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7章 婚礼

第七章 婚礼

嫣红的夕阳躲到了地平线之下,月儿优雅地爬上了柳梢,喜庆的日子中,盛国的皇宫星辉点点,繁华如梦。

雅致的房间尽是一片红,案几上一对精美的红烛高烧,琉璃串成的珠帘折射着莹莹晕光,泛着雾气,氤氤氲氲。紫檀木做的床沿上,端坐着一个新娘,白如莲的双手低低垂着,火红的盖头挡住她的脸。不知盖头下的新娘该是如何神情,新婚大喜,应是喜形于色吧。

一身喜服的新郎在众人的拥簇下,踉踉跄跄地从门口走来,经过门槛时险些跌倒,好在有在众人搀扶。

新婚之夜,本应是闹洞房的,但是考虑到这位二皇子比较特殊,再加上还有两位皇子成婚,众人便没有多留。

众人散去后,房间里回归宁静,嬷嬷们小心翼翼地开始行礼。

“请新郎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新郎步履错乱地走向新娘,拿着喜秤的手很是不稳,在嬷嬷们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将喜帕挑开。

一张波澜不惊的脸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带着盈盈浅笑,微微闭着的眼睛轻轻睁开,晶亮的眼睛迎着新郎同样漂亮的眼眸,没有惊慌,没有哀怨,愣是那么平平静静,温温和和。

倒是在场的宫女倍感惊讶,这下午还未拜堂,女子的面容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是多么恼人的事情啊!

可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子一点恼怒都没有。

不过,宫女们毕竟训练有素,虽然心里讶异,但不露声色。

“新郎,新娘请喝交杯酒。”

嬷嬷的声音继续响起,只是话音未落,就见那程嵩随手端起杯子自顾自喝了起来,还不时地傻笑:

“好喝,好喝。”一副醉态。

“二皇子,不行,不行,要交杯喝的。”担任司仪的王嬷嬷连忙阻止,生怕新娘子吓到。

看着在场的嬷嬷和宫女们手忙脚乱的,梦雪不免觉得好笑。

“噗嗤~~~~~~好辣,咳咳咳……”

程嵩捂着嘴一阵咳嗽,咳得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一副痛苦无比的样子,可那酒却不偏不倚地喷到到了梦雪的脸上。

一时之间,那精致无比脸上沾满程嵩喷出的酒,好不狼狈。

在场的宫娥们到吓傻了,顿时呆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他们估计这回新娘子定是要大哭大闹了。新婚碰到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平常人家的姑娘也难以忍受,更何况是丞相千金呢。

“啊~~~酒怎么到新娘姐姐脸上了啊!”

程嵩傻乎乎地指着梦雪,说着便一脸天真地去欺身去舔梦雪的脸,一边舔拭,一边还不忘憨笑连连:

“嘿嘿!新娘姐姐的脸味道真不错!”

一旁端坐着的梦雪不由地满脸黑线,心里默默祈祷——这位兄台可别把她当糕点,咬上一口啊。

正想着,脸上便传来一丝痛楚。

“二皇子,使不得,使不得!”一旁领头的嬷嬷见状况不对,赶紧上前将程嵩拉开,恭敬中带着几分焦急,“二皇子,新娘子可不是可以吃的东西。”

“嬷嬷,你说什么?新娘子不是东西?”程嵩睨着梦雪,一本正经地问道。

如果不是他的一脸天真无害,梦雪肯定怀疑他是故意的!故意断章取义!

不过她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静静地坐着,观其变,不知道怎么的,她总觉得这个二皇子怪怪的。

而王嬷嬷显然没有梦雪的定力好,她被程嵩吓得发抖,两脚一软便跪了下来,大喊一声:

“主子赎罪,奴婢失言了!”

那领头的王嬷嬷心里叫命苦,人家张嬷嬷运气好,给三皇子和百里荷香布礼,肯定是简单轻松,顺利无比,而且打赏犒劳肯定不少;人家李嬷嬷运气也不错,给四皇子和司空紫薇布礼,肯定也不麻烦!

而自己呢?给一个傻子布礼,从一开始就不太平,现在这傻呼呼的二皇子又胡言乱语,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百里霜虽然是只是一个庶出女子,可怎么说也是宰相千金,自己只是一个下人,得罪不起。

一旁的宫女们见了也捏了把冷汗,她们都偷偷地凝视着梦雪,神态各异,有幸灾乐祸的,有看好戏的,有好奇的……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一直闹腾的二皇子也变得安静无比,虽然表情呆滞憨厚,可梦雪却总觉得他那看似失焦的眼神中带着几丝考究。

但仔细看来,却又发现程嵩的眼神分明是呆滞无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无论如何,她还是小心为妙。

毕竟,这宫廷向来复杂得很。

打定主意,梦雪沉默着低头,双眼茫然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王嬷嬷,一语不发。反正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四周顿时变得压抑无比,宫女们都僵直着,这样的局面谁也不知道怎么收场。

“二皇子,您忘了您答应过太后什么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柔的女声打破了沉默,梦雪循声望去,正是白天那个叫香雪的宫女。此时,她笑盈盈地望着程嵩。

“我……我答应过皇祖母什么了吗?”一直呆滞着的程嵩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呆呆地望着香雪,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香雪似乎被程嵩的逗乐了,轻轻地笑了起来,道:

“我的好皇子啊,您忘记答应过太后娘娘要乖乖地听话,按照王嬷嬷的口令完成婚礼了吗?”

“哦!对哦!”程嵩闻言,拍掌道,一脸喜悦,仿佛想起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可就一瞬间,他俊逸的脸又跨了下来,低着头,反复搓着手掌,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香雪姐姐,我没听嬷嬷的吩咐?是不是不乖了?皇祖母会不会生气啊?”

那样子是那么的无辜,香雪见了,赶紧道:

“没有,没有!二皇子现在开始乖乖的,就可以了,太后娘娘肯定会夸二皇子乖巧的。”

“真的?”程嵩上前一步,一双墨眸闪闪发光,表情单纯如三岁孩童。

“恩,真的。不过,二皇子接下来要听话哦。”香雪适时引导道,看来她基本上已经掌握了二皇子的性子,应付起来十分自如。

“好!好!好!”程嵩一听,赶紧点头如捣蒜。

香雪轻巧一笑,转头对着跪在地上的王嬷嬷道:

“王嬷嬷,起来吧。接着布礼要紧。”

“谢二皇子,谢香雪姑娘!”

王嬷嬷一听没事了,赶紧激动地磕头行礼,或许是太激动了,也或许是认定新娘只是一个不会多言的柔弱女子,竟然谢恩时只字未提梦雪,似乎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