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二皇子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二皇子

面对程嵩这副冰冷的样子,梦雪却突然俏皮地对着程嵩吐吐舌头,道:

“那么我的丈夫,我刚才茶喝多了,现在要如厕去,你要跟吗?”

然后,她很满意地欣赏着某人红一阵、青一阵堪比染缸的脸,最后满意地拍拍手,扬长而去。

她弄好回来的时候,程嵩还在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壶酒,坐在桌前自斟自饮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梦雪那句无厘头的话,也大概是因为此时的程嵩看起来比较懒散,不像刚才那样具有攻击力,梦雪只觉得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还喝酒?怎么?今天的纳妾酒还没喝够啊?”梦雪挑着眉调侃道。

程嵩没有回答梦雪,继续着他的自斟自饮,良久,他才说道:

“只是饿了,你以为我像你啊,又吃烤鲫鱼,又吃烤鸡烤鸭的……”

他的声音不冷不淡的,却让梦雪的脸色冷了几分,一双美目轻轻眯起,她咬着牙道:

“程嵩,你又派人监视我?”

面对她的质问,某人脸不红,岂不喘,淡淡地说道:

“我的二皇子妃,此言差矣。首先,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派人保护你,所以,你不应该用这个又字;其次,都说了,是派人保护你,不是监视……”

“那还真是谢谢二皇子殿下的保护了!”

梦雪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明明犯罪被她揭穿了,居然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怡然自得……

好一个保护啊!

保护?

他这是打着保护的名义,实行着他可告人的目的,和美帝国主义实行那个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有什么区别!

这是侵犯人权,知不知道!

此时此刻,就在梦雪气得牙痒痒的同时,程嵩却一脸淡然,他拿起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送入口中,浅唱一口,道:

“夫妻之间,不必言谢,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

嘴角抽搐、眼角抽搐、眉头抽搐、浑身抽搐,各种抽搐……

咬了咬牙,她上前一步,走到程嵩旁边,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该道谢的时候还是得道谢的,谢谢二皇子为为妻做了这么多,这杯酒,为妻敬你!”

说完,拿起酒壶,倒了杯酒,递给程嵩,那笑容,漂亮得如同雪地里的雪莲。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程嵩就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此时此刻,梦雪绝对不安好心。

“怎么?二皇子不接受为妻的诚心道谢吗?”

梦雪好看的双眸眯成漂亮的月牙形,客客气气地将水酒端上去。

程嵩也跟着她眯起双眼,漆黑的双眸望向那杯水酒。

这个女人下药的水平真是越来越高了,居然就这样当着他的面在倒酒的一瞬间,把东西放了进去,若不是他一直都高度警觉着、防备着,说不定连他都被她骗过。

程嵩低着头,双目一动不动地琢磨着酒杯里的清酒,双眸漆黑如墨,似乎正在思量着什么,算计着什么,酝酿着什么。

他这个样子,让梦雪不由地不安,心想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又会要正出什么事情来,这么一想,她的笑容便不再像最初的自然了,嘴角有微微的抽搐。

本来,明明是梦雪占优势的情况,不知道怎么的,现在却变得有些奇怪。

程嵩的目光终于从那杯酒上面移开了,他抬起头,淡淡地看了梦雪一眼,然后伸出手,拿起梦雪手中的酒杯,送到嘴边,在梦雪不敢置信的注视下一饮而尽。

“你……”

梦雪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她刚才在酒中下了药的,虽然她动作很快,但是程嵩是什么人啊?

他根本就是一只狐狸啊!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他怎么会喝呢?

梦雪瞪大了双眸,不敢置信地看着正若无其事地将酒杯放到一边的程嵩。

“有什么不对吗?”

他不解地看着梦雪,漫不经心的样子让梦雪不知如何是啊!

“没……”

她小声地开口,语气弱得不得了,一听就知道典型的底气不足。

程嵩却不计较这些,他仿佛没看到一般,若无其事地在旁边继续喝他的酒,吃他的菜。他越是这样,梦雪越是坐立难安!

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程嵩,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明知道她下药了,却故意吃下去,用这个方式折磨她!

可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明知道有毒,还要以身试毒,只为了折磨她?捉弄她?

“啊诺……”梦雪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弱弱地开口。

“阿诺?什么东西?”程嵩不解地望向梦雪。

梦雪这才惊觉,原来由于自己一紧张、一纠结,她一不小心就蹦出句日语来了,日本动漫……害人不浅啊!

“没什么。”

梦雪耸了耸肩,她没有闲工夫给程嵩解释什么叫做日语,就算解释了,也解释不清楚,所以,她直接选择无视。

“那个……我是想说……你……你怎么还不回房啊?”

梦雪一边说,一边纠结,本来,程嵩回不回香雪那里,她是无所谓的,但是,现在,她却不能这样想了,尤其在他喝了那个药之后……

作孽啊!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只老狐狸居然会真的喝下去!

他……他这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

梦雪的纠结,程嵩不懂声色地纳入眼中嘴角扯出满意的弧度。

“回房?这里不就是我的房吗?”

他抬头凝视着她,眉眼含笑,怎么看都想一只狐狸……

——————————————————————

纯洁雨:大家猜猜,小嵩嵩吃的是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