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1章 结盟和交谈

第031章 结盟和交谈

一天过后,那场令人提心吊胆的外‘交’风‘波’终于结束。

事情就此揭过,联盟方面虽然有些官员不爽,毕竟他们的皇帝被打了,但话也到这里,皇帝都同意和解了,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事情虽过去,但郑奇就着这件事情,打了一个主意。

原本属于军事访问的范畴,但因为这一件事,让郑奇这个无所事事的皇帝也参与其中——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谈论起了国事以及如何应对当今世界愈演愈烈的局面等等问题。

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郑奇打算借钱。

虽然联盟现在发展迅猛,而且也不缺钱。但必须要想到一点,如今联盟绝对是处于世界风口‘浪’尖,他们对一些中东国家疯狂的买卖军火,根据军情局获取的情报,以美国为首的一群北约国家有抵制联盟对外贸易的意向。

也因为这件事,郑奇不敢保证,什么时候会有国家联合起来制裁联盟,毕竟他们的风头太大了,但如果有这个可能‘性’,那钱和贸易将会发展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现在的伊朗,就是其中的典型。

而处理这种事情,郑奇打算用他最擅长的手段——战争

他要打破这个秩序,他要把整个世界搅个天翻地覆,让所有试图制裁他的组织和国家都狠狠地栽一个大跟头,从而成立新的秩序,甚至新的霸主。这无疑是一个狂妄的想法

而无论是被制裁还是发动战争,其背后都将会是巨大的金钱损失和消耗。但相对来说,获胜后的利益,足够让每一个人发疯——他们的对手是一群富有的西方国家,其中的意思自然不用明说。

说这些话时,郑奇也没有过多的掩饰,以当今的局势,联盟光彩的背后确实是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危机。

表述完他自己的想法后,郑奇看向了身旁的国导人们,问道:“几位,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一步险棋。”宋胜杰说。

“但我不得不走”郑奇说,“我就直说,联盟现在不可能会和西方国家合作,唯一的选择,只剩下你们。”

这无论对哪方来说,都是非常谨慎的一步——事情已经不仅仅是借钱这么简单,一旦华夏方面和联盟‘混’在一起,就会成为一种盟友的关系,而今后西方国家如果有行动,两个国家也都会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不过回过头来说,如今的华夏国,似乎前途也不太明了。鸟‘毛’的威胁论,还有周边国家有了靠山之后,每一个也都摆出气势汹汹的模样,并在不自量力的叫嚣着,而国家的掌权人们也没有太明确的表示。那些幕后黑手,现在肯定是乐于见到这一幕。

裴国俊和其他几位高官‘交’流着,这种大事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你有信心吗?”何惜梅问,她给郑奇倒了一杯茶。

“不知道。”郑奇摇摇头,“估计一半一半吧。如果他们不同意,那以后我们就只能独自应对西方国家的压迫。”

何惜梅并不太担心,她说:“路途虽然辛苦点,但我们总会迈过去的。”

郑奇微微一笑,悠闲的靠在了椅子上。

“如果真是那么糟糕的话,现在我就该征兵了。”郑奇是笑着说的,但听起来却不像玩笑话,“欧洲和美洲,好大一块土地呀。”

何惜梅也跟着笑了笑,她心里也明白,就如同郑奇刚才所说,事情搞不好会变成联盟体独自对付一群西方强权国家。郑奇嘴里的征兵,到时候也绝对不可能是玩笑话。

他们商量了很久,虽然郑奇说的是借钱的事情,但大家都明白,他目前是在拉拢盟友,从而建立一个共同对付西方国家有可能的制裁或者比较尖锐的军事手段等等。像这种事情,必须在今晚表态,好在现场几乎聚集了华夏国内所有能够说得上话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他们思考着,权衡着利益得失。就目前的局势来说,华夏现在没有多少朋友,周边国家都是潜在的或者已经浮出水面的敌人,真正要说的,也就巴基斯坦算得上是朋友,其他的那些都是一个个白眼狼,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家伙。

到底是维持目前这个处处被人打压的局面,只为寻求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继续养‘精’蓄锐,还是选择和联盟这个已经‘露’出冰山一角但实力却无比强大的国家,从而在今后的日子面对更多的麻烦和危机呢?

郑奇目光注视着他们。

“恩盖欧陛下。”最终,裴国俊开口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你打算借多少?”裴国俊是微笑着说的。

“哈哈哈……”郑奇开怀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何惜梅伸出五根手指头,说:“人民币,怎么样?”

