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刚才发生的一切你喜欢吗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千百度 小巫见大巫2

今日,似乎发生太多事情了,原本要持续到傍晚的小宴在中午时分,太后便觉得乏了,草草结束了。

司空紫薇这次惹得太后很不高兴,被太后罚去太虚寺闭门思过一个月,并且不仅要抄《女则》、《金刚经》并且还要把他们都背下来。

梦雪于心不忍,她总觉得此时有蹊跷,虽然在二十一世纪的她可能有点小迷糊,但是这一切从她知道自己穿越、并且要嫁人皇宫那一刻开始,并被她永远的埋葬了!

以前她迷糊是因为有笑笑在,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笑笑总会帮她善后的。

她不用刻意去记几点起床,因为笑笑每天会很准时地叫她。

她不用刻意去记等下要做什么,因为有重要的事情笑笑会帮她急着。

她甚至都懒得去想要吃什么,因为笑笑帮她搭配好营养……

在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四年,梦雪除了考试的时候一定要拿第一以外,其他大多数时候她都很懒,懒得多想……

因为懒得多想,所以她很多时候都迷迷糊糊的!

但是现在,她却早已忘记迷糊是什么感觉的,因为她已经没有了迷糊地资本……

今天出门的时候,她把帕子放得很好,而且她的动作也一贯地很小心,为什么她的帕子还是会突然掉出来?

而且为什么这么巧正好会掉到司空紫薇的面前?她记得她当时离司空紫薇的距离并不近

当时在场的人当中认得这帕子的本不多,而且大多数人就算认得,但是精通宫中游戏规则的他们也不会贸然指出,而只有直率的司空紫薇会这么说……

这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操作!

这个人……会是谁?

还有为什么她的帕子为什么会突然被换掉呢?

什么时候换掉的?

谁换掉的?

会是程嵩吗?

从长乐殿出来的时候,秋日午后的阳光迎面照来,梦雪一时之间没有适应过来,忍不住伸出手挡住微微眯起的双眼。

清风拂来,吹得她衣袖都鼓了起来,梦雪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深秋了……

冬天,还有多久呢?

“二皇子妃,我家主子找您。”一个小丫头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家主子?”梦雪不解地转过头来,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到一个温婉的女子。

袭嫩黄的轻衫温柔的裹住她娇小的身体,精致的小脸透着一抹薄红,亭亭玉立,雾鬓风鬟,宛如一朵幽香,迎风绽放。

百里荷香,果然当得起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就连同样是女人的梦雪看到这样的她眼底也忍不住闪过一丝惊艳。

“你找我?”梦雪走过去,轻轻地问。

“三姐,我有话和你讲。”

百里荷香说话的时候很温和,梦雪对百里荷香的了解并不多,以前在百里府的时候,她是众星捧月的嫡出小姐,居住在百里徽专门为她修建的雨荷居,和百里霜住的西厢房相差甚远。

即便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见面的机会也极少,即便是见了,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所以这一句“三姐”倒是梦雪第一次听她叫,不免愣了一下。

不过仅仅是一下而已,她很快便反应过来,回以同样温和的笑:

“什么话啊,四妹。”

百里荷香漂亮的双眸亮晶晶的,她静静地凝视了梦雪一会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似乎在寻思着什么。

良久,她才开口,说道:

“你……真的是我的三姐吗?”

对于百里荷香的问题,梦雪没有正面回答。

“四妹,你觉得呢?”

她一脸淡然地反问,眉眼含笑,一双眼睛仿佛有重重的水汽氤氲着,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

“我印象中的三姐总是很安静,每次聚会都会躲在最不起眼的角落,稍微碰到一些事情便会吓得六神无主,每次说话都是诚惶诚恐的,只要别人对她稍微大声一点,她便会懦弱地低下头……”

百里荷香抬起头,沉浸在回忆中。

梦雪清清地听着——这就是真正的百里霜吗?

她只知道百里霜胆小懦弱,却没想到如此夸张。

“在我的印象中,三姐似乎不爱看书,知道的东西仅仅局限于百里府内的,不……确切地说,连百里府内的东西都不知道……”

梦雪发现百里荷香在讲到以前的百里霜的时候眼中不自觉地会有些鄙夷,梦雪的突然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四妹,你到底想说什么?”

