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留他不得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留他不得

一阵风吹来,将雨丝斜斜地吹进亭子里,这雨虽然不大,但是细细密密的,杀伤力却不小,梦雪看到程嵩的衣服又湿了一层,印上了大大小小的雨印子。

天色有些暗了下来了,不知道是因为时间晚了,还是因为这雨天天气暗得快的缘故,总之,梦雪看到程嵩坐在地上,以昏暗的天空为背景,被雨水浸润,她的脑海里想起那个梦,想起白夫人,她便忍不住心软了。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宽容。

尤其是一个这么骄傲的人突然之间,因为你而放下自尊,放下一切,这样说话,你会忍不住心动。

尤其是一个同样骄傲的人。

在梦雪看来,自尊和骄傲是那么地重要,若是她和程嵩易地而处,她想,她可能还是放不下这些东西,可是,程嵩却放下了……

她想,他对她,应该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要不然,这么骄傲的他,怎么可能放下这些呢?

女人的心,总是很柔软,尤其是在心爱的男人面前。

梦雪以前一直都不理解,为什么小说里的那些女人会轻易地原谅一个不尊重她,甚至强-奸过她的男人,那时候,她总觉得这些女人真傻……

可是现在,她可不就是一个傻女人。

天色越来越晚了,她不知道在亭子里发了多久的呆,她只是听到他孤独地声音:

“霜儿,不要走!娘已经不要我了,如果你也不要我,我就只有一个人了……霜儿,不要让我一个人,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他的孤独让她心疼,他用他黑白分明的漆目凝视着她,她回视着他,孰料那双眼睛仿佛一潭水,她就这么多看了一眼,就掉了进去,就沦陷了。

她的心变得更加柔软了。

终于,她弯下腰,对着他点点头:

“好,我不离开你。”

“真的吗?”他认真地回视着他,那双眼睛别提有多亮了。

“恩。”

她含着浅浅的笑点头,仿佛温柔地涓涓细泉,缓缓地流进了他的心中,滋润着那片干涸的土地。

“程嵩,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她轻轻地跟他说。

他乖顺地点点头,牵起她的手,想站起来,却不知道怎么的,使不上力气,站到一半,又跌坐了回去。

看来,他真的醉得不清啊。

梦雪摇摇头,弯下腰来扶他,搀着他往前走,周围充斥着浓烈的酒气,她忍不住心疼——程嵩,你难道不知道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吗?

不知道怎么的,程嵩却不让她搀,开始挣扎。

“怎么了?”梦雪不解地看着他醉醺醺的双眼。

他低下头,用他的醉眼温柔地看着她,目光从未这么温柔过,温柔得仿佛要将她融化一般。

他伸出手,牢牢地扣住她的十指,嘴角荡漾出一个同样温柔的笑,他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温柔的话语,虽然带着浓重的鼻音,却听得梦雪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电流顺着血液流变四肢百骸,然后全部集中在了她的心窝处。她那颗向来安分的心脏这个时候却突然不受控制地狂跳。

“霜儿,好不好?”

他的声音再次响起的,一字一句,扣到了她的心中。

好吧,就这样吧,至少这一刻,她真的不想离去了。

点头,十指相扣,打着油纸伞走入那雨帘,任由着雨意肆虐。

回到嵩殿,程嵩一直醉意迷蒙,梦雪让人给他熬了醒酒汤,满满地灌了好几碗下去,让他喝下。

程嵩喝醉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时不时会傻笑,对着梦雪叫好妹妹,时不时地依偎着她,憨憨的,像个孩子。

一个想要攫取关心和爱的孩子。

这样的他,任由谁也拒绝不了吧。

那夜,梦雪早早地睡了,大概是最近被折腾坏了吧,一沾到床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她平和的呼吸声响起的时候,她身边的那个男子倏地睁开眼睛,低头,看着她安详的睡颜,眼底一片清明,哪里有半分醉意啊。

悄然起身,轻手轻脚地下床,牵了被子将她盖好,小心翼翼地帮她掖好衣角,转身,出屋。黑夜之中,诺大的屋子里,只余下女子祥和的呼吸声。

程嵩翻身走出嵩殿,一路向前,轻而易举地就走出了戒备森严的皇宫,拐过几个拐角,便有一个身影迎了上来。

来人一袭黑衣,浑身翻着寒意,比身上寒意更加寒冷的便是他的脸了,他走到程嵩身边,双手作揖。

这个人,便是程嵩的得力手下——展鹏。

“公子。”

“恩。”程嵩点了点头,“眉仁回来了?”

“是的。展昭已经将白公子‘请’回来了,不过途中他硬要去怡红院,我们拗不过他,就送他去了。”展鹏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这家伙……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改不了色字当头的毛病。”

程嵩冷哼道,白眉仁这家伙,居然敢给他下泻药,这笔账他可要好好算。

程嵩转身,打算去找白眉仁算账,临走前,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对着展鹏,问道:

“上次让你查那个甄法师,查得怎么样了?”

“回公子,花雨楼那边已经尽力在查了,但是……”展鹏面有难色地看着程嵩。

“这么久都查不出来?”程嵩微微皱起眉头,“那就让柳花雨亲自去查,如果还是查不出来的话,就直接做了……”

讲到这里,程嵩双眸冰冷无比,露出浓浓的杀气——程嵩武功高强,听力也比其他人强一些,今天下午,他远远地就听到了那个男人和霜儿的对话,但是他走近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直觉告诉他,这个甄法师一定是大有来头,但是,不管他是什么来头,他竟然妄图带走他的霜儿,那么,他便留他不得。