五根手指头,不可能是五千亿,唯一的剩下的就是万亿。

他们纷纷站了起来,双方互相握手。

就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夜晚,世界新的格局悄然变化着。

……

第二天中午时分,郑奇接到了赵克洋上将的‘私’人邀请。

他没有拒绝,上了一辆白牌的奥迪A8,径直朝着目的地开去。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他不太清楚周围是什么地方,不过行人比较少,四周树木郁郁葱葱,一栋栋小楼坐落在高耸的树荫底下,从头顶上看,估计也观察不到什么东西。并且周围不时出现一些巡逻的武警。

经过几道检查,他们进入内部。

“先生,到了”

有人拉开车‘门’,郑奇走了下来。

面前是一栋普通的二层小楼,周围种植着一些植物,还可以听见旁边的几声鸟叫,一切都沉稳而低调。

司机带他往前走,推开了房子的大‘门’,请郑奇走进去。

里面的布置都比较现代化,当然,也有一些看起来就像是有些年代的古董,比如墙上的字画,旁边摆着的茶几还有上面的茶具。不过仅此而已,除去这些,其他方面就和寻常百姓家庭一般。

一名四十多岁的‘妇’‘女’走了过来,给郑奇倒了一杯热茶,说:“先生,还请等待一会儿,赵将军正在赶回来的途中。”

郑奇点点头,那名‘妇’‘女’离开。他打量了一下这周围,不一会儿,大‘门’再次被打开,他扭头看向‘门’口,赵克洋将军没有出现,不过却是一个背着挎包,有些鬼鬼祟祟的‘毛’头小子出现在了他面前。

那人扫了一眼大厅,然后目光集中在茶几旁的郑奇身上,惊疑一声,跑了过来,说:“咦,哥们,我们又见面啦”

“巧啊,什么时候出来的?”郑奇放下茶杯,抬头看着满脸惊奇的赵甲。

赵甲嘿嘿笑了笑,说:“那群孙子怎么可能敢抓我,我一个电话给我老爸,事情立马就解决,没有半点问题倒是你,我叫人去找你的时候,他们都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回去。”

“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爷爷家?”赵甲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我就不能出现在你爷爷家?”

“这不是‘挺’惊奇的嘛,没想到哥们你……”

“怎么称呼人呢?人家是你长辈,你叫什么哥们?”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赵甲神情骤变,不禁缩了缩脖子,就好像是被猫发现的老鼠一般,身体和表情同时定格。

郑奇看着后面的来人,点点头,“赵将军。”

赵甲回头,看着身穿军服,背着手站在他后面不到三十公分距离的赵克洋,讪讪笑了笑,说:“爷爷,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呵呵,真是厉害啊”

赵克洋没有理会这些,继续道:“刚才说你呢,怎么称呼?人家是你长辈,‘私’下场合至少也要称呼大哥,你小子什么时候有身份能够和人家平起平坐啦?”

赵甲憋红了一张脸,站在郑奇面前,说:“这位大哥,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郑奇微微一笑,指着身旁的位置:“站着干什么,坐这里吧。”

赵甲点点头,走了过来,然后看了赵克洋一眼,等到他坐下来之后,他这才坐在了郑奇的另一侧。

郑奇对着身旁的赵甲说:“原来你还是赵将军的孙子,我当时倒也没猜到这些呢。”

“嘿嘿,咱都比较低调。”赵甲说道,然后低头小声嘀咕,“想高调也高不起来呀。”

“什么?”赵克洋问了一句。

赵甲坐直身体,两手习惯‘性’放在膝盖上,标准的军人坐姿,然后说:“我说,咱一直都专心于处理学习知识的问题,根本没有在乎这些所谓的虚名。”

郑奇笑了笑,说:“赵将军,你对他太过严格了,有时候总是呆在上层,躲在书海里,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人的阅历必须要广大,总得了解一些基层,了解一下社会最基础的事情,这样才能造就一个合格的领导人吧?”

有郑奇在替他说话,赵克洋脸‘色’也缓和下来,说:“合格的领导人我就不期盼了,总之这小子能够多懂事一些,不去做一些有损‘门’风的事情就好,那样我也会省省心。”

郑奇问:“赵将军叫我过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吧?”

