望能够亲自把他杀死。如果他们里应外合成功,整个局面一旦被他们掌握,我们会被动很多,而且你的仇恐怕会更加的难报。虽然佤邦战斗力也不容小觑,但他们这次面对的可是南掸邦和美军的联合,还有内贼。其他两个就算打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但美军,想想看,这次我们发现的这些装备,算不上最好,但都比这个地区的要先进不少。他们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一旦佤邦溃败,恐怕事态会更加难以控制。”

何惜梅听出来郑奇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更容易替她报仇,心下感动之余,也不忘寻找更好的方法。既然郑奇决定要把证据交给鲍祥,那接下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会很多,她必须抓紧了。

“如果你要这么做的话,我现在就有必要离开一趟了。”

“离开?为什么?”郑奇奇怪道。

“你也不想想,我们把这一百个人带出去,没有点领地,你怎么立足?”何惜梅白了他一眼,前面听他说的信心十足,感情他现在还没有计划到底要把这群手下带到哪里去啊!

郑奇尴尬的笑了笑,他确实只计划了前面的部分,本来打算和依安蒂一起探讨来着。

何惜梅继续说道:“在南北佤邦中间,也就是东掸邦,那里有着大大小小的武装势力和毒贩。重要的是,那里几乎不会有人去管束,也是一个管不了的地方。真正的谁的拳头大,就要听谁的。我们有了这么多的好装备,攻下一块地盘估计不会有太大的难题。”

“就这样做,你和洪明对这里比较熟悉,可以去收集一下消息。等我搞完几个仪式,再把陆荣的证据给鲍祥,然后去以前那个村子里吸收那些装备,最后我们一起在那里集中。”

……

说实话,两人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一旦陆荣的证据交出去,双方的矛盾就会彻底爆发,到时候谁胜谁负,郑奇都要把这一百个手下带出去。不过他心里却有些矛盾,他既希望佤邦败下阵来,这样子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这一百个人带走,而不用担心佤邦的报复。但同时,他也希望联军败退,这样报仇的事情会更加简单,陆荣受到追杀,没有了其他人的庇护,他肯定蹦跶不了多久。

郑奇叹了一口气,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也许那时他已经可以无视所有的势力也不一定。只不过这个目前还是美好的梦想罢了。

下午,郑奇把这一百个人集中到在训练场上,准备交付仪式。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在场的众人也没有那种分别的伤感,毕竟大家那天已经决定追随郑奇,今天只是表演而已,用一个词来说,那就是“卧底”。

穿着一身整齐军服的鲍祥迈着稳重的步子走了过来,眼睛扫过这一百个精英,脸上尽是笑意。他来到了郑奇面前,和他握了一个手,说道:“郑奇上尉,你们果然名不虚传,看到这群骨子里透露着一股彪悍气息的士兵,连我都被他们散发的气势所震撼到了。”

“战斗力当然强,而且还会令人吃惊呢!”郑奇笑着说道,在场除了他,恐怕也只是那一百个人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了。

“嗯,我已经可以预见到了!”鲍祥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这半年做的不错,当初的协议我会立即履行的。”

“这是我们的任务,收了佣金,就会竭尽全力完成。”想到还有60%的佣金,郑奇脸上一直保持的微笑。在他眼里看来,鲍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冤大头,不仅给他提供了一群好士兵,而且还送钱上门。这种好事,恐怕已经和天上掉馅饼是一个等级了。

如果鲍祥知道郑奇现在心中所想,知道几天后他可能会落得个人财两空的结果,不知道他会不会吐血三升?

“士兵们!”郑奇站在了一百个人的面前,开始了仪式性的训话,“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训练就到此结束,希望你们依旧一如既往的团结。”

“解散!”

