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二皇子的骨血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二皇子的骨血

看着程嵩又哭又闹、极其不情愿地被几个太监拉下去,梦雪差点笑出声。她知道程嵩的武功绝对不是这几个小喽喽们制服得了的,想想此时他心里肯定郁闷得很,梦雪就觉得好玩,看来装疯卖傻也不是件容易事。

“让我死!让我死!”香雪不停地嚷嚷着,扭动着身体。

梦雪默然地看着这一切,她知道香雪是在演戏,如果这些太监真放开她,她相信她也不会让井里钻的。不知道这香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梦雪只是看着她,什么也没做,一切等太后来了自然知晓。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一声威严的女声响起,梦雪回头看见桂嬷嬷带着一群宫女太监而来,“都去澈宫正堂,太后已经来了。”

众人得令,赶紧向正堂走去,太监们押着香雪一起去了。

梦雪倒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她知道这个“都”包括她,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是二皇子妃,桂嬷嬷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又怎么样,见了她一样得行礼,梦雪静静地站着,用沉默提醒桂嬷嬷她再不济,也是个主子。

桂嬷嬷毕竟在皇宫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刚才是一时着急忘记行礼了,如今见状赶紧跪下行礼:

“奴婢参见二皇子妃。”

梦雪对着她微微一笑,示意她起来。然后由她引路走向正堂。

正堂之中,灯火通明,太后坐在椅子上,微微皱着眉头,挥挥手,示意所有的下人全部下去,只留下几个心腹,以及身为二皇子妃的梦雪。

“香雪,这是怎么了啊?又哭又闹的?”太后微微带着怒意。

“奴婢,奴婢……恶……”

香雪跪在地上,梨花带泪,张口欲言,话还未说出,便捂着嘴凑到一边干呕。

太后的眼里闪过一丝疑虑,挥挥手,让身边略懂医术的陈嬷嬷去给看看。

陈嬷嬷利索地捉住香雪想闪躲的手,耗了下脉,面无表情地走向太后,凑到她耳边窃窃私语。

看着情形,梦雪已经猜出了十之八九了,肯定是怀孕了。

她好奇事情会怎么发展。果不其然,太后面色凝重地瞪着香雪:

“香雪,你是我亲自送来嵩殿做大宫女的,怎么会这么糊涂?”

香雪此时已经泪流满面,黑白分明的双眸因为哭泣而染上了浓浓红,只见她低着头,抽抽搭搭地哭泣道:

“太后,香雪有罪,请赐香雪一死。”

她说得大义凛然,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梦雪见了不由地想笑,若真想死,怎么就这么巧刚要跳井就被人发现,她记得嵩殿的那个井边晚上路过的人并不多。

“告诉哀家,是谁的?”太后严厉地问道。

香雪低头不语。

“太后让你说你就说。”一旁的陈嬷嬷催促道。

“香雪不说!死也不能说!”

香雪低着头,咬着唇,那样子似乎很维护她身后那个让她怀孕的人。

不过,梦雪并不这么认为,若是真的不想让人知道,以香雪的手段,大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虽然这样想有些不人道,但是梦雪可以肯定,以香雪的手段,若是真的要寻死,也绝对可以死得神不知鬼不觉!

很显然,她是故意闹得人尽皆知的。

那么,她自然是打算顺水推舟,将她身后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推出来!

想到这里,梦雪忍不住有些好奇——到底是哪位神人,居然能让这位心比天高的嵩殿大宫女怀孕呢?

“香雪,你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太后冷冷地扫过香雪一眼,说道。

这么简单的局,梦雪能看透,而太后,这位后宫的主宰,在深宫之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很显然,此时此刻说的这句话,是明摆着告诉香雪,她对她心中的小九九清楚地不得了。

香雪也是个玲珑剔透之人,闻言之后,立马低头,不停地磕头:

“太后娘娘恕罪!太后娘娘恕罪!奴婢竟然在您老人家面前耍这般手段,奴婢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一时之间,诺大的大堂之上,只有香雪颤悠悠的请罪声以及那“空空空”的磕头声。

梦雪听得心惊肉跳,她忍不住想弱弱地说一句——香雪童鞋,你那个可是头啊,不是石头啊,哪里能这么往地上撞啊……

这,大概就是代沟吧……

梦雪可以肯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没办法想这些人这样,这么死命地给别人磕头……

“好了……你这头先别磕,这万死也先别说了,你先给哀家说说事由,哀家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不懂事的丫头……”

太后眯起眼睛,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谢太后娘娘错爱。”

香雪抬起头,额头因为刚才磕头磕得太猛的缘故已经开始淌血了, 脸色也有些惨白,再加上她那喊着泪珠儿的剪剪秋眸,那样子,可谓是楚楚动人,我见尤怜。

她的目光兜兜转转一圈,最后停留着梦雪身上,她突如其来的眼神让梦雪有些莫名其妙。

“霜儿不是外人,你有什么话,大可直接说。”太后淡淡地说道。

“是!”香雪转过头,对着太后又是深深一拜,柔柔弱弱地开口道,“太后娘娘,发生这种事情,奴婢本应一死了之,以正法纪,但是……奴婢实在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才会这样做,将太后娘娘引到这里,希望太后娘娘慈悲为怀,救奴婢肚子里的孩子一命……奴婢虽然有罪,但是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无辜的……奴婢希望他能活下来,能好好地长大,毕竟……他是二皇子的骨肉……”

——————————————————————————

纯洁雨:各位童鞋,看到这里,你们很纠结吧!

那啥……我也很纠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