“也不算什么大事,主要是心中有些不吐不快。”赵克洋说,“前几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不是这小子添‘乱’,也不会给恩盖欧陛下照成这些麻烦了。”

“赵将军,你的称呼不用这么正式,我们两个都是军人,干脆叫我郑将军算了。”

赵克洋点头,说:“郑将军,我们合作在即,希望那晚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你此次访问的心情,我们实在是对这方面有些疏忽——”

“别说啦,这事情都已过去,和几个不懂事的人闹了几句而已,我没有那么小的肚量,不会和他们斤斤计较的。如果是这样,那我恐怕一辈子都会生活在讨价还价中呢”

赵克洋笑了几声,说:“那样我就放心了,还差点担心以为赵甲的事情,让你们遇到了些不愉快,虽然事后大家都没说什么,但憋在心里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嗯,时间也是中午啦,我们一起吃顿饭如何?”赵克洋说,“不知道郑将军喜欢酒吗?我这里也有一些上了年代的珍藏。”

“嗯?那好啊,正想尝尝呢”

三个人围坐在饭桌旁,等待着饭菜。期间,赵甲轻轻碰了郑奇一下,问:“你是皇帝?”

郑奇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你认为呢?”

赵甲点点头,脸上带着崇拜:“我还是第一次见过皇帝呢没想到就是这副模样。”

“看你的样子,还‘挺’失望的?”

赵甲偷偷笑了笑,看了一眼旁边的赵克洋,说:“没有,我觉得很酷,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感觉很不错吧?”

“现在不是封建社会好不好?”郑奇说,“我也只是抓着一些权力而已。”

赵克洋看了赵甲一眼。

“上菜,上菜爷爷吃菜”赵甲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下次我们再出去玩玩,如果我还能溜出去的话。”

……

赵甲的愿望很快就实现了,午饭过后,也许是为了照顾郑奇的人生地不熟,赵克洋同意让赵甲跟着郑奇,带他去游览一些名胜和景区。但前提是,一旦遇到麻烦,都要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他给的手机里面的联络人。

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赵甲显得特别的兴奋,说:“嘿嘿,郑奇大哥,你还真是我的福星,以前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够出去一次,现在才一天而已,我又能出来疯玩了。”

“你们这些权贵之后的生活就是这么单调?”郑奇慢慢地跟在赵甲的身后,问道。

“大概吧,我身边大部分人都是这样。”赵甲点头,“我们身上肩负很多,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各自的身份,既不能丢了上面的脸,也不能丢了自己的脸,否则容易给人落下话柄。虽然我那些爷爷辈的人身份都很高,但我们这一代的生活也是极其低调和单调的。”

赵甲一脸感触的说:“有时候我还真羡慕普通人的生活,至少能够拥有自己的时间,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郑奇说了一句:“身份太高也不好,站得太高,就必须要肩负更多东西。”

“嘿嘿,你这句话说的不错,不愧是当皇帝的。”赵甲笑着说,“郑奇大哥,听说最近你要举行皇帝的加冕,到时候可以让我去一趟吗?听说安哥拉那里非常美丽,特别是四季如‘春’,还有美丽的海滩,好想去那里度假。”

“随便,机票自己买。”

“啊?自己买?”赵甲张了张嘴,“郑奇大哥,你可是皇帝耶?”

“皇帝又怎么样?我至少得让那里增加点GDP吧?”

赵甲跑了过来,拉住郑奇的衣服,可怜巴巴的说:“额,不要这样好不好,你不是有专机吗?给我一个小小的位置就好,我体积不大的也不吃多少东西”

郑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两个人在马路上走着走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喇叭声,他们一起回头,后面是同样是一辆黑‘色’的A8,车牌京V026XXX,还是一辆军委的车子,看来住在这里的人身份都不简单。

他们让开路,但车子并没有开过去,反而是后车‘门’打开,一双白‘色’运动鞋出现在他们眼前,接着一个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白‘色’小外套的‘女’‘性’走了出来。两人人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赵甲先说了一句:“咦,宋雅‘玉’姐姐,你回来啦”

“巧啊”郑奇微笑道。

走出来的‘女’孩正是宋雅‘玉’,距离上次见面,似乎又过去了一年,她的变化不大,还是当初那般乖巧可爱的‘女’孩。

“郑奇哥哥”她小跑着过来,郑奇迟疑一秒,张开了手,刚好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赵甲张张嘴,眼睛在两个人身上移动着,满是不可思议。

而后,车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

郑奇轻轻拍了拍宋雅‘玉’的后背,松开了她,对着后面的人打了一个招呼:“宋‘女’士。”

出来的也是一个‘女’人,宋靖雪中将。怪不得当初郑奇看她觉得有些熟悉,现在算来,她应该和宋雅‘玉’有关系,而且估计是母‘女’关系,因为她们两个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较相像的。

宋靖雪看了宋雅‘玉’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投向郑奇,几个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赵甲说:“几位,我们似乎挡住别人的路了。”

宋靖雪回过神来,说:“换个地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