郑奇走到了鲍祥身前,说道:“鲍司令,可以换个地方吗?我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和你聊聊。”

鲍祥看了一眼郑奇,立即明白他想到一个没外人的地方,点点头,他走在了前面。

来到鲍祥的办公室,郑奇把大门关上,然后坐在了鲍祥的身前。他拿出了一部手机,递给了鲍祥:“鲍司令,你看看这里面的东西吧。”

可以想象,当郑奇把这个视频带给鲍祥看的时候,他的脸色是如何的精彩。事实也是如此,看完视频后,鲍祥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就像即将要下暴雨的天气一般,脸色变得阴沉恐怖,黑乎乎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深呼吸几次,鲍祥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他挤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说道:“这次还真的是谢谢郑奇上尉的帮助了,如果没有这份视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佤邦军里面出现了叛徒,现在我终于明白几天前我佤邦西部和南部出现了动乱和军官被刺杀的罪魁祸首了。”

“动乱?”郑奇问道。目光投向了鲍祥。

“你不知道?”鲍祥也是很疑惑的看着郑奇,但随即想到他们整天不是窝在特训营里就是出去实战,可能无法这么快就接触到这些消息。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们一直有矛盾的南掸邦似乎联合了其他的武装势力,在我们的南部和西部地区起了一些矛盾,还有不少军官被刺杀,原本我还只是认为是普通的地盘争端,现在我才发觉是我们军队内部出现了叛徒。”

“鲍司令,你这么一说,或许有一件事该告诉你听。”郑奇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一下子就把鲍祥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郑奇眼角闪过一抹一瞬即逝的精光,很严肃的说道:“鲍司令,相信你也知道我们昨晚行动的消息,那里活跃的是南掸邦的一个前线军营,你猜我们昨晚看到了什么?”

鲍祥脸上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神情,但郑奇并没有打哑谜,接着说道:“美军,而且还是美军的特种部队。他们给南掸提供了大批的美式装备,有迫击炮,火箭筒,单兵导弹,还有一堆先进的榴弹炮,装甲车……数量之多,让我们看到了都觉得恐怖。如果不是我们的特战队员先一步把他们的军火库引爆,或许今天迎接你的就是我们这一百零二个人的尸体了!”

不得不说,郑奇撒谎和胡说八道的功夫实在是了得。脸不红气不喘,绘声绘色的形容了一番昨晚他们遇到的装备,而且还“适当”的夸大了好几倍,把昨晚任务的难度提高了好几个等级,说成了九死一生的行动,然后在不动声色的暗暗把他的领导能力和指挥能力宣扬一番。听得对面的鲍祥脸色再次接连几番变化,刚刚平息的怒火被一股指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所取代。

当然,鲍祥也很自然把他郑奇对他自己那一番暗暗的吹捧给忽略。不过他来不及多想这些,因为郑奇提到了美军,还有大批的美军装备,他们那些天被南掸邦骚扰的军队也是大批使用美式装备,这些事情串联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他们被盯上了。

他虽然自大,虽然敢说和军政府,甚至周围的国家打上一番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畏缩。但也要看面对的是谁,如果让他带兵去华夏的边境闹事,就是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这么做。一旦他的军队靠近边境,保准会被天空飞来的导弹给轰掉。

这也说明,如果对方的力量远远胜过你,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以卵击石的时候,纵使有再大的信心,再强的勇气,你也只是送死的料。蝼蚁再强大也只是蝼蚁,永远也无法在大象面前翻腾出多大的巨浪。现在的局势对他们来说就是如此,和美帝那些强大的装备一比,他们的弱势就被放大了无数倍,以往和当地武装势力对比所积累起来的优越感瞬间荡然无存,而且一旦和被满世界渲染的无比厉害的美军特种部队一比,他不由得在心底产生了一股恐惧感!

看到鲍祥脸上的表情,郑奇早在心里乐开了花。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一旦把对方的底牌翻出来给鲍祥看,他一定会紧张,而顺带的,他对陆荣的怒火也会愈加高涨。

还有一点,一旦危机到来,鲍祥知道了对方的来头,肯定会拼命还击,对于其他的事情反而不会过多关注。郑奇可以趁机把他的手下卷走。等到他们哪一天争斗结束的时候,指不定那时候郑奇靠着依安蒂的技术,已经成为了一方霸主,达到他们不得不仰视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郑奇说了这么多,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刻意夸大对方的厉害程度,他其实是为了下面即将开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