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香雪跳井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香雪跳井

夜,

平平静静,冷冷清清。

月儿半睡在云彩里,梦雪却无法入睡。脑海里浮现出今日白天,甄法师走后没多久,程嵩来到亭子里的场景。

不知道怎么的,那时候,她格外地紧张,心跳特别快,那种感觉——竟然有点像被捉-奸的妻子,特别怕他误会。

程嵩什么也没说,他静静地看着她,面无表情,什么也没问。

于是,梦雪纠结了,她甚至开始怀疑,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并没有怀疑,才不问,还是因为他什么都看到了,并且下了自己的结论,所以才不问呢……

他没问,她又不好说,怕一个搞不好,他怀疑她不打自招……

程嵩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就那么揽过她的双肩,霸道地将她纳入怀中,拖着她往回走。

一路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不同于程流觞身上的兰香,也不同于甄法师身上奇怪而又浓郁的异香,程嵩身上的气味淡淡的,若有若无,但是却会让人忍不住想靠近……明明是那么危险……

抬头,可以看到他完美的侧脸,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神,轻抿起的唇线,性-感而又完美。

梦雪竟然觉得自己的心正毫无规则地跳着,也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程嵩这种脸了,虽然说怎么看怎么帅,但是她早就有抵抗力了不是吗?

更何况,她以前见到他也没这种感觉的,难道说真的是因为做贼心虚吗?

可事实上,她并没有做贼啊!

她和甄法师明明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啊……

梦雪也不知道怎么的,只觉得心有些乱,一路上想开口说话,却无从说起,气氛就这么尴尬着……

在尴尬中古怪着,在古怪中尴尬着……

一路无言。

回到嵩殿之后,他终于放开她,坐在桌边,一言不发地品着茶,不知道怎么的,离开他的怀抱之后,梦雪竟然有一种心乱的感觉……

和他同处在一个空间之中,她竟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甚至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只能将头别到一边去,尽量不去看他。

偶尔目光相撞,心,竟然不听使唤地胡乱跳动着。

香雪敲门进来的时候,程嵩原本深沉的表情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自然是单纯而又天真的傻样儿……

两人用过晚饭之后,回房发了一会儿呆,天黑之后,程嵩便下夺门出去了。

房间里,梦雪一个人,只觉得心空空的,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打算早点上床入睡。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上了床之后,闭上双眼,脑海里一直是程嵩那高深莫测的脸……仿佛中了邪一般。

用力地摇摇头,想将他挥去,可偏偏又挥之不去。

辗转反复,无意入睡,梦雪干脆起了床,披了件外衣,才庭院间走走。

嵩殿的院落和皇宫里所有的庭院一样,所有花草都有专人打理,一切景物井然有序。

梦雪漫无目的地走着。

脑海里回荡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何会突然这样患得患失?

程嵩,他现在哪里去了呢?

会在做什么呢?

这些日子,虽然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应该不好过吧?

梦雪的心隐隐地有些难受,那是一种心疼的感觉……

她是在心疼程嵩吗?

梦雪正纠结着,突然,一阵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救命——救命——”

前方,一阵骚乱,一时之间,原本昏暗的嵩殿灯火通明,闻声而来的宫女、太监们都如风一般快速地朝着那里赶过去。

梦雪微微皱起眉头,不明白这夜间,嵩殿里怎么会有人喊救命,不过,她也并没有太大的表现,迈着稳健的步子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

“见过二皇子妃!”

“见过二皇子妃!”

在场的宫女、太监们见梦雪来了,都一一跪下行礼。看来这些日子里她在皇宫的表现让她在这群下人面前多了不少威信。

前方,跪着一个宫女,衣服有些凌乱,被几个太监死命拖着,却依旧用力一旁的井里冲,敢情是要跳井了。

随着脚步的靠近,梦雪发现那个宫女竟然就是香雪。

她一向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凌乱不堪,有几戳被扯得跟犀利哥似的,还染上了些许的泥土;一向整齐的宫装此时凌乱地拖到了半肩,漂亮的香肩露出了一大半……

梦雪不由地眯起眼睛!

她……这演得是哪出?

她记得刚刚不久前,她还淡定而又端庄地伺候她和程嵩用膳……

怎么顷刻之间就已经落得如此境地了。

虽然惊讶,梦雪却没有主动开口说什么,只是半信半疑地看着香雪,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天真而又顽劣的声音响起,梦雪闻声望去,发现程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人群中,在地上又跳又闹,一脸好奇地往这边瞧了过来,那双漂亮的眼睛晶亮晶亮的!

“先带二皇子回房,小张子,你快去长安宫通知太后,一切交由太后处理。”

嵩殿宫的总管太监小贵子见状生怕吓着了程嵩,赶紧下令道。

梦雪笑而不语,很显然,在这些下人严重,这位又疯又傻的二皇子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这嵩殿的真正主人是太后,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太后对程嵩的疼爱……

————————————————————

纯洁雨:童鞋们,乃们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这位香雪同-志到底想搞什么呢?

谢谢以下童鞋的金牌:

想咋的咋。 vv621、紫林爱逸、51032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