梦雪打断她,她可不想在这里听百里荷香鄙视以前的百里霜,在梦雪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可以不理解他的生活方式,但是你没有权力瞧不起他……

百里荷香有些惊讶,她不敢置信地撑大了她漂亮的双眼:

“三姐,你变了,在我印象中,以前的你断然不敢这样对我说话。”

从她的话语中,梦雪可以感受得到,以前百里霜见到百里荷香肯定都是唯唯诺诺的,她忍不住挑了挑柳眉,道:

“四妹,那只是你印象中的我而已,也只能说明你以前并不了解我而已。”

在梦雪看来,百里荷香所说的百里霜,只不过是她印象中的百里霜而已,真正的百里霜到底是怎么样的,那也只有百里霜自己知道,她相信,一个敢于违抗皇逃婚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种无趣而又懦弱的女子!

百里霜,是个值得钦佩的女人。

而且不管百里霜到底是怎么样的人,那是百里霜自己的事情,外人没有资格来议论她。

百里荷香微微皱起眉头,眼色也冷了一些:

“是啊!三姐现在今非昔比了,昔日的那个出身地位的庶女,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二皇子的嫡妃,我的二皇嫂,而且还是太后娘娘面前的大红人,你的确没必要再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地活着,但是作为妹妹的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请姐姐不要忘了不管怎么样你还是百里家的三小姐。”

“四妹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梦雪有些不明白。

“三姐是聪明人,会不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吗?”百里荷香反问。

她的意思梦雪的确明白,看得才出来,百里荷香是在提醒她不要做不利于百里家的事情,但是梦雪并不认为她从入宫到现在有做过什么对不起百里家的事情啊!

“四妹可能是三姐愚笨,一时之间还真明白不过来你的意思。”梦雪轻轻地笑着。

“是吗?”百里荷香的声音冷冷的,她想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我看三姐不是愚笨,你是聪明过头了,以至于喜欢自作聪明。”

百里荷香话中的冷嘲热讽梦雪听得真真切切!

梦雪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她觉得自己没有义务在这里听别人嘲讽自己,于是干脆转身要走。

百里荷香显然没料到梦雪会突然转头,忍不住皱起眉头,:

“百里霜……你……给我站住!”

瞧瞧——刚才还叫她三姐的,才一转眼的功夫,就直呼其名了!

“站住干嘛?听你嘲讽我吗?”梦雪转过头来,挑眉轻笑。

“百里霜,我这是为你好!我们是百里家和司空家本来就势不两立,而你,一二再、再而三地为司空紫薇求情,你这是干嘛?显示你的大度,还是显示你的善良?”百里荷香直勾勾地看着梦雪。

“我做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么多。”

梦雪的声音淡淡的——如果真的想这么多的话……她想……她肯定不会替司空紫薇替司空紫薇求情了。

“百里霜,我只想告诉你,不要吃力不讨好!我想司空紫薇现在已经很透你了……以后……你好自为知吧,皇宫不是你百里霜能应付得了的地方。”百里荷香说道。

“谢谢。”梦雪轻轻地说,“三弟妹,二皇子正在等我,我先过去了,改日再聚。”

这一回,她转过身来,对着百里荷香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才转身离去。

前方,程嵩正傻乎乎地看着她,双眼失焦,但是梦雪知道,这具面具下掩藏的却是一双足矣吞噬一切的眼,身后,百里荷香此时八成对她也没什么好感。

这叫什么?

猪八戒照镜子,哪边都不是人?

但是,这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程嵩对她的憎恨缘来已久,百里荷香对她的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这皇宫,这生活……

真不是一般地压抑啊,此时此刻,梦雪特别想淋一场雨,洗去一切尘嚣,只剩下简单而又干净的灵魂……

可是,可能吗?

“阿肉……”踏上轿子的时候,程嵩对她笑得灿烂无比,“刚才发生的一切,你喜欢吗?”

————————————————————

纯洁雨:各位,小嵩嵩很无辜地!他真的很无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