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丁香一样的男子

王妃不好追 完结 丁香一样的男子

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流逝,转眼已是半月,又是一个飘雨的日子,雨水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断断续续地带来寒意,梦雪分不清此时到底是冬天还是秋天。

她只知道阳历的九月到十一月是秋季,可惜这年前之前,历法用的阴历,阴历的十月上旬,到底入冬了没有?

她不知道!

若是已经入冬,这便是冬季的第一场雨吧!

透过微微敞着的窗,梦雪看到了水晶般地雨一颗一颗地砸在泛黄的树叶上,碎裂、消失。记得初中的时候她和笑笑一起迷恋上了一部叫《冬季恋歌》的韩剧,电视剧里,女主角维珍和男主角俊尚一起看冬日的第一场雪,白雪皑皑,情意绵绵,那个场景特别的梦幻,勾起她们心中数不尽的向往。

在韩国,据说第一场雪叫做初雪,一起看到初雪的人会相爱……

可偏偏他们生活在长江以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夏季高温多余、冬季温暖湿润,几乎不下雪。

那么梦幻的场景,只能放在心目中向往。

不过,那时候的她都还是十多岁的少女,少女怀春,总是充满粉红色的梦。

于是她和笑笑约定,把入冬的第一场雨便是他们的初雨。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要么疯狂地在雨中嬉戏,要么安静地在雨中漫步……

他们还约定,以后有了喜欢的人,带他一起初雨,就像俊尚和维珍一样。

那时,真好。

梦雪轻轻地感叹:

“笑笑,我好像变得面目全非了呢。”

她,真的变了很多!以前的她绝对不会这么有城府,不是没有能力,而是因为不需要!

以前,她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但是,如今,这一切都是奢侈品了!

皇宫中,必须处处小心,步步为营。

不过,这半个月来,梦雪的生活还不算太辛苦!那日从长乐殿带着满腹的疑问回来,她以为程嵩会给她进一步的打击,但是,没想到的是程嵩竟然什么也不做,只让她为了做了一顿晚餐!

程嵩最近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恶整她了,除了白天的时候装装傻,偶尔无伤大雅地戏弄一下她意外,其他时候他都自动消失。

不知道是不是去怡红院找哪个柳飘飘了……

不过这似乎与她没什么关系,他不找她麻烦她应该庆幸才是。

梦雪想着想着,竟然迷迷糊糊地靠在桌子上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晚。

发呆,果然是消磨时间的好方式。

现在的生活和她以前整天图书馆、实验室、教室、医院来回跑相比,实在是安逸。

坐久了,手脚有些发麻,梦雪舒展着身子站起来,一件淡紫的长袍悄然滑落,衣服上还残留着淡淡的余温。

应该是宫女们看她就这样靠着睡,怕她着凉,又怕叫醒她会惹她生气,所以才给她披上的吧!

梦雪对着旁边的宫女盈盈颔首表示感谢,那宫女竟然一脸茫然。

大概是不大习惯主子的感谢吧,梦雪想道。

她起身走道窗前,推开半掩的窗户,细细雨丝合着风飘进来,拍在脸上,凉凉的,挠得人心痒痒的。

梦雪突然好想冲到雨中,就像以前那样,好好地享受雨的洗涤。

压抑多了,偶尔顺从一下自己的心意不过分吧!

梦雪这么想,便想宫女要了三伞,示意自己想出去走走,让他们别跟着。

前方雨意蒙蒙,亭台楼阁,假山怪石,仿佛一幅晕染的水墨画,她就这么在雨中走着走着,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一般。

雨丝打着油纸伞伞,沙沙作响,梦雪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

前方,雨的烟雾中,竟然真的有一个人影,白衣胜雪,黑发如墨,他也撑着油纸伞,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走进,走进……

他一抬眼,便看到他太息一般的目光,这个人……是程流觞……

细雨在他雪白的衣裳上晕开,仿佛一朵一朵绽放的水莲。

“大皇兄万福。”她微微拜下,盈盈行礼。

程流觞淡漠的目光轻轻地看了过来,朝着她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在雨的哀曲中,他的身影依旧是那么淡漠,冰凉的清风卷起他的长袖,清隽的影子仿佛雨中的一片玉兰。

不知道怎么的,梦雪觉得眼中有些烫,伸出手,竟然发现眼角湿湿的,她想,大概是雨水吧!

雨水在她眼睛里呆久了,就变热了!

不会是泪水,因为她没有哭的理由。

“如果舍不得,你可以追上去的!”

突然,一个清润而又别扭的声音响起,梦雪转过头,发现不远处,一个男子吊儿郎当地靠在一棵树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目不转睛地低头看着她,眸光流转,兴味十足。

————————————

纯洁雨:谢谢13731688664和andiecheng童鞋的红包!

谢谢xiaodouban童鞋的汉堡、ddxxy童鞋的奶茶、zhutoulin829童鞋的鲜花!

谢谢大家!深深鞠躬!俺继续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