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同情和怜悯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同情和怜悯

雨丝在空中斜斜地交织着,前方是一篇绿意黯然,植物抽出了新芽,湿意在空气中无限扩展,梦雪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男子站在雨中。

他穿着一袭锦衣,黄衫青冠,手里拿着一把伞,雨滴打在伞上,顺着伞檐一点点地下滑,雾蒙蒙的,透过雨幕,可以看到他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

他一点点地走近,踩着雨的轻轻节拍,一点一点地走过来,不知道怎么的,她心中一颤,转身想要离去,却听见一道温和的声音。

“别走……”

是他的声音。

前所未有的语调,前所未有的温柔,她从未听他用这样的语调说话,但是她自然知道这便是他的声音……

愣了一下,抬起的腿还为落下,有人从她身后将她圈住,紧紧地纳入怀中。

扑鼻而来的是他身上淡淡的薄荷以及浓浓的酒味。

“你喝酒了?”

梦雪微微皱起眉头,从这酒气上判断,他应该是喝了不少,可是,在她的印象中,程嵩并不是会放任自己喝酒的人。

对于酒,他向来都是拿来品,浅尝辄止的。

“霜儿,别走。”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霜儿,对不起……”

一句别走。

一句对不起。

仿佛两块大石,重重的投递到她的心湖之中,激起的不是涟漪点点,而是波澜万丈。

他和她说什么?

对不起?

他会说对不起吗?

梦雪觉得不敢置信,可是她却深刻地感受到他炽热的呼吸,仿佛火一般,烫着她。

“霜儿,对不起。”他在她耳畔呢喃,声音轻轻的,有些沙哑,却格外地好听,“我不该那样对你,我错了……”

梦雪彻底愣住了,他忍不住怀疑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程嵩吗?

那样骄傲的他,会说这样的话吗?

“霜儿,无论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就是别离开我……”他将她的身体转过来,让她面对他的脸,他的眼神。

一夜之间,原本意气奋发的男子竟然变得颓然而又憔悴,那双眼睛有些干枯,仿佛干涸的枯井,原本光洁的下巴隐隐有着青灰色的胡渣子,他的表情中带着几分迷蒙,大概是醉了的缘故吧。

浓浓的酒气,让梦雪好不容易舒展开来的眉头再次皱起。

“程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她的一句话,让原本干涸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仿佛得到雨露的干涸大地一般,瞬间绽放了生命的气息。

“霜儿,昨天我太冲动了,我只是……想让你成为我名副其实的妻……所以,一时控制不住……霜儿,我是不是伤害到你了?霜儿,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程嵩因为醉酒而迷离的双眼盯着梦雪瞧,一字一句地吐着,酒精让他的话有些含糊不清,“霜儿,我知道你生气了,你生气是应该的,你恨我也是应该的,你想离开我,也是应该的……我是个混蛋……”

梦雪愣愣地看着程嵩,耳边充斥着他数落自己的声音,她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额头,喃喃自语:

“没发烧啊……”

温度挺正常的,怎么会突然抽风了呢?

“你……真的是程嵩吗?”

她忍不住问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但是却是一个很正常的问题——程嵩,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霜儿……”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话间,竟然腿一软,坐到了地上,然后整个人呐呐地坐着,抬头,开始对着梦雪傻笑。

看来,他是真的醉了。

梦雪无可奈何,她觉得自己应该不顾一切地走掉,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却迈步出第一步,大概是被程嵩这样子给雷到了,也大概是被震惊到了。

那个心比天高,骄傲而又不可一世的男子,竟然也会憔悴,竟然也会买醉。

于是,心里的某一扣松开了,她心软了。

她是个骄傲的人,她向来把自尊看得很重很重,所以她能深刻地感受到,同样骄傲的程嵩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需要多大的力量……

“程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梦雪伸手去扶他,浓浓的酒气充斥着她,程嵩的武功如此高强,若不是喝了足够多的酒,他绝对不会连站都站不稳。

“没多少……”程嵩咧着嘴笑,伸手掰着手指头,眯着眼睛认真地数着,“不知道几杯,飘飘说酒窖里的酒都被我喝完了……嘿嘿……”

原来是在怡红院喝的酒啊!

怡红院,那是青-楼,青-楼里最不缺的就是酒,把青-楼酒窖里的酒都喝完了,可以想象他到底喝了多少……

“起来吧,地上凉。”

梦雪伸手要扶他,可偏偏他却不肯起来,赖在地上耍酒疯。

“不起来!不起来!就不起来!我起来你就会走的……”

说话的时候,他的样子很纯真,让梦雪忍不住想起他装疯卖傻时候的样子,好像他装疯卖傻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那是不是意味着现在他根本就是在装疯卖傻呢?

梦雪心中有些犹豫,而在这个时候,程嵩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他突然拉住梦雪的手,道:

“霜儿,你在想什么啊?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啊?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也可以不理我,但是……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娘已经离开我了,现在,我只有你了……”

说话间,他不断地摇着手,眼中写着没落与孤独,她想,他是真的醉了,要不然那么骄傲的他,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同情和怜悯应该是他最不屑的东西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