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你管不着

王妃不好追

程嵩的强势是梦雪没办法承受的,忍无可忍了,她便张开嘴,用牙齿咬他。

铁锈一般的血腥味充斥着口腔,程嵩终于放开了她,然后冷冷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他的目光,那么冷,冷得足以将千年流水瞬间冻结。

梦雪浑身打了个寒战,伸手搓搓自己的手臂,发现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程嵩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良久,才开口说道:

“百里霜,你就这么厌恶我吗?厌恶到连我的触碰都会让你起鸡皮疙瘩……”

梦雪抿着嘴,什么也没说,考虑着是不是该告诉他,她之所以起鸡皮疙瘩,是因为他的目光太冷了,而并非他的触碰。

可仔细一想这样一说似乎并不妥,若是程嵩因此而阳光灿烂,进一步出来对她怎么样,该怎么办呢?

说实话,她虽然不讨厌他的触碰,但是,如果现在,让她和他发生什么的话,她是接受不了的,尤其是这个男人今天还刚刚纳了一个妾。

空气,在僵持着,程嵩见她不语,就当她默认了,他的脸色更加冷了,好看的唇紧紧地抿着,也许有些大力,唇瓣都有些发白。

他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梦雪沉默不语,她在想自己接下来要怎么过……

她是不是该离开这个皇宫呢?

她突然觉得在这里生活有些辛苦,其实,她自幼就向往她父母禀性的生活观念——河山大好,出去走走,碧海蓝天,吹吹风。

在二十一世纪,因为心脏病的缘故,她不能轻易出门,而现在,她终于有了健康的身体了,她是不是该离开这皇宫,出去走走呢?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不舍……

这里,还有她留恋的吗?

她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向面无表情的程嵩,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那样的不舍。

为什么不舍呢?

有什么不舍呢?

李梦雪,你在期望什么?

难道你还期望他的爱情吗?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懂爱,他若爱你,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吗?会将你置于一个这样的境地吗?

“百里霜,你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吗?”

程嵩的声音打破梦雪的思绪,他静静地看着她,目光幽深无比。

空气是凝重的,凝重中带着凄冷,梦雪轻悠悠地回望了过去,目光平静无波,却又似有惊涛骇浪在平静的表层之下涌动。

“不在乎什么?”梦雪轻轻地反问,“你指的是我不在乎你纳妾吗?”

“你不是应该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程嵩说话的时候没有看梦雪,而是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这个动作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有什么好问的呢?”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仿佛随时会消失一般——有什么好问的呢?以你的性格,若是在乎,自然会给我解释,你不解释,只能说明你不在乎,那么我即便问了,你又怎么会告诉我呢?

程嵩坐在桌子边,低下头,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的二皇子妃真是好有气度,别人怀了你丈夫的孩子,你居然毫不在乎,连问都懒得问;你丈夫纳妾,你居然有荣华贵、气度偏偏地主持,百里霜,我该给你写个《贤妻赋》来表彰你的行为,让你万古流芳,成为万世女性之楷模?”

说话的时候,他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那样子看起来是三分懒散再加七分的嘲讽。

梦雪自然不会听不出他的讽刺,可是她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略略一点头,朱丹含笑:

“可以啊,写得时候记得文笔要优美点。”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程嵩手中的茶杯被他捏了个粉碎,那些个茶水悉数流下,在桌子上滚动着。

他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盯着站在他身边的梦雪瞧。

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猛地,他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用力过度的缘故,他原本坐在的椅子轰然倒地,在安静的空气中发出一声巨响。

看得出来,他是生气了,而且非常生气。

但是梦雪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都没生气,他有什权利生气呢?

所以,当他疾言厉色地盯着她的时候,她便狠狠地瞪了回去。

他们就这样在诺大的房间里对峙着,谁都不肯让步,谁都不愿意率先开口,仿佛都想用眼神杀死对方一般……

仿佛两个任性的孩子……

沉默无止境地延续着,一直……

总要有人率先打破着沉默吧?

可是很显然,他们都不愿意做先开口的那一个!

两个人,不知道僵持了多久,终于有人不愿意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梦雪收回了凶煞的眼神,目光变得风轻云淡,然后蓦然转身,优雅地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程嵩哪里会让她如意,他稍稍一跨步,并挡在了她的前面。

“去哪里?”他的声音冰冷无比。

“你管不着。”她的声音冰若寒霜。

“百里霜……”

程嵩的话还没说完,并对上她挑衅的眼神。

“我什么?”她反问。

“百里霜,只要你一天没离开皇宫,你便是我的二皇子妃,我便是你的丈夫,你说我管不管得着?”程嵩扯着嘴,声音冰冷无比。

————————————————

纯洁雨:各位童鞋,对不起哈,昨天俺的电脑又当掉了,所以没有即时更新,给大家造成不便了,真的对不起撒!我的电脑真是个万年受,最近一个月,已经当了四次了!呜呜呜呜……我要疯掉了,昨天写的全没了,童鞋们,乃们看在俺现在一边监考,一边码字的份上,同情一下我,抚摸一下我吧!

我是纯洁可爱又可怜的纯洁雨……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