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2章 重聚(上)

第四卷 战争之王 第032章 重聚(上)

四个人一起步行着回到了宋雅『玉』的家中。

他们从一侧的『花』径小道往上走,房子建在半山腰上,从上面能够看到下面的人工湖,偶尔有『春』风吹来,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

“风景不错”郑奇说。

宋靖雪打开家『门』,对着身后几个人说:“请”

郑奇和宋雅『玉』走了进去,而身后赵甲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紧跟着两人走了进来。然后径直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仿佛这就是他家一样,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

房子的布置比较温馨,一切都趋向于现代化,没有刚才在赵克洋家中那种古典。墙上挂着一幅全家福,郑奇在一旁看着,宋靖雪和宋雅『玉』都是里面辈分比较低的,除了她们这些属于晚辈的人物,郑奇还见到了宋胜杰的身影,旁边还是几位他叫不出名字的老人。

宋靖雪给他们几个人倒了一杯水。

“客气了。”郑奇接过水杯。

“谢谢阿姨”赵甲说。

宋靖雪『露』出了一个微笑,对着宋雅『玉』说:“你先在这里招待一下客人,妈妈去换衣服。”

她现在穿着军服,这么和其他人说话,确实有些太过严肃。

宋雅『玉』点点头,站了起来,“哥哥,你们想吃什么吗?我去帮你们做。嗯,不过我的手艺可不如妈好呢”

赵甲听到,立即点头说:“嗯,好呀我还没吃过姐姐做的东西呢”

“不用,我们都吃饱了。”郑奇说。

赵甲伸了伸舌头,郑奇看了他一眼,他忙说:“咦?这水好像也『挺』好喝的”

宋雅『玉』笑了一声,坐了回来。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道。

“就这几天,一直想联系你,但遇到了些麻烦,没想到现在这么巧就遇到了你。”

“哥哥你这次要呆多久呢?”

“我?估计一个月左右吧。”

“哥哥你……”

她还没说话,一旁的赵甲就嚷嚷起来:“哎哎哎,宋雅『玉』姐姐,难道我是木头吗?我也和你有很长的时间没见过面了,你怎么能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问候我,我小时候可是你的好伙伴呢我真伤心”

“嘻嘻,抱歉”宋雅『玉』笑着说,“赵甲弟弟,你怎么样啊?现在已经上大学了吧?”

“嗯,刚过完一个学期。”赵甲点点头,这才满意。

“小鬼头你没满二十?”郑奇问道,赵甲这模样虽然『挺』年轻的,看起来也该有二十了吧?

“咳咳,我有那么老么?”赵甲用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距离二十还有好几个月呢。”

郑奇拍了他一下,笑着说:“年纪不够,你就学人家去酒吧泡马子?”

“我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也许这话该跟你爷爷说。”

赵甲连连摇头,说:“嘿嘿,这个还是算了”

“长进啰”宋雅『玉』用手指头轻轻点了一下赵甲的脑袋。

赵甲继续摇头,看着宋雅『玉』,“话不是这么说,这应该算是人类发展到某种程度时所产生的『欲』望,是一个吸引人而又无法拒绝的过程。宋雅『玉』姐姐,你别想反驳在法国呆了那么久,有没有认识哪个帅哥呀,什么时候也……”

“哪有呢你不要胡说,我才不像你”宋雅『玉』白了他一眼,然后又偷偷看了郑奇一眼。

郑奇嘿嘿笑了起来,赵甲则是一脸的不相信。就在宋雅『玉』想要继续解释的时候,宋靖雪从二楼走了下来。她换了一件比较休闲的居家裙,整个人看上去成熟大方,而且表面上的年纪也不算大,谁也想不到她有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儿,看来平时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

“聊什么这么开心?”她走了过来,坐在了三个人对面的沙发上,卸掉军装之后,她倒显得比较和蔼,没有那股『女』将军的气势。

赵甲笑了笑,没有说话。

宋靖雪脸上带着微笑,看向了郑奇,开口道:“陛下。”

“宋『女』士,在国内,还是叫我郑奇吧。”郑奇说。老是称呼他为陛下,感觉怪怪的,而且似乎在身份上把他与众人拉的很远。

“那我就大胆叫你郑奇?”宋靖雪说,郑奇点点头。

“你们肚子饿吗?”宋靖雪问。

“不饿,刚在我爷爷那吃饱呢”赵甲『摸』『摸』肚子,“阿姨你也知道我爷爷的,不把肚子吃撑了,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宋靖雪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看了宋雅『玉』一眼,最后目光又来到了郑奇身上。

“宋……伯母,有什么事?”郑奇问。

宋靖雪想了一下,然后说:“郑奇,一直都听宋雅『玉』谈起你,但也没有时间和你单独聊聊,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有这个时间?”

郑奇点头,“没问题,现在我也没事干。”

宋靖雪看向了宋雅『玉』,说:“雅『玉』你和赵甲也很久没见过了,先叙叙旧,我和郑奇去书房聊一会儿怎么样?”

