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骄傲2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骄傲2

梦雪回到嵩殿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晚了,嵩殿的灯暗的暗,只剩下几盏照明的灯笼。一路上,静悄悄的,有些冷,梦雪快速地回到房间。

推开门,来到桌前,将桌上的烛火点燃。

微弱的灯光比不上二十一世纪高功率的白炽灯、节能灯,不过在古代,这是最大众化的照明工具,夜明珠虽然好,但不是每个人都用得起的。

原本漆黑的室内因为这盏小灯而变得亮堂了起来,然后,梦雪被一张放大的男人脸孔吓了一跳。

程嵩,竟然就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哈……程嵩,你想吓死我啊……”

梦雪长长地叹了口气,用力地拍着自己的胸口。

程嵩一动不动地盯着梦雪,绝美的俊颜之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梦雪却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上升起。

“吓到了?”程嵩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梦雪,“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的二皇子妃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亏心事?”

梦雪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弯下身子,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悠然自得地啜了一口,道:

“程嵩,比鬼更加可怕的可是人,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死?”程嵩邪佞地挑起双眉,道,“百里霜,你转移话题的方式太拙劣了吧?”

“转移话题?”梦雪将一杯茶牛饮完,觉得还是不解渴,可能是刚才烧烤吃多了,现在严重缺水,于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喝茶,一边继续说道,“程嵩,我什么时候转移话题了?”

“没有吗?”程嵩靠近她,好看的双眉高高跳起,“那么,你回答我的问题。”

梦雪没有马上和他说话,她灌了一杯茶下去,抬起头,说道:

“什么问题?亏心事吗?我跟你说,我亏心事做得可多了……昨天晚上,我还在房间里扎小人诅咒你今天晚上纵-欲过度、精-尽人亡呢!”

说完之后,她很淡定地拿起茶壶,又倒了一杯茶,继续喝,一边喝,一边欣赏某人瞪得比杏仁还大的双眸,满意地扯出一个完美的笑——她发现最近程嵩的表情比以前丰富了很多,是他变了呢?还是她太雷了呢?

很显然,是梦雪童鞋太雷了!

程嵩想了很多话,却在听到梦雪所承认的“亏心事”的那一刻,灰飞烟灭、风消云散了……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这……是一个女人该说的话吗?

“百里霜,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你还真是一朵奇葩啊。”程嵩抽搐着嘴角,咬着牙说道。

“还好啦!”

梦雪挥挥手,低头将一杯茶灌下去之后,方才觉得好了很多,终于不渴了,便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程嵩,咧嘴一笑,道:

“不过,我的诅咒貌似没效果呢!我们家二皇子居然这么快就完事了……莫非我们家二皇子惦念香雪妹妹是个孕妇,怜香惜玉起来了?”

她这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程嵩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什么也没说,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

梦雪也不甚在意,她悠然自得地笑着:

“看来,我得再扎一次小人,诅咒一次呢……唔……”

她的话没说完,一个温热柔软的唇瓣便压上了她殷红的双唇,让她再没有说话的机会。

梦雪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推开他,她伸出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使劲地往外推,但是他的胸膛却如同一堵硬实的城墙,无论她怎么用力,楞是没有任何效果,纹丝不动!

梦雪想开口大骂,可是又偏偏不能开口,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此时此刻,她如果开口的话,等待她的肯定是程嵩趁机而入的舌头,那么这个吻将会从简单的唇齿相扣的深度上升到“舌-吻”的高度……

于是,梦雪一边用力地推程嵩,一边死死地咬着牙齿,紧闭着双唇,低语着某人的攻势!

她这个样子,落到程嵩的眼里,似乎成了另一番境地,程嵩原本冰冷的双眸此时此刻,染上了些许的血光之色,各种情绪席卷而来,让他发疯地想占有这一切。

右手抚上她的下巴,微微一用力,疼痛让梦雪条件反射地分开死咬着的唇齿,而他湿滑的舌头便抓住时机,滑了进去,横冲直撞,霸道地占领着每一个角落,宣告着所有权。

“程嵩,你这个混蛋……”

梦雪忍不住破口大骂,用力地摇着头,某人自然不会让她继续下去,他的右手托着她的后脑勺,阻止了她的反抗,左手揽着她的腰,牢牢地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中,由不得她半点反抗。

这一刻,梦雪深刻地体会到了两个人力量之间的差距,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是没办法和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武功高强的男人抗衡的。

所以,她唯一能反击的就是语言了。

很显然,程嵩也看透了这一点,他用力地在她唇齿之间吮-吸,仿佛要将她腹内的气体全部都吸干一般……

无可奈何,为了继续活下去,她只能用鼻子不断地呼吸,一下一下,用力地呼吸,如饥似渴地攫取着氧气,好像除此之外,无瑕其他了。

空气中有她浓重的呼吸声,给这安静的室内平添了几分暧-昧和香艳。

他闭着双眸,就这么在她唇齿之间放肆着,攫取着她芬芳和香甜,梦雪不甘心,用力地抓住自己的理智,想用力掐他为自己报仇,可是因为缺氧,她的手脚发软,根本使不上力气来……

——————————————

纯洁雨:孩儿们,饥-渴了?想吃肉了吗?

哇咔咔……

到底吃,还是不吃呢?

某人无限纠结中,你们懂的,我是个纯洁的娃娃!

各位童鞋,赐我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