宋雅『玉』乖巧的点点头,不过眼神里似乎有些担心。

郑奇跟着宋靖雪走向二楼,这边的赵甲打开了话匣子:“宋雅『玉』姐姐,既然回来了,我们找时间一起出去玩玩?最近有了郑奇大哥在,我是完全解放了,你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吗?算了,我知道很多好地方,我们……”

……

两个人来到书房,分别围着桌子面对面坐在了椅子上。

一时间居然没人说话,郑奇打量着这个『女』人,心中猜测着她想要说什么。

宋靖雪看了郑奇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雅『玉』她一直跟我提起过你,从五年前,我就听过你这个名字。”

郑奇明白,以宋靖雪的身份,当初查一下他的家世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没想到后面你后面居然『弄』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即使她很喜欢你,求我救你一次,我也做不到这一点,就算做得到,我也不会。”宋靖雪的话直接了当,“想必你也理解,为人父母,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牵扯上一些不太稳定的人物的。”

郑奇并没有介意,说:“理解,当初我闹的事情也『挺』大的,对于国内来说,确实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容得下我。”

宋靖雪继续说:“当时你给我的印象就是劣迹斑斑,不务正业,我因此也没有多关注你,但短短几年,现在却变成了联盟的皇帝,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人生实在是变化无常。”

“呵呵,你夸大了,我的权利还没有那么大。”

宋靖雪笑了几声,说:“当地居民心中的至高神,如果还没有这种权利,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郑奇没有说话,在心中想了想,他无法反驳。作为神的存在,他确实有着无上的权力,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没把这个太当回事罢了。

“本来我们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但令人苦恼的是,我发现我『女』儿却一直对你念念不忘,甚至在法国读书的时候,她也一直携带着和你们游玩的照片,每天都看上一会儿。甚至还不让其他人去碰这些东西,连我这个当母亲的都有些嫉妒了”

郑奇看着她,倒真的没想到这一点。

“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很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宋靖雪说,“但,事情往往无法完美,你身边的那个缅甸『女』人,就是即将要加冕的皇后吧?我不认为我『女』儿优秀到那个地步,优秀到能够和她竞争的地步,何况以你和她的关系,你心中的完美妻子恐怕是她,对吧?”

郑奇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她并不是很优秀,但毕竟一路风雨走来,不管我是从人走到神,还是将来指不定什么时候从神坛上掉下来,她始终都会陪着我的。”

“你们令我羡慕”宋靖雪说了这么一句,她抬头看着天『花』板,长长呼了一口气。

“那我『女』儿的事情怎么解决?”

说到这些事情,郑奇有些头疼,他『揉』了『揉』脑袋,说:“我怎么知道?”

两个人一起无语。如果郑奇是普通人,宋靖雪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手段拆散对方,也可以让其中一个彻底放弃。但现在事情可不简单,就算是国家『主席』,面对联盟的皇帝,也是要用敬辞的,何况郑奇还是一位铁血的皇帝,美军的飞机他都敢抢,抢完后还公开的在世界上卖,敢问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两人都是军人的『性』子,喜欢直来直往,但面前的问题,根本直不起来,这么一来,他们就陷入了两难。

他们又沉默起来。

“我如果硬是让雅『玉』离开你,她肯定会恨我一辈子。”宋靖雪叹口气,说道,“她父亲的事情,已经让她郁郁不乐十几年,我不想再有什么事情让她不开心了。这丫头虽然平时什么都不说,但和她父亲一样『精』明,心里头亮堂着,比谁都清楚。但好死不死,她居然也继承了她父亲那副死脑筋,总是一意孤行的追求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当初为了你居然去求遍了所有人,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她会如此疯狂”

谈论到马炎,宋靖雪似乎越说越气愤,连语气都有些咬牙切齿起来:“这老『混』蛋,教坏我『女』儿,再让我看见他,非毙了他不可”

宋靖雪深呼一口气,总算平静下来。

郑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心里头还是有些异样和感动。当初绝望之下,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在支持着他,虽然最后失败了,当事人也从来没有谈起这件事,但他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

“罢了,罢了她既然喜欢,就让她自己选择吧,年轻人也该疯狂一下,我实在是不希望她再走上和我一样的老路了”宋靖雪说,她和马炎之间,似乎还有一段故事,不过郑奇可不敢去多问人家的秘密。

“你说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她问道。

“你要我回答?”郑奇指了指自己,她点点头。

郑奇想了一下,然后说:“我也不清楚,总之时间会证明一切对错。”

宋靖雪得到了一个算不上答案的答案。

“好了,去看看雅『玉』那孩子吧,她刚遇到你,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叫你来这么久,她肯定在胡思『乱』想了。”宋靖雪对郑奇摆摆手,“顺便帮我把『门』带上,我需要一个人静一会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